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母:“看看你這個樣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難怪周彤突然到處勾搭男人,成為了一個人儘可夫的賤蹄子,我看就是跟你學的!”

“你看你長的那張臉,一看就是一張狐媚子臉,在外麵勾搭的男人絕對不少!”

“像是你這種破爛玩意兒,就是給狗狗都要嫌棄!”

“就是,你憑什麼來帶壞我的女兒,她本來就賤了,遇到你這種更賤的,豈不是變得越來越賤!”

周父也加入了罵戰,嘴裡說的一堆難聽話,時不時就要爆兩句粗口,話說的是越來越不堪入耳。

周圍的學生們都愣住了,他們傻乎乎的看看夏悠悠,又看看周父周母,每個人都像是被雷劈了一般外焦裡嫩。

“你看看你這個樣子,我看絕對就是不好好學習的,成績一定差得厲害!”

“就跟那周彤一樣,現實根本就不在學習上!”

周父還在罵罵咧咧:“就你這樣子的賤丫頭,趕緊收拾包袱滾回去吧,彆留在學校裡浪費時間,淨做些缺德事了!”

周母也叫嚷道:“對你來學校就是浪費時間,給學校抹黑的,你這種爛學生學校也不稀罕,還搞不好還希望你越早滾蛋越好呢!”

聽著倆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終於學生們漸漸的回過神來。

“他們在說什麼?”

“天哪,這說的都是什麼話啊!”

“不是吧,我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說夏悠悠的,簡直是匪夷所思,想都冇想過。”

學生們紛紛出聲竊竊私語,目光全落在了夏悠悠和周父和周母三人身上打轉,表情簡直像是被嘴裡塞了個鴕鳥蛋一般,一個個都淩亂了。

而他們這番行為落在周父和周母的眼裡,那就是對於周父和周母畫的肯定。

看來他們的話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學生們也已經覺得夏悠悠和周彤都是兩個道德敗壞的壞學生了!

這種學生確實應該滾蛋!他們的心裡怕是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讓這兩人掃地出門了!

這麼想著周父和周母的心裡,簡直是得意的不行。

“是吧,大家都來評評理,你們說我們說的對不對?”

“像是這樣子道德敗壞的賤蹄子,是不是就不應該在學校這裡再浪費時間?浪費的學校的資源,還帶壞你們學校的風氣!”

“你們大家都說說,都來給我們主持公道!”

周父和周母站了出來招呼著周圍的學生們。

學生們的表情越發的怪異了,反倒是來圍觀的學生更多。而這些圍觀的許同學在聽了事情的經過之後,也一個個露出詭異的表情來。

周父和周母這麼吆喝了幾句,看到學生們都不說話,反倒是隻是奇怪的看著,它們不免也心生疑惑。

“這是怎麼啦?”周父皺著眉頭問。

周母也皺起了眉頭一臉的納悶:“你們這都是怎麼回事?不是說你們都是清大的學生嗎?可都是頂尖尖上的人物啊,怎麼一個個的這麼冇有公德正義之心?”

“就是連站出來說句話都冇有勇氣,你們還是什麼高校的大學生了,真是可笑!”周父也被學生們的態度弄得不爽了,當即沉下來臉簇生粗氣地鄙夷著。

這下子他的話就像是扔了一個炸彈到學生們之中,平地一聲驚雷起,激發了學生們的憤慨之心。

“你們這都是怎麼說話的呢?”有一個學生高聲叫了出來,其餘學生們也紛紛出聲。

“就是!實在是太過分了!”

“我們隻是出於客氣不好說什麼而已,冇想到他們竟然就得寸進尺了!”

“我一開始就看他們覺得很不對勁,這副嘴臉實在是太令人厭惡,睜眼說瞎話的功夫!”

“我真是服了,之前我還懷疑周彤是不是真的像是他們說的那樣子,現在看來他們從一開始就是胡說八道,滿口胡言亂語,全部都是假話!”

“他們這麼汙衊了夏悠悠,肯定也是汙衊的周彤!周彤的事情一看就是假的呀。”

“對,我就是搞攝影的,你們仔細看照片上麵這個男生雖然被有意的模糊了,但是分明就能看得出來這些照片上的每一個都是同一個男生。”

冇有想到學生們的反響竟然這麼大,他們不去罵夏悠悠和周彤就算了,竟然還反過來罵他們兩個!

周父和周母都是一腦門的問號,完全搞不懂這些學生都是怎麼了,怎麼一個個像是失心瘋了似的,這是嗑藥了嗎?

就在他們迷惑不解的時候,周彤忽然冷笑了一聲,提高了聲音:“你們說的這個話有人會相信就奇了怪了!你們以為悠悠是我嗎?是你們能夠隨便潑臟水的嗎?”

“你什麼意思!”

“賤丫頭,把話說清楚!”

看到周彤開口了,周父和周母頓時又有了氣勢。

在麵對周彤的時候,他們似乎總是有恃無恐。

或許這是因為從小就欺壓周彤到大養成的慣性,以至於他們依舊以為周彤是那個站在他們麵前任由他們搓圓搓扁的小包子。

看到自己周父和周母的這個樣子,周彤忽然覺得他們就像是在張牙舞爪的困獸。

看起來凶猛其實都是在做著無謂的戰爭,不過是無能的狂怒罷了。

她微微抬了抬下巴,冷笑道:“悠悠可是我們學校出了名的學神,你們知道什麼是學神馬?那是連學霸都歎爲觀止的存在!”

“她的專業成績是全校第一,她得到的獎項堆起來比你們都還高,她得到了我們整個學校由上至下所有的同學和老師的尊重!”

“冇有一個人是不佩服她的學習的結果,你們現在說她學習成績差,心思不在學習上搞笑不搞笑?”

聽了周彤的話,周父和周母都愣住了。

他們冇有想到這麼看起來清清秀秀仙氣,漂亮的一個小姑娘竟然還頂著這麼多閃閃發光的名頭。

怎麼可能會有這樣子的人呢?

“你……你肯定是在胡說!”周母下意識就要否認的周彤的話。

可是周邊的學生們也忍不住了,開始你一言我一言的大聲嚷嚷了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