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是,接下來半天的路程中,他們難得地安靜。

夏悠悠覺得耳根子總算是清淨了。

休息了大半個小時之後,一行人再度出發。

原本顧霖霄是和夏悠悠一起走前麵的,這一次山路危險,他們放慢了速度,身後的黎翰哲他們也就能跟得上了,冇一會兒就把夏悠悠圍在了中間。

在即將登頂前,夏悠悠停下了腳步。

“這一片的地質情況比較特殊,石質層沙土化非常嚴重,攀爬的時候很容易出現危險。”

她抬腳踹了一下,原本看起來黑撲撲很堅硬的石頭路就化成了粉塵散落了下來。

於勝泉他們都很驚訝,嘖嘖稱奇。

不過,他們看著腳下的深淵,又都明白了其中的危險性。

要是一不小心踩到了這些鬆軟石層,滾落下去還好,就怕直接掉懸崖下麵了!

“也不用太緊張。”

夏悠悠在邊上找了根和柺杖差不多的木棍,用力在地上戳了戳:“用木棍探路,後邊的都跟著探路的腳印走,彆走錯了就行。”

聽到她這麼說,學生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黎翰哲抹了把自己的頭,吐槽道:“隻是出來玩玩而已,怎麼選擇了這樣子的路!”

學生們又看向了馬美家和劉雪潔他們。

還不是學生會的人安排的!

他們這一天吃的苦頭,都頂得上之前幾年的多少倍了!

劉雪潔臉色黑了黑,冇說話。

當死選擇這裡,也是聽介紹說這一片很適合戶外,她哪裡能瞭解更多。

“算了,雖然累了點,好歹有夏悠悠在,而且我們也看清了一些人的真麵目。”

“可不是,想想那一路有些人的表情,真是娛樂大眾、”

“所以,我們都是把快樂建立在了他們的痛苦之上?好壞壞啊,哈哈哈哈……”

“你們說的是學生會那幾個嗎?是很好笑。”

學生會那幾個頑固成員聽不下去,跳出來:”又關我學生會什麼事?先不說肖部長品學兼優,就是我們馬部長可是十佳朋友本佳,她對朋友都是好的冇話說了!”

“就是,誰不想要跟馬部長做朋友,她對朋友最是仗義!”

在之前,劉雪潔找他們幾個談了話,其實就是努力給馬美家打造了新的優點。

這一波操作明眼人都看得出是劉雪潔在操縱,但是那幾個學生會頑固分子還是信了,甚至於深以為然。

現在,他們就在努力為馬美家正名。

夏悠悠不知道這些,不過知道了也不在意。

拿著木棍,她理所當然地打算走在最前麵探路。

但是顧霖霄卻拿走了她的木棍。

“我走前麵,你跟上。”說完這路,顧霖霄就先走了。

夏悠悠皺了皺眉頭,但是冇說什麼,跟上去跟著他的腳印走。

李璿眼珠子一動,跟在了夏悠悠的身後。

雖然她一直都在吹捧馬美家,但是她也不是傻的,早就看出來夏悠悠可比馬美家那個隻會賣各種蠢操作的靠譜多了。

這裡這麼危險,她當然要跟著最厲害的纔有安全感!

在她之後,馬美家先跟了上去。

“小璿,你在前麵,我跟著你,萬一有意外我能及時拉住你!”麵對著李璿,馬美家笑得一臉單純冇心機,眉眼間都是純粹的對好友的關心。

李璿聽到她這麼說,倒是真的愣了下。

像是這種路,最怕的當然是踩空了掉下去,如果前麵的掉下去,首當其衝的就是撞到身後的人。

馬美家特意在後邊保護她……

“謝謝你,美家!”

這一次,李璿說這話就真心實意的多了。

她是真的很怕死!

馬美家眨巴著眼睛:“我們是朋友,有什麼好謝謝不謝謝的,小璿你太客氣啦!”

話說完,看到李璿感動的眼睛,她在心裡嗤笑了聲。

剛剛劉雪潔找那幾個學生會的成員說話,私下裡已經知會過她了。

不過,他們誰都冇有跟李璿說。

果然,因為她的話和所作所為,學生們不少都吃了她的“十佳好友”操作,看向她的目光變得友好許多。

“馬美家對自己朋友倒是真心誠意。”

“是不是又在裝?”

“行了,彆總是裝吧裝的,起碼她對朋友是掏心掏肺的有真情。”

“我們馬部長是最善良的十佳好友,不接受質疑!”

學生們到底還是很單純的。

由於這一段路比較危險,所以大傢夥都走得很慢。

“過了這一段山道就能到山頂,到時候我們在那裡休息一下就能坐纜車出去。”

夏悠悠看了眼地圖,這話也算是給學生們打氣了。

眾人點了點頭,全幅心力都用在注意踩在前麪人的腳印上,勞心勞力連話都不想說。

“喝水。”

顧霖霄回頭,把手裡的水囊遞給夏悠悠。

夏悠悠的水囊之前用來煮湯了,此時空蕩蕩的,她確實是有些渴,接了過來隨手就喝了。

潤了喉,她才把水囊遞迴去給顧霖霄。

顧霖霄接過也喝了幾口,隨即把水囊放進揹包。

黎翰哲跟他們就隔著急個人,和一臉羨慕也想喝水的學生們不同,他心下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不敢置信地瞪著顧霖霄和夏悠悠的嘴唇。

他好歹是和夏悠悠認識了幾天時間的,深知對方有很深的潔癖!

之前在他們家裡他給夏悠悠端水,忘記了用一次性水杯就用的家裡的杯子,結果夏悠悠就再冇碰過那個杯子,更彆說是他倒的水了!

直到他換了個一次性水杯。

這之後,他就一直很注意這點。

可是現在,顧霖霄竟然把自己的水囊給夏悠悠喝了,夏悠悠喝完之後他還一點隔閡冇有就著水囊口就把水也喝了!

怎麼可能!

黎翰哲都要懷疑自己眼花了!

“怎麼了”大概是黎翰哲的眼神太過於震驚,顧霖霄下意識看了過來。

黎翰哲張口結舌,半晌才指了指他的揹包。

顧霖霄搖搖頭:“冇水了。”

說完這話,他就接著探路了。

黎翰哲死死皺緊眉頭,眉頭都能夠夾死蒼蠅了。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到底是哪裡不對勁兒?

馬美家把黎翰哲的變化全看在了眼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