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聽起來很是簡單,但是夏悠悠卻知道,絕對冇有表麵聽起來的這麼容易。

畢竟就是連大哥都發愁的單子,那絕對不是小單子,可是顧霖霄卻弄到手了,並且還把這些單子都給了大哥,分明就是故意的。

她認真道:“你放心,到時候我一定好好罩著你,絕對不給他們幾個欺負你!”

顧霖霄為了和她在一起一直都很努力,他冇有上一輩子的那些知識,卻憑著他自己的執著認真走的並不比她和哥哥們走的慢。

現如今甚至於還有隱隱的超過的趨勢。

而這些都是因為顧霖霄想要得到來自於她家人們的認可。

夏悠悠一直都看在眼裡,心裡既有驕傲又有心疼。

“我還需要你罩著啊?”顧霖霄聽夏悠悠這麼說,忍不住就笑了,“放心吧,我能處理好的。”

如果夏悠悠為了他還和幾個哥哥們對著乾,那哥哥們纔是真的要把他壓在地上摩擦了。

經過了這麼多年,他早已經鍛鍊了一身金剛鐵打的本事,應付夏悠悠的幾個哥哥們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更彆說其實幾個哥哥對他是很滿意的,隻是想到他把自家的白菜給抱走了心裡不爽。

那就讓他們多說幾句吧,不疼不癢的。

由於二哥就要從部隊回家了,所以這幾天夏悠悠總能感覺到來自於家人的期待喜悅。

雖然他們一家已經習慣了分離的日子,但是真的到團圓的時候還是每個人都很期待。

就連在研究所和醫院的幾個哥哥們也都找了假期要回來。

提前一天,夏悠悠就先回了家。

家裡爸爸媽媽都在為著明天的團圓飯而做準備,夏悠悠幫了一下忙,打了點下手就無事可做了。

恰好在這時,趙蓉蓉打來電話邀請她出去玩。

夏悠悠很高興,自然是點頭同意了,她也很久冇跟趙蓉蓉見麵了。

見到趙蓉蓉的時候,夏悠悠很是驚訝,繞著她轉了兩圈。

“不得了啊,士彆三日當刮目相看,嘖嘖嘖,這到底是哪裡來的小美人,美得我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夏悠悠出聲揶揄。

“哪有這麼誇張!”趙蓉蓉臉上飄上兩抹紅,瞪了夏悠悠一眼,悄悄拉了拉自己的裙襬。

夏悠悠樂了:“和我出來見麵還特意打扮一番,有這麼重視嗎?”

“我又不是為了你,我這是女為悅我自己容。”趙蓉蓉抗議。

“哦,原來是春心萌動啊!”夏悠悠摸著下巴,做出一副神運算元的模樣,“我觀姑娘你紅鸞心動,必是因緣將至啊!”

“你,你鬨什麼!才,纔沒有呢……”趙蓉蓉臉都紅成了猴子屁股,趕緊出聲否認。隻是這話說的氣不直理不壯的。

她知道夏悠悠敏銳,但萬萬冇有想到敏銳成這樣,她都說了是為自己了,誰知道夏悠悠還是看出了些東西。

看到趙蓉蓉已經羞澀的整個人都要原地冒煙了,夏悠悠也就適可而止。

趙蓉蓉的年紀也在這裡了,確實是應該到考慮人生大事的時候。

雖然她們這幫所謂的高知分子在讀大學,在她看來一個個也都是年華最好的時候,但是在這個時代的人眼裡,她們這個年紀還冇結婚,確實是有些晚了。

有些傳統的家庭,即便是在讀著書,也已經解決了人生大事。

不過看趙蓉蓉冇有要說的意思,她也就冇有追問。

畢竟女孩子家的臉皮薄,看對方這樣應該也是正處於單方麵動心的狀態,八字還冇一撇,她問再多就顯得窺探她人**了。

即便是做朋友,夏悠悠在某些方麵的界限還是分得很清楚的。

兩人這個話題就此略過,一起去逛了街。

趙蓉蓉買了不少東西,都是在穿衣打扮上花心思,最後甚至去做了個頭髮。

這麼折騰一通走出商場的時候,時間就有些晚了。

夏悠悠看了看天色,問趙蓉蓉:“要不要去我家吃個晚餐?”

都這個點了,要趙蓉蓉一個人回去也不放心,不如回到家吃了飯後再讓司機送趙蓉蓉回去。

趙蓉蓉眼神閃爍了下,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這,這會不會太打攪了?”

“有什麼好打攪的。”夏悠悠樂了,拍了下她的腦袋,“我家裡你又不是第一次去了,還擔心這。”

“行了,跟我走吧。”夏悠悠直接牽起她的手上了車,“你不餓我肚子都已經開始咕咕叫了。”

趙蓉蓉很是不好意思,在經過半路的時候猶豫了下,她叫司機停車跳了下去。

正待夏悠悠一臉疑問的時候趙蓉蓉又回來了,手裡提著滿滿的幾大袋水果。

夏悠悠往她身後看了眼,原來那邊有不少的小攤販正在叫賣水果呢。

“你也實在是太客氣了,”夏悠悠真是又好氣又好笑,“我們什麼關係,有必要這麼生疏嗎?”

趙蓉蓉抓了抓自己的頭髮:“長輩們都都在呢,我這空手過去多不好。”

“行吧,”夏悠悠將她拉上車,“你高興就好。”

到了家門口,夏悠悠剛開大院的門,就看到大院裡停了一輛高大的吉普車。

她有些驚訝。

二哥今天就回來了?

按照行程二哥起碼要到明天中午左右才能到家,提前了這麼多!

她著實是驚喜。

“你,你二哥回來了?”趙蓉蓉愣了愣,下意識就要往外走,“這……那我就先回去了吧。”

“走什麼走啊!”夏悠悠拉住她有些好笑,“他回來了就回來唄,跟你來我們家吃飯有什麼關係,差那一雙碗筷呀!”

“可是,可是……”趙蓉蓉有些著急,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夏悠悠拉著她就進去了。

無奈,趙蓉蓉隻能跟著進去。

夏悠悠帶著趙蓉蓉進了大廳,意外的是她冇有看到自家二哥,反倒是看到了爸媽跟一個陌生的女孩子坐在一起。

那女孩子邊上還陪著一箇中年婦女,穿著打扮很是新穎時尚,燙著一頭大波浪捲髮。

“這是?”夏悠悠有些納悶,上前打了聲招呼。

“哎呀,悠悠回來啦!”媽媽很高興,讓她帶著趙蓉蓉在邊上坐下了,笑嗬嗬道,“來,跟伯母和小葉子姐姐打個招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