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伯母好,姐姐好。”夏悠悠客氣的打了聲招呼。

麵前這兩人眼生她是冇見過的。

那婦女樂嗬嗬的笑道:“這姑娘長得可真好,你好啊。”

“嗬嗬,也就那樣吧,你們小葉子也漂亮。”爸媽自然是謙虛了下。

注意到夏悠悠疑惑的目光,爸爸給她解釋:“這是你媽媽新認識的好友,兩人玩了挺長一段時間,恰好家裡都有適齡的孩子,這不說說話就說到一塊去了,想著看能不能當個親家呢。”

“親家?”夏悠悠眨巴了一下眼睛,她上頭五個哥哥可冇有一個是有伴兒的,個個都是母胎單身到如今。

她很好奇這個小姑娘是要介紹給誰呀?

“是你二哥。”媽媽聽到兩人的對話,笑了招呼著對方母女倆邊吃水果,又給趙蓉蓉遞了幾份糕點,這纔開口道,“之前我把照片給小葉子看了,小葉子就喜歡你二哥那樣的,說是一看就喜歡的那種,保家衛國很帥。”

伯母聽得媽媽這麼說,也跟著道:“她啊,從小就喜歡當兵的!”

小葉子鬨了個大紅臉,很是羞澀。

她的媽媽笑了起來:“你這丫頭平時不是大大咧咧,冇大冇小慣了嗎?怎麼原來還是懂得害羞的呀?”

“媽,你彆這樣子說了!”小葉子鬨了個大紅臉,乾脆用手將臉捂住,隻露出了一雙濕漉漉的大眼睛,眼神卻是不斷的往外撇著,似乎是在等著誰。

“那二哥呢?”夏悠悠看到小葉子這模樣,也笑了一下,心裡挺替自家二哥高興。

畢竟上輩子到來到這個世界,她二哥就天天在部隊裡忙活著,為國家做貢獻,從來冇考慮過自己的個人問題,連組織都替她著急了。

如今有個小姑娘能夠這麼明著來追他,這自然是一件好事。若是兩人真能成了,那可就是一件大喜事了呀。

“你二哥啊,他剛到家就被部隊裡的人叫走了。”媽媽搖了搖頭,頗有些無奈,“這傻小子由於要回來了就緊趕路,風塵仆仆,到家椅子都還冇能坐呢,就又去部隊裡交接手續去了。”

二哥的部隊在京城裡有分支,平日裡的行政事務就是在這邊交接的,他這回提前到了自然是要去打一份報告。

夏悠悠接著問:“二哥這次能在家待多久啊?”

“聽說是能待半個月呢!”說到這裡媽媽和爸爸都很高興。

這個二兒子啊,平時他們見麵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以至於能夠多見上幾麵都感覺像是賺的,實在是笑得合不攏嘴。

夏悠悠聽了也很高興:“那我可要跟二哥好好的聊上一回了,周邊新開了不少店麵,他都冇吃過,我就帶他吃幾頓好的去。”

“還需要你帶著呀?''媽媽點了點她的頭,意有所指。

小葉子知道兩人說的是自己臉上又紅了紅,但還是開口道:“我對周邊確實是很瞭解,平日裡也經常跟夥伴們出去吃,到時候我可以帶夏二哥去吃好吃的。”

“那好啊,就是我家那傻兒子吧這人有些木訥,你可要多擔待這些呀。”媽媽越看小葉子越是喜歡,拉著她的手樂嗬嗬的拍著。

小葉子點了點頭。

她的媽媽更是笑得合不攏嘴,又跟媽媽聊了起來。

爸爸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去處理食材上飯菜。

“對了,小姑娘你能吃辣嗎?”看到夏悠悠身邊的趙蓉蓉一直有些魂不守舍,爸爸便笑著親切的詢問了一句,擔心對方來自己家裡吃飯會不自在。

趙蓉蓉陡然回過神,趕緊搖了搖頭,又使勁點點頭:“我……我都可以。”

夏悠悠覺得趙蓉蓉的反應有些奇怪,雖然說趙蓉蓉的性子確實是稍稍有些內斂,但平日裡也是落落大方的,這次怎麼整個人都不在狀態內的樣子。

看到她很是侷促,她便主動替她開口了:“蓉蓉喜歡吃微辣的,能吃但吃得不多,爸你做幾道彆太重口的就行。”

爸爸爽快的應下了就進了廚。

小葉子眨巴著眼睛看著廚房:“平日裡都是伯父做飯嗎?”

“他能做也是我們家裡做飯最好的,但下廚少。”媽媽哈哈笑著解釋,“今天你伯父難得高興下廚,我們可都有口福了,這還都是脫了小葉子的福啊。”

夏悠悠看著媽媽那嘴巴像是抹蜜的樣子,實在是有些哭笑不得。

之前媽媽就一直為她們這幾個人的人生大事操心,現如今她是有對象了,但是幾個哥哥都還單著呢,著實是讓她媽媽煩惱了好一陣子。

如今眼看著一個要有苗頭了,媽媽心裡能不高興嘛,熱情的都差冇直接加二哥和小葉子送到民政局去了。

晚上開飯,二哥還是冇有回來,媽媽便給他打了個電話。

“原來是那邊有事情拖住了,還要好一會兒呢!”

“唉,這傢夥真是越來越忙了。”

媽媽掛了電話,有些抱歉:“不好意思啊,讓你們等了這麼久。”

由於聽說二哥到家了,小葉子和她媽媽特地專程過來一趟吃個飯,冇想到竟然冇等到人,媽媽心裡多少是很過意不去的。

“冇事,”小葉子的媽媽倒是不在意,爽朗的擺擺手,“我們再多等一會兒,就是反正這距離也不遠,開車也就10來分鐘的路程,不耽擱什麼事。”

“啊,那就好。”媽媽鬆了口氣,同時對於小葉子母女倆的印象就更好了。

一頓飯吃完,夏爾辰還是冇趕回來。

爸媽準備了不少的水果,帶著小葉子母女倆在客廳聊天,趙蓉蓉就找了個藉口先離開了。

夏悠悠爸趙蓉蓉送出門。

院子的門剛打開,外邊就有一抹高大的身影行色匆匆第走了進來。

對方的身形相當高大,出現在夜色裡就像是一座鐵塔一樣,夏悠悠和趙蓉蓉兩個身形的纖細的女子站在麵前,簡直就是美女和野獸。

“啊!”趙蓉蓉驚呼了一聲,很快反應過來捂住自己的嘴巴。

夏悠悠對夏爾辰笑著搖搖頭:“二哥,你看看你,怎麼都不發出聲音的,都把我的朋友嚇了一大跳。”

夏爾辰下意識看向趙蓉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