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雪潔這時候開口:“黎老師,我這邊一直很冷清,這次怎麼過來l了?你是特意過來……”

說到這裡,她暗示性的往馬美家看了一眼。

馬美家聽到這句話,適時的麵上浮現兩抹嬌羞的煙紅,含癡帶嗔地看了眼黎翰哲。

這番明顯的模樣自然都落到了學生們的眼底,學生們都很是詫異。

冇有忍想到,原來黎翰哲竟然跟馬美家還有這麼一段?

原本對馬美家還有些意見的人,這時候形象也遲疑了。像是黎翰哲這樣子高風亮節學術優秀的老師,他都對馬美家有意思,難道之前他們對馬美家真的存在誤解不成?

這時候的人心思還是很單純的。

“老師,你要是過來的話早點跟我說就好,我可以過去接你呀!”馬美家也出聲了,一句話就把自己和黎翰哲的關係講得極其的曖昧,令人非常有幻想的空間。

好似他們兩個已經在一起了似的。

在馬美家看來,黎翰哲之所以會過來一定也是為了自己,不然的話,他一個任課老師冇事往學生會跑做什麼?

黎翰哲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出於禮貌,他還是道:“我可以自己過來的,不用這麼客氣……”

“你和我之間還談什麼客氣啊!”馬美家文言掩住嘴巴嬌笑了一聲,一雙眼睛含情脈脈的,伸出手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袖。

黎翰哲被惡寒了一下,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差點冇當場將她的手甩出去!

咬牙忍耐了半天,他纔不動聲色的將自己的袖子抽了回來。

馬美家也不以為意,隻以為他是在害羞。

邊上,劉雪潔一直將他們的互動看在眼裡,此時見兩人已經粘粘糊糊在一起便繼續說道:“今天我們是為了外聯部部長一職投票,老師,既然您來了,不如你也說說你的看法?”

“大家覺得我們把一票給老師怎麼樣?”她又問。

學生會成員們自然都是應下的。

“老師,您看您這一票打算投給誰?”得到了眾人的應和,劉雪潔再次笑眯眯的看向黎翰哲。

原本投票這個環環節是匿名的,眾人自行寫下自己心儀的人選,然後投到紙箱裡,在由學生會成員之間推舉出兩個公正的唱票員,當場唱票算數得出結果。

但是劉雪潔如今直接當著眾人的麵詢問了黎翰哲的意見,學生們也冇覺得有什麼。

畢竟黎翰哲是老師本身,就和他們的性質不一樣,反倒是有些興致勃勃的看著黎翰哲,很好奇他會選誰。

“老師應該會選馬美家吧,畢竟他和馬美家的關係似乎是有些不一樣。”

“對呀,我也這麼覺得馬美家看起來很自信啊。”

聽著學生們的議論紛紛,馬美家心裡更是得意。

“老師,你會投我的吧?”故意這當著學生們的麵,馬美家忽然出聲,看著黎翰哲的目光帶著得意的笑容。

黎翰哲有些驚訝。

但是他還冇開口,學生們已經忍不住開始八卦了。

“馬美家真厲害啊,竟然能讓老師喜歡上她!”

“是啊,黎翰哲這麼優秀的老師也會被她迷住,看來她確實也是有我們不知道的優秀之處。”

“以前馬美家在學生會裡做事情的時候就很厲害呀,之後可能都是誤會吧。”

“確實是有這個可能……”

就在學生們議論紛紛的時候,黎翰哲皺起眉頭奇怪道:“你怎麼會這麼認為呢?這一票我自然是投給夏悠悠的。”

一聽這話,眾人頓時嘩然了。

馬美家也傻眼了。

怎……怎麼會這樣?

黎翰哲不是來給她撐腰的嗎!

“你不是應該投給我嗎?”她問。

“為什麼我要投給你?”黎翰哲比她更驚訝,他看向夏悠悠的方向對夏悠悠點頭示意。

“相較於夏悠悠,你能有什麼優點讓我動容嗎?事實上我覺得不僅我這一票應該投給夏悠悠,還要動員大家都把票投給夏悠悠。”

黎翰哲深情語氣都很認真:“夏悠悠是我見過的最優秀的學生!''

之前他和夏悠悠的一次接觸,知道了夏悠悠在鑒賞古畫和計算機方麵優秀的能力,遠超常人就已經足夠讓他歎服了。在進入這所學校之後,從學生和老師們的嘴裡聽說了更多關於夏悠悠的事情之後,他徹底的被夏悠悠征服了。

現在他甚至於不知道自己對夏悠悠是愛慕還是崇拜狂熱。

因而現在聽到馬美家的話,黎翰哲纔會這麼的莫名其妙。

他腦子是有多進水纔會把票投給彆人,不投給夏悠悠?

心裡這麼想著,他麵上就太忍不住帶出幾分用看智障的眼神看著馬美家。

學生們注意到他的表情都愣住了。

回過神來之後,他們看馬美家的目光頓時變得複雜起來。

“馬美家,你為什麼覺得老師一定會投你啊?”

一道聲音忽然傳了出來,卻是李璿再也忍不住了。

自打上次從戶外探險遊玩回來之後,她就被會長找去談了話,再之後更是被會長有意無意的排斥忽略。

以至於她雖然也是個部長,但是在這一次開會的時候,卻被會長安排在了最角落的位置。

她心裡也知道自己大概是觸犯了會長的逆麟,因而也不敢抵抗,自開會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是選擇閉嘴,可是看到馬美家那臭不要臉的樣子,她還是憋不住。

原本馬美家就因為黎翰哲的話而漲紅了臉,腦內名為理智的弦都繃斷了。

這些日子她過的極其壓抑,現如今黎翰哲就像是她的一根救命稻草,如今這根稻草竟然一把將她甩開,她哪裡還能夠保持,理智?

再聽到李璿這麼說,她當即就像是被踩著了尾巴的貓咪,猛地回過頭,惡狠狠地衝她嘶吼道:“當然是因為他喜歡我,他既然喜歡我,為什麼不投我?”

李璿很是驚訝。

她和彆人可不同,彆人還會因為剛剛馬美家的態度而誤會,但是她對馬美家那可是知根知底的,自然知道馬美家之前跟黎翰哲跟我毫無交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