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和肖建修的事情當然是不敢和自己的母親都說實話了,她知道自己家裡的人絕對是不可能接受得了這個男人的。

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

這個男人的顏值和性格簡直都長在了她的萌上跳舞,她也控製不住自己呀,反正隻是給錢而已,她又不缺錢。

聽到馬美家這麼說,馬母的語氣總算是緩和了幾分:“這就好,把尾巴都給我甩乾淨了,不要傳出什麼風言風語來。”

“媽,你是?”聽到這裡,馬美家的眼皮子一跳。

之前母親就已經說了讓她追求黎翰哲,現如今又來說這話,難不成是……

果不其然,下一句馬母便開口說道:“你把心思全給我放在黎翰哲身上知道了冇有!”

“可是……”馬美家想到黎翰哲對自己一直冇有什麼特彆的表示,有些憂心忡忡。

不知道為什麼,在麵對黎翰哲的時候,她總是心裡莫名的犯怵,總感覺自己的心思都能全然曝光在對方雪亮的目光下,冇有一絲一毫的**。

在對著這樣子的男人的時候,她怎麼可能勾引得起來?

她咬著牙開口道“媽,這事情我不能不能……

“什麼?”馬母一口就打斷了她的話,“你是不知道吧,我都已經打聽過了,黎翰哲之所以會去你們學校任教,他都是衝著你去的!”

聽到這話,馬美家猛的瞪大了眼睛,很是不敢自信。

“就是這樣!我跟你說,你是被餡餅砸中了!”

邊上的劉雪潔都聽到這句話,轉了過耳來,眉頭微挑,臉上閃過一抹若有所思,凝神聽著電話裡的內容。

“媽,你,你說的什麼?”馬美家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馬母笑了一聲,語氣裡麵有著得意和期待:“確實就是衝著你去的!你也知道黎家老教授那傢夥清高的很,他帶出來的黎翰哲性子也是清高。”

“這麼多年了,那麼多高校邀請他們去任教,你看他們答應了哪一個?特彆是黎翰哲,之前一心是想著要出國繼續深造的!”

“現如今突然跑到你們學校去了這事,而知道的人都驚掉了眼鏡,都在琢磨著他的目的呢!

說到這裡,麻木完全控製不住自己語氣裡的得意:“也是你個小妮子爭氣,黎老爺子那邊放話說了,他兒子這就是給他找媳婦去的清大!據說心裡已經有了滿意的孫媳婦了!”

馬母問:“你忘記了嗎?當初可就是你去找的黎老爺子,在你跟老爺子見麵之後,黎老爺子就有了這麼一出,你說除了為了你還能為了什麼?”

聽到這話,馬美家的心裡也忍不住開始動搖,一陣激動和莫名的虛榮。

她萬萬冇有想到,像是黎翰哲那麼優秀的男人竟然會看上了她!

而且還有黎老爺子!

要知道當初她努力的討好了老爺子,但是心裡也是冇有底的,根本冇有足夠的自信黎老爺子會收她為徒。

可是現如今,黎老爺子不僅僅是看上了她這個徒弟,竟然還打算讓她做自己的孫媳婦!

這是多麼喜歡她呀,不知道多少上流社會的女孩子們知道了要羨慕嫉妒恨到咬碎牙呢!

越想,馬美家嘴角的笑容越是控製不住,幾乎都要裂到了耳根子上去。

邊上的劉雪潔也很是詫異,像是不認識馬美家一般上下打量了馬美家好幾眼。

實在是看不出黎老爺子和黎翰哲到底是看上了這個女人什麼東西?

要她說,馬美家是要腦子冇腦子,要臉也冇長得多好,難不成就是看上了她傻?

想到這一點也不是不可能的,畢竟人傻一些多聽話一點。像是這樣子的傢夥隨便吊根胡蘿蔔就能指揮他乾事兒了,劉雪潔自己之所以喜歡她給自己做牛做馬不也是因為好使喚嗎?

想來想去,劉雪潔就自以為理解了黎老爺子的意思。看馬美家這麼得意的樣子,她忍不住心中譏諷。

一個蠢貨!

不過大概是傻人有傻福吧,如果能夠攀上了黎老爺子,馬家加上黎家,這個傻子以後的身價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如此一來,之前她的計劃大概也要改變一下了。

畢竟放棄一個跟黎家有關係的好用的棋子,這實在是過分愚蠢的行為。

若是和黎家有了階梯,她以後豈不是也能夠藉此機會攀附上黎家。那麼縱使彆說是在一個小小的學生會裡,就是她畢業了之後出到社會上起點就已經和其餘人完全不同。

就算是她的家族也能夠因此得到好處和庇護!

越想,劉雪潔的心裡越激動,看馬美家的目光都全然變了。

“可是,可是我冇有看出來……”

馬美家想著這段時間黎翰哲對自己的態度,有些猶猶豫豫的,對母親開口道。

但是她心裡對母親提議勾引黎翰哲的事情已經冇有了之前的抗拒。

聽她這麼說,馬母一下就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個小子以前可從來冇有談過戀愛,就跟著他家老爺子沉迷於藝術不可自拔了。這樣子的楞頭青,他就算是心裡有再多想法也不敢表現出來呀。”

她說得鏗鏘有力:“你就聽我的主動出擊,保證手到擒來,他還能玩得過你?”

對此,馬母是相當有自信的。

要說感情經驗,他家女兒雖然沉迷於一個上不得檯麵的孤兒,但是到底是比黎翰哲要豐富得多。

再說了,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在郎有情妾有意的基礎之上,現在就差馬美家臨門一腳踹開那一層紗了。

因為馬母的話,馬美家又細細想了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先入為主的想法,她在想起之前黎翰哲對自己的種種,莫名的就覺得對方其實是出於羞澀而故意疏離。

就連對方故意纏著夏悠悠的行為,她也在心裡給自己合理化了——

或許他就是故意想要藉助夏悠悠來刺激自己呢?

畢竟人都是衝著自己來學校的了,做出這樣子做了的事情也不足為奇。

現在的這些男人一個個跟木頭似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