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不是嗎?我們老師都說了夏悠悠是她從教30多年來見過的最優秀的學生。”

“我們老師也是這麼說的,還說怕是幾百年都出不來這麼一個。”

“嗯,夏悠悠還自己開創了公司呢,有自己的服裝品牌,還開了一個玻璃廠!”

“這纔是真正神一般的人物啊,說她什麼不好,竟然說她成績爛浪費學校的資源,那我可真是要嗬嗬三聲了,簡直是噴人一臉!”

“學校老師恨不得哭著求著讓她留在學校呢,竟然還說學校老師也要趕她走,這不是開玩笑嘛。”

聽著這些話,周父和周母總算是相信了周彤說的。

原來夏悠悠真的是這麼厲害的一個存在!

想到剛剛他們的洋洋得意和造謠,頓時兩人臉上忍不住一片火辣辣的疼,就像是被人扇了幾巴掌還按在了地上,用腳使勁的摩擦了好幾遍一樣。

“我是下三濫嗎?”夏悠悠笑眯眯的看向周父和周母,態度很好,就像是剛剛他們對她潑臟水的事情不存在一樣。

周父和周母僵硬的笑而了笑。

“這,這,這都是誤會,不是因為周彤那個……”

夏悠悠打斷了他們的話:“你們都可以在不認識我的情況之下隨意的往我身上潑臟水了,那你們嘴裡說出來的話又有幾分的可信度呢?”

“我看你們說周彤的話,怕也都是造謠生事,無事生非吧!”

“冇有這事!”周父和周母急了,當即就要反駁。

夏悠悠冷笑了聲:“我和周彤是朋友,從開學我們就認識了,我們還是同一個宿舍的舍友。關於她我想我瞭解的絕對不會比你們少。”

“她是一個積極向上努力奮鬥的好學生,這樣子的一個學生跟你們嘴裡形容的可是差彆大了,你們是說謊還是真話,難道我不比任何人都清楚嗎?”

夏悠悠說出來的話,在學生們之中還是相當有威信的。

在夏悠悠鏗鏘有力地站出來證明瞭之後,學生們紛紛出聲聲援,也跟著出生討伐周父和周母這種無事生非的過分行為。

“你們到底是不是真的是周彤的父母啊?怎麼會有你們這樣子的父母,簡直是太可怕了!”

“都說可憐天下父母心,我看你們根本就冇有資格當父母。”

“我就是周彤這個專業的,我可以給她作證,她在我們專業的成績一直是遙遙領先的,並且這麼久了,她已經拿到了兩次獎學金。”

“這樣子的學生品學兼優不可能是她們嘴裡說的那樣!”

“對對對,我也認識周彤,確實她是一個非常積極向上的好學生。”

“我朋友也認識周彤,我有聽我朋友說過,周彤在她們專業那可都是三好學生的代表啊。”

隨著越來越多的學生髮聲,眾人紛紛恍然大悟,意識到她們是差點又被周父和周母給騙了。】

一時之間,學生們相當的義憤填膺都圍在了周父和周母的身邊,紛紛出聲討伐,憤憤不已。

周父和周母被當場拆穿,這是他們根本就冇有想過的事情,一時之間不知如何狡辯,隻能漲紅了臉。

但是周父和周母都是無賴慣了的人,在打了個措手不及之後快兩人就回過了神來。

“行了!我在教育我們的女兒,哪裡需要你們這些外人在指指點點!”

“就是!這個賤丫頭跟你們有什麼關係?這是我們一家人的事,你們這幫人少在這裡唧唧歪歪的!”

“要是這件賤頭子出了事情,到時候收拾爛攤子不是我們難道還是你們嗎?還是說你們在這裡誰敢站出來說以後出了什麼事情由她負責,那行,這件事情我就讓她管!”

這樣子的話說出來,又有哪個學生敢當這個責任的意思?直接就讓學生們都安靜了下來。

周父這才能哼了一聲,衝著周彤警告道:“馬上給我滾過來!跟我回家去!”

“我不!”周彤搖頭拒絕。

周父和周母的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好啊,你個賤丫頭,非要逼我們動手是不是?”兩人說著話的同時,真的又要上前動手去拉周彤。

同學們麵麵相覷,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是不是應該阻止。

就在這個時候,夏悠悠忽然看了一眼周父和周母的身後叫道:“看,是誰來了?”

“少在這裡給我左顧而言其他!”周父以為這是夏悠悠的調虎離山之計,死死地扒拉住周彤不放,還怕周彤就這麼轉身跑掉了。

“爸!媽!”

但是他們兩個人的身後忽然響起了一陣熟悉的叫喚聲,兩人一愣趕緊回過頭去。

哎呀,在他們身後的可不正是他們的寶貝心肝兒子嘛!

周彤也呆住了,很是詫異:“弟弟你怎麼來了?”

來人正是周彤的弟弟,也是周父和周母的寶貝心肝兒子,兩人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一般的存在,跟周彤這樣一根草的存在是完全不同的。

“姐姐你也在這裡呀!”看到自己的父母在這裡,弟弟都已經足夠驚訝了,冇有想到竟然連自己的姐姐也在。

他顯得很是興奮,衝著周彤就走了過去。

周父和周母趕緊上前將他拉住。

“小鬆呀,你怎麼跑這裡來了?”

“就是啊,在家裡好好呆著就好,到處亂跑什麼啊,這邊這麼危險怎麼可以隨便過來呢?”

周父和周母你一言我一語的,都皺起眉頭來麵露擔憂。

在他們眼裡雖然已經成年了的弟弟,其實還是跟小孩子似的,什麼都不懂,需要他們好好的保護。

以前弟弟就鬨著要自己到京城來,他們都拒絕了。這一次他們兩人來了冇人在家看著,冇想到他真的自己又跑過來了。

想到路上可能遇到的危險,兩人都已經後怕。

“趕緊跟爸媽回去!”周父拉住了弟弟的手。

周母也隻點頭:“彆再瞎跑了,等我們回去就跟著一起,可彆讓爸媽擔心知道嗎?”

弟弟麵露委屈:“我已經長大了!”

他的小夥伴們早就自己一個人來來回回跑進去跑了好幾趟了,隻有他每次都被管的嚴嚴實實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