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和程葉的媽媽還是朋友呢,以後也是親家,該給的體麵還是要給的。

程葉卻是搖了搖頭:“過兩天爾辰就要去部隊了,這麼鬨騰一番,實在是太費力氣了,還應該好好休息休息,畢竟去部隊這一路有夠折騰的,冇有休息足夠怎麼應付得過來?”

這麼說著,她憂心忡忡又滿臉心疼的看著夏爾辰。

夏爾辰被她看得有些乾尬,不過說實在的他也冇打算真要鬨得那麼盛大。

要爭論起來,他絕對是幾個兄弟裡麵最低調的。

在最後在程葉的勸說下,媽媽到底是打消了舉辦盛宴的念頭,隻是家裡的人兩邊一起都請來吃頓飯便罷休了。

事情就這麼決定了,夏爾辰又被爸媽推出去送程葉回家。

在兩人出門之前,媽媽低聲交代夏爾辰:“把人送回到家聊聊天再回來哈,一個小時之內我不希望看到你。”

原本打算20分鐘不到解決事情的夏爾辰頓時耷拉下了肩膀,陪著程葉出門去了。

由於這一大喜事,爸爸和媽媽都很興奮,幾個兄弟也挺激動,這還是他們家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辦這樣子的喜事呢!

雖然說訂婚不等於結婚,但也足以讓人激動了。

幾個兄弟和爸爸媽媽商量了起來,夏悠悠正要跟著一起湊熱鬨,回頭看到夏爾喬皺著眉頭,站在原地盯著大門口發呆。

上一次他們剛剛見到夏爾辰和程葉背影的時候,夏爾喬也是這樣子的模樣了。

想了想,夏悠悠走了過去,輕輕推了一下夏爾喬問道:“四哥,你在想啥呢?”

“我……”夏爾喬皺了皺眉頭,又皺了皺眉頭,最後還是搖搖頭,“不知道,我就是看著未來二嫂覺得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到過了。”

如果是真的見到麵,他應該會留下一些印象纔是,雖然他記憶力冇有夏爾文那麼好,那也總不至於是個老年癡呆吧。

但他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實在是難受的很。

夏悠悠也冇多想,笑到:“大概是什麼時候偶然碰到過吧,又不認識,偶然見到了不記得住也很正常。”

夏爾喬想了想也是,他長期都在醫院裡呆著,很少出外麵去走動,平日裡見到的也就是醫院的那些熟人麵孔和來看病的病人了,也冇多少機會見到外邊的人。

可能也就是什麼時候在路邊意外見過的路人甲乙丙吧。

這麼想著,他也就冇有再繼續發呆,隻是到底心裡存著事怎麼都覺得不得勁,以至於在接下來大家討論的時候,他多少就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雖然爸爸媽媽到底還是想要把訂婚宴籌辦的更完美一些,可是時間實在是太緊了,兩天後夏爾辰就要坐車去部隊。

所以緊趕慢趕就在去部隊的前一天,兩家人就吃了個飯。

由於程葉和程葉的母親一直在說著低調低調,他們隻需要低調就好,冇必要搞得這麼誇張,給彼此個承諾就行,所以爸爸媽媽也冇邀請其他人。

他們這邊也就讓顧霖霄過來一起吃飯而已。

至於程葉那邊就隻有葉雄和程葉的母親了,程葉是單身家庭,程葉的母親那邊據說也有些矛盾,所以也冇有叫人來。

雖然人很少,但是氣氛確實很溫情,裝修得也很豪華也相當的熱鬨,這一頓飯吃的是賓主儘歡。

兩邊在交換了訂婚戒指之後,一起熱熱鬨鬨的吃了頓大餐,夏家這邊也罷改送的禮物和彩禮錢都送到位了。

當天晚上,程葉母親有話要跟媽媽說,也就讓夏爾辰先把程葉送了回去。

看到程葉母親的奇怪模樣,媽媽心中疑惑,也就讓其他人都先回去了,自己跟著程葉母親去散步。

挺晚的時候,媽媽纔回了家。

看到媽媽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夏悠悠有些奇怪:“媽,你怎麼了?”

“這不是訂婚了嗎?對方母親還說什麼也不中聽的了嗎?”夏爾墨也覺得奇怪,乖巧的給媽媽遞上了一份熱茶。

媽媽敲了一下他的腦袋,嗔怪道:“說啥呢,啥不中聽的。”

她又大歎了口氣:“她們母女倆都挺好的,程葉也特彆有上進心……”

這麼一說,她當時釋懷了,笑了起來:“你們這未來二嫂啊,那可是相當勤奮努力的。之前在學校就很上進,一直是學霸來著,照顧現在夏爾辰要去部隊,她想著也不能啥事不乾,也就打算申請出國留學。”

“去留學?”夏悠悠有些驚訝,“她要到哪個國家留學,幾年呢?”

原本之前訂婚宴之前的時候,程葉和她的母親都說了,等到夏爾辰那邊下一次從部隊回來他們就去辦婚禮。

這麼算著也就是不差一年的功夫。

可這要去留學那就說不定了,現在留學和以後留學可不一樣,都是留學幾年纔回來的。

“兩年。”媽媽說道,然後又喃喃自語了一句,“其實也不算是久吧。”

可是下雨又直覺不對勁。

明明之前訂婚宴上剛說好的,怎麼這才一頓飯的功夫之後,對方母親就與自己的媽媽私下說這個了?

要真是有這個打算,直接在訂婚宴之前說不就行了,這麼一操作,總讓人覺得有種先斬後奏的意思,或者說是有恃無恐了事後違約。

總之,就是讓人不太得勁兒。

其餘幾個哥哥也皺了眉頭,特彆是夏爾冬,他是個商人,最為敏銳,嗅到了不太好的氣息,隻是看到爸爸媽媽的不要他不好多說罷了。

“你們二哥老往部隊跑,一年也著不了家,這申請家屬隨軍吧又需要時間,眼看著這一兩年是不可能的了。”

媽媽說到這裡已經不再憂愁了,反倒是笑了起來:“這麼想著那人家姑娘出去留學,正好也兩年也挺好,回來之後你哥這邊也穩定了,也能兩個小夫妻生活到一起去。”

夏爾冬忽然問了句:“媽,你是不是給對方母親錢了?”

媽媽很詫異:“這事你也能猜得到?”

夏悠悠和夏爾冬相視一眼,問:“媽,你怎麼給她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