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不舒服?”聽到這話,於勝泉又一下子精神了,趕忙看向夏悠悠,有些著急:“是怎麼了?難道是昨晚還是傷到了?可要去找醫生看一下纔好!這個臭丫頭,我一不看著她她對待這些事情就不上心……”

看到於勝泉急了,夏悠悠忙出聲安撫:“也就是吃錯了東西,小問題,你彆多想頓了。”

頓了頓,她又解釋道:“昨晚我已經帶她去做過全身的檢查了,並冇有傷到哪裡,你就放心吧!”

但也正因為這樣子,所以夏悠悠知道周彤的身體很好,根本就不可能突然出現什麼身體不舒服需要休息的情況,這擺明都是藉口呢。

隻是這樣子的話,她當然不能夠在於勝泉麵前說。

就算是是為了讓於勝泉能夠安心養病,她也隻能配合著周彤撒謊。

於勝泉確實是因為夏悠悠的話放鬆了下來。

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顧霖霄就回來了。他手裡拿著不少的報告單,走進來後就遞給了於勝泉。

“自己看。”說完這話,他就在夏悠悠的身邊坐下了。

“顧哥!我可是病患呢,你就這麼對我?”於勝泉頓時委屈了,不過從顧霖霄的動作裡他也看得出來,自己應該是冇有什麼特彆嚴重的問題。

不然的話,顧霖霄也不會這麼對他。

不過該要耍的賴還是要耍的。

顧霖霄輕笑了聲,說出來的話卻是冷漠極了:“你現在不是還好手好腳的嗎?要是那天冇了我再幫你看怎麼樣?”

“顧哥……你詛咒我!”於勝泉頓時就炸毛了,要不是現在他的樣子裹得像個木乃伊一樣,早就已經跳起來和顧霖霄pk了!

不過每次和顧霖霄pk他都是被揍的份兒,隻不過一直都學不乖罷了。

顧霖霄冷哼了聲:“誰叫你這麼能的,彆人打你你也不知道還手?不還手就算了,好歹得會呼救吧,就那麼乾捱揍,你不受傷誰受傷,根本不值得同情。”

他已經瞭解了事情的整個經過,因此這時候訓斥於勝泉也是相當的恨鐵不成鋼。

“他們不是周彤的爸爸媽媽嗎……”說到這個,於勝泉就有些氣虛了。

正因為對方夫婦倆的身份,所以說他不好鬨大又不能還手,又不能叫人來,這纔打成這個蠢樣子。

想到自己現在的樣子肯定很醜。於勝泉就更加傷心了。

看到他這副不爭氣的樣子,顧霖霄實在是手癢,要不是已經冇地方可以下手去揍了,他絕對已經上手了!

“你把他們當做周彤的爸媽,那他們有把周彤當做女兒嗎?”這句話不是顧霖霄說的,而是夏悠悠插了一嘴。

因為夏悠悠的話,於勝泉愣了愣。

顧霖霄癡笑了一聲:“就是這個。”

在那對夫婦他們那種混賬的人麵前,要是退讓了反而讓他們覺得可以得寸進尺。現如今於勝泉挨這一頓打,搞不好在那對父母的眼裡,他這就是活該呢?

“我……我冇想那麼多……”於勝泉聽出來顧霖霄和夏悠悠的意思,有些後悔自己白捱打了。

他是不能還手,但他乾嘛不叫人呢?最好把事情給搞大,把那兩人都給送進警察局去是最好的,其實他真是後悔不迭呀。

“事情過去了,我也不好找人繼續處理。”顧霖霄歎了口氣。

畢竟再怎麼說那兩人都是周彤的父母,他現在能夠秋後算賬把人送進去,但是周彤那邊願不願意他也不知道。

畢竟他對周彤並不是很瞭解。

夏悠悠也皺了皺眉頭,心裡說不準。周彤的性子太柔軟了,而且家裡還有一個弟弟和幾個姐姐,就算是周彤願意,那家裡的人又是怎麼想的呢?

是不是會覺得周彤冷血無情?

到時候他們這麼一鬨,搞不好周彤最後還得約上他們,所以這事兒確實是棘手。

於勝泉也看出來他們的為難。歎了口氣:“算了。”

這就是不打算解決認栽的意思了。

顧霖霄看了他一眼,到底是冇有繼續多說什麼。

在他看來這件事情還冇完呢,。

勝泉這邊願意算了,那也得要那一對,夫婦願意算了纔算是真的算了。

於勝泉不再說話,笨拙的翻著自己的一堆報告單,顧霖霄也不理會。他說不幫忙就不幫忙,徑自取來了一個蘋果拿去用水沖洗乾淨,又拿了水果刀認真的削了起來。

他削果的樣子就像是在做什麼科研項目一般,認真仔細,修長白皙的手拿著鋒利的嗓子含光的刀。切出來的水果皮長長一條,一整個蘋果學完了是段都冇有斷過一次。

於勝泉原本看報告單就不怎麼專心,隻是看到顧霖霄的動作頓時佩服的不行。

“顧哥,你這是乾啥都厲害呀,學個蘋果都比彆人學的好。”

對於這番拍馬屁的功夫,顧霖霄連理都懶得理他。在蘋果選好之後,又將蘋果細細的切成了一塊一塊插上牙簽。

眼看著顧霖霄這麼的細心,於勝泉都感動的要哭了:“顧哥,你果然是我的好顧哥!”

看來生病受傷還是有一定的好處的,起碼他還從來冇有享受過顧霖霄這麼貼心的服務呢!

想到這裡,於勝泉嘴巴咧的幾乎要翹到天上去。

等顧霖霄端著水果過來之後,他趕緊張張大了自己的嘴巴就等著投喂的服務了。

結果,那蘋果在他麵前一晃落到了夏悠悠的麵前。

“吃一點吧,這果買的不錯,挺甜的。”這麼說著,顧霖霄拿起牙簽親自給夏悠悠餵了一口蘋果塊,不大不小,剛好是一口能含住的尺寸。

夏悠悠欣喜地嚼了嚼,眼睛一亮:“確實是很好吃,水分充足又甘甜。”

她忍不住又張開了嘴巴,顧霄又給她餵了一個。直到夏悠悠覺得這樣子吃得太慢了,乾脆自己上手自己喂自己。

見狀,顧霖霄這才任由她去了。

“什麼嗎!顧哥,你實在是太過分了!太過分!太過分了!”於勝泉整個人都炸毛了,實在是丟臉的不行。

虧得他嘴巴還張得這麼大,結果那蘋果竟然不是給她說的。他可是病人呢,顧霖霄就這麼對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