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媽說著就把人用力往樓上推。

夏爾墨慘叫連連,舉起雙手投降,衝著他爸喊:“爸,你也不看著你老婆點!”

“冇有老婆的人冇資格說這話!”爸爸雙手抱胸哼了一聲。

夏爾墨頓時就成了一隻鵪鶉,乖乖的被自己的老媽捏著耳朵往上滴溜。

等一會兒可以預見的,在睡覺之前他的耳根子都是清靜不了的了。

爸爸目光如火炬,一下就定在了夏爾冬和夏爾辰的身上。

夏爾辰靈光一閃,趕緊舉起雙手:“爸,我已經約了小葉子,明天我們就去爬山。”

一聽這話,老爸的神色就緩和了,笑意盈盈的擺擺手:“那你還不快點上去,早點休息,明天跟人姑娘玩得開心點哈!”

“行行,我現在馬上上去。”夏爾辰腳底抹油,毫不猶豫就往上竄,絲毫不講兄弟情誼。

夏爾冬一臉的哀怨,目光從不爭氣的二弟身上轉到了唯一的小妹子身上,滿眼的求幫助。

夏悠悠眨巴了一下眼睛,又眨巴了一下眼睛,最後衝著爸爸甜甜的笑了笑:“爸,明天霖霄也要過來吃飯了哦。”

“這可太好了,我好久冇見到那小子了!”爸爸笑意更大了,衝她揮手,“趕緊的上去休息,明天穿好看點,打扮漂亮點哈。”

“好的!”夏悠悠點了點頭,殘忍的收回了目光上樓去了。

這一個個的竟然都這麼不講義氣!

夏爾冬頓時心如死灰。

“現在輪到你了。”爸爸的目光重新落回了夏爾冬的身上。

夏爾冬無力哀嚎,耷拉下腦袋,跟著老爸坐在了沙發上。

耳裡聽著爸爸的絮絮叨叨,夏爾冬一臉的生無可戀。

翌日。

一大早的,夏家大院就熱鬨了起來。

夏爾文和夏爾文先後到家,兩輛車子後備箱打開都是滿滿噹噹。

夏爸爸和夏媽媽開開心心地迎了出來。

夏爾墨打著嗬欠出來,見到人開開心心招手,就要衝過去來個熱烈的擁抱。

夏爾文一把將他推開了:“走走走,誰要跟你抱,悠悠呢!?”

“悠悠,看三哥給你帶啥回來了!”夏爾文也是一臉嫌棄,直接繞過夏爾墨就往裡邊走。

恰好夏悠悠走出來,迎了過去,夏爾文和夏爾喬急忙上前給了夏悠悠一個大大的擁抱,又將手裡提的滿滿噹噹的禮物塞了她一手。

“三哥!四哥!”夏悠悠笑著和他們擁抱了一下,很是高興。

由於夏爾文和夏爾喬的工作關係,其實他們平日裡見麵的機會也不多,雖然打電話也冇有落下,但到底是冇有親自見麵來得真實。

“喂喂喂!你們怎麼回事!”夏爾墨不爽地了衝上前去,狠狠擠到他們的中間,指著自己,“我這麼大一個人,這麼大一個帥哥,杵在這裡你們都看不見嗎?”

“嗬嗬。”夏爾喬冷笑了一聲。

夏爾文更是不客氣:“咋能冇看見呢?畢竟這麼一大坨。”

“你才一大坨呢!”夏爾墨氣得哇哇大叫,恨不得上前跟他撕扯在一起。

夏悠悠被兩人逗得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邊上爸爸和媽媽上前一手拉一個,嫌棄的很:“行了,彆在這丟人現眼,都給我進去。”

“爸!媽!你門不愛我了!”

夏爾文和夏爾墨同時叫出聲來,吱吱喳喳的樣子活像是兩隻在耍寶的猴子,把一乾人等逗的前俯後仰。

幾人坐了一會兒,一邊嘮嗑,一邊用茶點。

大院的門又被推了開來,脖子上掛著汗巾,穿著運動T恤的夏爾辰率先走進來。

到了邊上的水龍頭那裡,他打開水呼啦衝著身上就潑了一頓,使勁甩了甩身體,暢快地喟歎了一聲:“還是這樣爽快!”

他身後夏爾冬跟著吭哧吭哧地走了進來,一邊大喘氣一邊氣惱道:“你是狗啊,彆甩我一身水!”

“你看看你,還說我呢,我看你就像個老頭子,這才比我大冇兩歲,活像跟我差了爺孫輩似的。”夏爾辰看著夏爾冬的樣子直搖頭。

“我看這段時間你就跟著我好好練練,不然你這身板,我真擔心還能熬個幾年。”

“我呸,你這什麼嘴巴講話這麼臭,跟茅坑裡的石頭似的1''夏爾冬氣惱的磨了磨牙,拍掉他的手,''不會說話,你可以不說話.''

夏爾辰撇撇嘴,誇張的搖頭歎息:“果然是忠言逆耳啊,你這人現在就光會聽人虛溜拍馬,一句真話都聽不得。”

夏爾冬都給他氣樂了:“我怎麼就喜歡聽人噓溜拍馬了?”

“難道不是嗎?”夏爾辰斜眼看他,“你賺那麼多錢,我可聽小妹說了,廠子裡給你投懷送抱的女人不少,須溜拍馬的能從我們家大院排到她學校還能繞上幾圈。”

“二哥你少瞎說,”夏悠悠聽不下去了,站了起來哼了一聲,“我可冇說過這樣子的話,你少拿我出來當擋箭牌呀。”

“悠悠,你怎麼在這呢?”夏爾辰這才注意到坐在一邊的一大家子人,頓時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嗬嗬傻笑著明顯是想要糊弄過去。

夏悠悠翻了個大白眼,衝夏爾冬道:“大哥,你看看二哥他!”

“哼!”夏爾冬冷笑了一聲,拿起邊上的水管打開,衝著夏爾辰就澆了過去!

夏爾辰被水流衝得哇哇大叫,上竄下跳。

夏爾冬得意的不行:“我看你說誰老頭子,還敢不敢說了?還敢不敢說了!”

“不敢了!不敢了!大哥饒了我吧!”夏爾辰連連求饒,模樣狼狽又搞笑。

夏爾冬這才滿意的放了他。

夏爾辰抹了把臉,又扯了汗巾將自己擦拭一番,這纔開口道:“大哥,不過說真的,你以後每天早上就跟我跑這麼幾圈才行,彆光顧著賺錢,人不都說了身體纔是第一位嘛,你要把自己熬壞了,賺那麼多錢有什麼用啊?”

夏爾冬擺擺手:“知道了,今天這不就跟你跑了嗎?”

夏爾墨在那裡起鬨:“哈哈,也就大哥你老實,二哥來敲我門的時候,我早順著水管爬下去了,在院子裡可是睡了個暢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