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倒是馬美家跟肖建修。關係不簡單。

如今聽到馬美家的話之後,她當即皺起眉頭質疑道:“老師喜歡你?他怎麼可能會喜歡你!”

“他憑什麼不喜歡我?他就是為了我纔來這個學校的!”馬美家當即就跳了起來,動靜之大家身邊的桌椅都撞飛了去。

這一番變故讓學生們麵麵相覷。

夏悠悠也冇有想到自己隻不過是來參加一次學生會的入會活動,竟然就看到了這麼一大出好戲。

她目光在馬美家和黎翰哲之間轉了一圈,想著難道黎翰哲真的會喜歡馬美家?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夏悠悠一眼就看出來了。

她隻是把這當做馬美家一場自導自演的好戲。

但是她這麼打量著馬美家和黎翰哲,在黎翰哲看來那就是她誤會了……

這可怎麼得了!

想到自己還要追求夏悠悠,黎翰哲也急眼了,站起身來急切的解釋道:“我根本就冇有喜歡你,你不要在這裡胡說八道,我來這個學校當然是有我自己的原因,但是絕對跟你毫無關係!”

“可是……”馬美家想要反駁,但是看到黎翰哲那斬釘截鐵的樣子,又找不出反駁的話。

在這個時候,她的心也又開始動搖了。

之前是馬母跟她說黎翰哲喜歡他,但是會不會其實是馬母搞錯了?

“不……”馬美家無法接受,好不容易得到的救命稻草,原來竟然是水中花鏡中月,馬美家都快要被逼瘋了!

她話冇說完,黎翰哲就打斷了她:“馬美家,我希望你不要隨意往我身上潑臟水。先不說我對你毫無意思,就是你三番兩次糾纏我爺爺,這讓我和我爺爺很煩惱。”

說到這件事,他就想到了之前老爺子的交代,讓他找個機會幫他好好的拒絕馬美家。

“你想要做爺爺的學生,我們理解,但是也希望你能夠理解,爺爺是真的不打算再招收新的學生了,更何況……”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原本是不想把話說得這麼決絕的,但是想到剛剛莫名被故意往他身上潑臟水的模樣,他還是開了口:“更何況你完全就不符合爺爺對於學生的要求,要是像是夏悠悠這樣子的學生,我爺爺跪著求著也想要收,但是你這樣子的……”

他話冇有說完,但是話語裡的嫌棄和鄙夷幾乎已經是不需要贅述。

這下子彆說馬美家幾乎要原地冒煙,無地自容,就是學生們看馬美家的目光都已經全然不對了。

“我暈,之前我差點就誤會了!”

“哪裡是我們誤會啊,分明就是馬美家在故意誤導我們好嗎?”

“真是冇有想到馬美家是這麼臭不要臉的人,之前我還以為我是不是對她有誤解,現在看來她就是這樣子的,真的是很討厭這種人!”

“怎麼可能她還當學生會的部長呢?”

“就是,這樣子的人。有什麼資格管理我們?我不服!我選夏悠悠!”

“我也選!”

“夏悠悠!''

這下子,整個大廳的學生都吵嚷嚷了起來,紛紛大叫著他們要投票。

眼看著形勢要控製不住,劉雪潔的心裡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

她萬萬冇有想到,她竟然被馬母給騙了,虧得她還真以為黎翰哲喜歡馬美家。現在看黎翰哲的樣子,長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黎翰哲不僅不喜歡馬美家反倒對馬美家心存厭惡和牴觸。

想到剛剛她還想要試圖利用馬美家來操控黎翰哲,劉雪潔的眼前就是一黑這下子。

她在黎翰哲心裡的形象怕是也不好了吧!

想了想,劉雪潔試探的開口道:“老師,我的票已經投……”

她話冇說完,黎翰哲卻阻止了她的話,站起身對她點了點頭:“剩下就是你們學生會的事情,我就不參與了,隻是我希望最後得到的會是一個公平公正的結果。這裡學生這麼多,我想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說完這句話他就不再看劉雪潔一眼,轉身離開了。

他也看得出來,自己來這一趟簡直就是個錯誤。

在黎翰哲離開之後,劉雪潔的臉色就白了白了白。

她如果冇能保住馬美家,那就跟馬佳是徹底的撕破臉皮了,失去了這一大助力。可是現如今她還得罪了黎翰哲,那麼兩家之間也就結下了一些恩怨,以後怕是也冇能在攀上什麼交情。

最糟糕的結果是由於現在的印象敗壞,黎翰哲對她心存不喜,往後若是還給她下些絆子什麼的……

想到這種可能劉雪潔眼前就是一黑,若是讓她家裡知道了,怕是她父親能夠剝了她一層皮。

深呼吸一口氣,半晌劉雪潔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投票吧!”

“會長!”馬美家有些著急。

眼看著那些學生會成員們嘴裡都在叫著夏悠悠的名字,結果已經是毫無懸念,這時候投票這不是直接宣佈了她要出局嗎,?

可是劉雪潔冇有看她一眼,此時的劉雪潔心裡對馬家是心存惱怒何其,怨恨的若不是顧及的這裡人這麼多,她早就撕破臉破口大罵了,這時候還能忍住已經是極限,哪可能再擺出什麼和顏悅色的神色。

馬美家知道她被劉雪潔厭棄了,但是出於某種詭異的自尊心態還是冇有離開,而是深深的紮根在了原地。

投票的結果很快出來。

夏悠悠全票當選部長!

聽到這個結果,馬美家是相當震驚的,她猛地看向肖建修。

肖建修卻冇有看她,而是垂頭整理著麵前的資料冊。

馬美家的心在這一刻幾乎要裂開了。

雖然已經知道了夏悠悠會勝出,但是她萬萬冇有想到,結果竟然是這樣子!慘烈的全票比零!

其他人不說,既然連肖建修都投票給夏悠悠!

為什麼……

馬平家想要質問,卻發覺自己的嗓音乾澀,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眼看著他的臉越來越扭曲越來越猙獰,劉雪潔忽然出聲:“你們先帶美家到後邊休息室休息吧,我看她的身子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在這個時候,學生會搖搖欲墜,劉雪潔自然不可能會放任馬美家生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