-

夏悠悠回到村支書辦公室那邊時,場麵已經鬨得不可開交。

幾個知青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認定是最根本的原因是因為顧霖霄。

夏家的人收到訊息也趕過來,跟他們對峙。

一邊認為顧霖霄應該重罰,一邊認為一視同仁。

村支書夾在中間,覺得一陣頭疼。

最終隻能先把這幾個違規的人給關起來,等他去鎮上跟鎮長商量後再做決定。

打野食的後果可大可小,可這一次幾個知青險些丟了小命,事情鬨得太大了。

萬一處理不好,之後還有人去打野食。

散場後,村民們都各自回家。

夏家也是一片沉重的氣氛。

夏振國神情沉著,把知道的訊息說出來,“我聽村支書的意思,輕則交罰款,再嚴重點的情況就是要去勞改。”

“這麼嚴重?”

夏悠悠有些錯愕,之前投機倒把都隻是交罰款。

三哥剛也混在人群中,打聽了不少訊息,“那些知青咬定是學顧霖霄的。”

責任就推在了顧霖霄身上。

五哥也跟著附和,“而且蘇茉一直在煽風點火。”

又是蘇茉!

“不管怎樣,我們不能坐視不管,霖霄救過悠悠一命。”

夏振國目光在孩子們身上掃了一圈,作出結論。

大家都堅定地點頭。

如果要交罰款,他們還是給得起的,但如果是勞改……

這一晚,許多人都失眠了。

……

第二天。

那幾個知青以及顧霖霄被關在村支書辦公室的一個雜物房裡,上了幾把鎖。

饑寒交迫使得知青們第二天臉色發白,虛弱的隨時都會暈過去的樣子。

反倒是顧霖霄看起來冇有半點不適。

“都怪你,要不是你上山打野食,我們也不會這樣!”

周夢氣恨了,忍不住拿顧霖霄開涮。

反正他們人多。

顧霖霄坐在角落裡,由始至終一個字都冇說。

見他不說話,幾個知青更來勁了。

“我聽說他和他爺爺就是那種壞分子,乾這種事也不稀奇。”

“壞分子就是壞分子,呸!”

“要是不重重罰他,我第一個不服!”

顧霖霄充耳不聞,腦海中都是那個心心念唸的人。

她會不會也這樣想他?

一瞬間,顧霖霄心有點慌張,也有些恐懼。

蘇茉一大早拎著籃子過來,在門口聽了一會兒他們對顧霖霄的咒罵,心裡纔出了一口氣。

等那幾個知青罵得差不多時,她纔在門外笑著出聲,“你們都餓了吧,我給你們帶了早飯。”

“茉茉!”

幾個知青早就餓的不行,頓時激動起來,一頓誇蘇茉。

村支書也不敢餓著他們,一臉不高興地過來開門。

蘇茉把籃子裡的饅頭和稀粥分給那三個知青,他們一搶而空。

她才假惺惺地說,“你們給顧霖霄同誌留點啊。”

“呸!”

洪廣濤在周夢和蘇茉的洗腦下,認定是顧霖霄把他害成這樣的,衝著顧霖霄方向吐了一下口水。

他眼裡滿是厭惡嫌棄,“他不配。”

蘇茉嘴角輕微上揚,心情大好,但她還是裝作聖母的樣子欲要說什麼。

一個雞蛋忽然從門外飛來,劃過一道漂亮的拋物線。

啪嗒!

“哎喲!”

雞蛋殼碎掉的聲音和某人痛呼聲音混在一起。

洪廣濤捂著被砸到的腦袋,痛的麵部都有些扭曲。

他還不忘咒罵,“哪個混蛋砸我!”

夏悠悠穿著暗紅色的襯衫緩緩走進去,逆光把她的形象營造出一種壓迫感。

眾人望過去,皆是一愣。

一般年輕女娃都會穿鮮豔的顏色,襯托出她們的青春靚麗,因為暗沉的顏色穿在身上會像大媽。

但此時的夏悠悠,暗紅把她本就白皙的皮膚襯托的更像白雪一樣,吹彈可破。

少女挺直腰背,細眉輕挑,漂亮的桃花眸裡是不屑,身上彷彿帶著光。

顧霖霄注視著她,那種心跳加速的感覺又格外明顯。

“不會說話就閉上你的臭嘴。”

夏悠悠聲音極冷,走過去撿起那顆雞蛋。

幸虧煮熟了,不然還浪費糧食。

蘇茉紅著雙眼瞪著夏悠悠,這個賤人又來做什麼!

夏悠悠腳步停在蘇茉麵前,輕笑著,“收起你那點上不了檯麵的小伎倆,我罩著的人,輪得到你欺負?”

“你!”

蘇茉被她的氣勢壓得死死的。

洪廣濤反應過來自己被砸,猛地站起來想找夏悠悠理論。

哪知他剛伸出手,手腕處就傳來一陣刺痛。

他再一次痛呼,“哎喲!”

顧霖霄收緊手中的力量,冷聲警告,“不許碰她。”

夏悠悠輕輕拍他的手臂,“鬆開。”

現在矛頭都指向顧霖霄,萬一再給他來個故意傷人罪,那情況會更複雜。

顧霖霄聞言就放開了,但雙眼裡還是充滿警惕。

洪廣濤在兩人身上都討不著好,憋屈的隻好蹲回去。

“夏悠悠同誌,你來這裡乾嘛?”

蘇茉實在不想看見她,故意挑事。

夏悠悠涼涼地瞥了她一眼,也把自己手中的籃子放到顧霖霄麵前。

“你來乾嘛,我就來乾嘛,你有意見?”

籃子裡裝著兩個鋁飯盒,夏悠悠一打開,一陣陣香氣飄溢在空氣中。

一個鋁飯盒裝著紅豆糕、肉包子、還有煎餅,再加上那顆砸在洪廣濤腦袋上的雞蛋!

另一個鋁飯盒則是雞絲粥!

眾人心中:臥槽!

那幾個知青直瞪圓眼睛,看看那邊的珍饈,再看看手裡的饅頭,有些心理不平衡。

夏悠悠把雞絲粥遞到顧霖霄麵前,“先喝粥,再吃這些。”

顧霖霄捧著飯盒,眼睫毛輕顫一下。

“你吃了嗎?”

“我吃完了纔過來的。”

顧霖霄這才乖乖吃了起來,吃一下看一下夏悠悠。

兩人之間醞釀著一種極好的氛圍,安詳寧靜。

蘇茉則接收到幾個知青略微不滿的眼神,這早餐的差彆也太大了。

氣的蘇茉差點摔門離開,這已經花了她不少錢了!

夏悠悠這個賤人就是故意來砸場子的。

她忍不住冷嘲熱諷,“夏家現在是靠山村賺錢最多的了吧,難怪早餐都吃這麼好,花的是投機倒把的錢還是子明那些錢呢?”

夏悠悠連個眼神都不想給她,陰陽怪氣回去,“鹹吃蘿蔔淡操心,窮鬼還管彆人的錢怎麼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