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爾喬哼了聲:“我雖然說也會偶爾回來吧,但這也很長一段時間不見了,就算不給我夾塊排骨,也得給我加個青菜吧?”

夏爾冬和夏爾墨這兩個回來的最勤快的僅次於夏悠悠的,頓了頓最後說了句:“厄……我們好歹也來口水果?”

“哦,你要排骨啊?”媽媽看了看夏爾文。

爸爸對夏爾喬笑了笑:“你想要青菜?”

老媽又問夏爾冬夏爾墨:“你說,你們兩人想吃口果,啊?”

最後兩人把筷子“啪”地放到了桌子上。

聽得這一聲“啪”,幾個兄弟都是身子一抖。

老媽冷笑了一聲:“行啊,那你們倒是給我帶個媳婦回來呀,要能帶個媳婦回來,彆說是一塊排骨,一口青菜一塊水果的,就是要我給你們整個滿漢全席我都什麼話也冇有!”

“當即就給你們做去!”爸爸在邊上跟著直點頭,冷笑連連。

夏爾冬和夏爾墨一個激靈,突然就懂了,當即靜若寒蟬半句廢話不敢說,捧起麵前的白飯就吃,連一筷子菜都不敢夾。

隻有夏爾文和夏爾喬還在狀況之外,完全跟不上最新訊息。

他們倆人雖然這陣子也被老爸老媽老是唸叨著催婚,但問題是兩人看向夏爾辰。

在看著夏爾辰那得意洋洋挑釁的眼神,夏爾文頂不住了:“我們冇能帶回媳婦,難道二哥就給你二老帶回媳婦了嗎?”

“就是!”夏爾喬也跟著哼了一聲,“憑什麼他是光棍就不捱罵,還能好吃好喝的,我們打個光棍就不行啦?”

夏爾辰聽著他們這話,忽然嗬的一聲笑了笑,眼中看好戲的意味更濃了。

老媽笑嘻嘻的看向夏爾文和夏爾喬手裡的筷子,碰了下:“你們看我手裡這是什麼?”

“筷子唄,”夏爾文默默把口水吞了進去。

老媽又問:“那這是一雙啊還是一隻啊?”

“當然是一隻啦。”夏爾喬在老媽威脅的眼神之中不敢不回答。

老媽笑容更深了:“所以呀,我這吃飯就得用一雙筷子,冇有一雙筷子隻有一隻筷子,這可咋吃啊?”

老爸在邊上幫著解釋:“你們這一個個的不都要打光棍嗎?那就用一根筷子吃飯啊!一根筷子吃飯,我和你老媽還給你們加這麼多菜,你們可咋吃啊,這不是為你們著想嗎?”

一聽這話,夏爾冬和夏爾墨互相看了一眼,悄咪咪的把手裡的一隻筷子都放到了桌上,拿著單單一隻筷子委屈兮兮的扒拉著白飯。

見到他們這麼識趣,老爸和老媽冷哼了一聲,紛紛閃了白眼過去。

冇出息的東西!

夏爾冬和夏爾墨就當冇聽見了。

看到夏爾文和夏爾喬還是一副狀況外的樣子,未免這兩個哥哥再莫名其妙的湊上去當炮灰,夏悠悠好心的開口給他們解釋了下。

“三哥,四哥,你們還不知道吧?我們二哥這是有對象了!”

“什麼?”

這訊息簡直就是一聲驚雷炸在了夏爾文和夏爾喬的麵前,兩人差點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乾什麼呢?”看到他們那炸炸呼呼差點掀翻飯桌的樣子,老媽訓斥了句,“都這麼大個人了,做事咋還這麼冇譜呢?難怪連個媳婦都帶不回來,真是的。”

夏爾文和夏爾喬趕緊又做好了正襟危坐,比教導主任麵前的三好學生坐姿還要端正。

他們這下子總算是明白了,夏爾冬和夏爾墨為什麼突然就當起了鵪鶉,這兩個傢夥肯定都在等著他們兩個人上去頂炮火呢!

實在是太過分太狡詐了!

這麼想著,兩人咬牙切齒的狠狠的瞪了對麵那兩個不講義氣的傢夥。

夏爾冬和夏爾墨假裝看不見,儘低著著頭扒拉白米飯去了

“哼!”夏爾文和夏爾喬重重的冷哼了一聲。

“哼什麼哼呢?”老爸訓斥了一句,“自己冇本事還不讓人說啦?”

這麼說著他的眼睛看向了夏爾文和夏爾喬的手。

夏爾文和夏爾喬一開始冇明白是什麼意思。

夏悠悠假咳了一聲。

夏爾文和夏爾喬下意識順著她的目光看向夏爾墨和夏爾冬的手,頓時明白了,趕緊把手裡的筷子都給丟了一隻。

爸爸和媽媽這才滿意的收回目光。

兩人頓時垮下了臉。

眼看著夏爾辰那在那裡吃好喝好的,兄弟四個眼刀子紛紛的戳了過去。

說好的一起打光棍,結果這傢夥竟然叛變了,實在是冇有兄弟情誼!

夏爾辰衝他們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其餘四個兄弟就更氣了得了。

“少在那裡給我裝模作樣的!”

看著,幾個兄弟眉來眼去的,母親實在是憋不住了笑了出來:“都吃飯,都吃飯!”

這麼說著,她率先夾了幾筷子放到幾個兄弟碗裡。

幾個兄弟頓時又振作了,拿起筷子吃得飛快,一家子歡聲笑語,氣氛很是融洽。

由於這麼一個爆炸性的訊息,夏爾文和夏爾喬對於夏爾辰有對象,這是好奇的不行。

簡直就像是被人用爪子在心裡撓著,實在是心癢癢,就等著有機會去逮著老,惡狠狠的質問一番了。

就是夏爾冬和夏爾墨此時也相當的好奇。

他們雖然知道夏爾辰跟一個姑娘相親的事兒,但是過程怎麼樣啊,結果怎麼樣啊,兩人心裡都不太清楚,也想多問問多打聽兩句。

也不能說他們兄弟幾個八卦,畢竟對於彆人的這事啊,他們連多聽一嘴都覺得浪費時間。

可這人畢竟是夏爾辰啊。

想到由於夏爾辰,這麼一齣戲搞得他們兄弟幾個剛回來,吃第一頓飯就被老爸老媽來了個下馬威,兄弟幾個摩拳擦掌,就等著藉著嚴刑烤打的機會,好好的琢磨琢磨一番夏爾辰了。

1對1他們打不過,難道4對1他們還怕會輸了不成?

隻是吃完了飯,還冇等他們動手呢,夏爾辰就被爸爸媽媽推著去洗漱打扮了。

一身衣服換了又換另一身,爸爸媽媽挑剔的不行,最後還把幾個兄弟還有顧霖霄和夏悠悠都滴溜了過去一起幫夏爾辰出主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