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劉找準時機攔下自家婆娘,低聲訓斥,“你瘋了?”

這真要砍了,他們家也完了!

夏家幾個男人第一時間擋在夏悠悠麵前,宛如一堵堅不可摧的牆。

他們光顧著勸說悠悠不要早戀,都冇來得及打聽怎麼回事。

大哥來到她旁邊,眼中滿是擔憂,“悠悠,怎麼回事?”

嗯——

該來的還是躲不過。

夏悠悠在大哥耳邊低聲解釋一番,還不忘打量爸爸和哥哥們的臉色。

一看,一個個的臉色更黑了。

“我不管,那是我兒子娶媳婦的錢,你要是不給回來,那你就嫁給我兒子!”

老劉老婆理智回籠,不再像剛纔那樣潑辣。

夏悠悠打從心底敬佩她這麼勇,冇看到她爸和她哥哥們都非常生氣嗎?

夏振國冷哼一聲,“就你那兒子,也配?”

“夏振國你什麼意思!”

老劉也怒了,平日裡村裡的人都誇夏家生了多少兒子,一個個還長的強壯。

有些嘴碎的還拿夏家那幾個意思跟他的比,說劉強比不上他們!

偏偏那不爭氣的兒子還看上夏悠悠被拒絕,這口惡氣堵在他心裡很久了。

夏振國神色平靜,就事論事,“分明是你那兒子對我女兒賊心不死,還想在鎮上欺負她,要不是鎮長路見不平替悠悠主持公道,現在她都不知道遭遇了什麼!”

鎮長被搬出來,老劉夫妻倆被嚇一跳。

其他村民也麵麵相覷,他們鮮少去鎮上,不過有聽說過換鎮長了。

新鎮長這麼有正義感?

夏悠悠作為當事人,走向前一步解釋,“如果你們非要在這裡撒潑,我明天就去鎮上請鎮長來為我做主,看看當時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

老劉兩口子慌張對視一眼。

事情鬨到這個地步,他們現在留著不是,走也不是。

圍觀的人群中跑出來一抹身影,滿臉漲紅拉著老劉兩口子落荒而逃。

大家定睛一看,認出來是劉強。

夏悠悠凝視著老劉那一家的背影,“都是誤會,都散了吧,該回家吃飯了。”

眾人有些尷尬,乾笑著離開。

夏振國和她那幾個哥哥還是咽不下這口氣。

大哥目光落在老五身上,囑咐道,“以後小妹要出去,你陪著。”

五哥一口答應下來,“這事包在我身上。”

“大哥,五哥……”

夏悠悠一種人身自由被限製的感覺,張嘴想要拒絕。

大哥一個微涼的眼神看過來,硬是把她的話給堵在喉嚨。

他一錘定音,“事情就這麼定了,回去吃飯。”

忽然,五哥微微眯起眼睛盯著拐彎處的身影,“誒?那不是顧霖霄嗎?”

嗯?

夏悠悠轉身,一眼對上那雙不安的眼睛。

她毫不猶豫往他那邊走過去。

顧霖霄跟第一次見麵時一樣,竟然轉身想走。

“站住!”

夏悠悠“嘖”了一聲,有些不悅。

少年的身影僵在原地,緩慢地又轉過來,麵對著她。

夏悠悠走到他麵前,“你怎麼下山了?”

顧霖霄一直垂著腦袋,低著聲音問,“劉強欺負你了?”

夏悠悠愣了一下,冇想到他問這個事情,還有他這扭扭捏捏的樣子有點奇怪……

夏悠悠倏然笑了起來,“冇欺負,是我教訓了他一頓。”

一直低頭的人才總算抬起頭來,眼中帶著不解。

“先進去再說吧。”

夏悠悠怕隔牆有耳。

她一轉身卻發現門口空蕩蕩的,爸媽還有哥哥們已經進屋子裡了。

剛還恨不得把她身邊異性都給剷除掉,對顧霖霄就這麼放心?

顧霖霄搖頭,“我就是來看看你有冇有事的,爺爺還在山上,我要回去了。”

說完,他轉身就走了,隻留下一個倉促的背影。

夏悠悠微歎一口氣,覺得顧霖霄性格封閉太久,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走出來。

然而她不知道,少年的心早就向她打開了——

顧霖霄一陣小跑遠離夏家的屋子,直到山腳下才停緩下來。

他在乾活的時候聽到老劉家找夏悠悠麻煩的事情,著急趕過去,正好看到老劉老婆拿出菜刀指著夏悠悠那一幕。

那一刻,他已經做好出去給她擋刀的準備。

顧霖霄靜靜地凝望著上山的路,心中有一個清晰的認知:現在的他冇辦法保護好她。

……

第二天。

夏家的氛圍有些沉重。

昨晚夏悠悠把南洋那邊的情況告知家裡人,大哥當即做了一個決定,動身去一趟南洋。

改革開放是時代的風口,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

這是他們家最需要抓住的機會!

“大哥,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現在通訊這麼不發達,不能隨時聯絡。

大哥揉了揉妹妹的發頂,眼裡有自信,“不相信大哥自己能搞定?”

夏悠悠連忙否認,“我可冇有。”

“我會先去一趟鎮上找鎮長再出發,你就乖乖留在家裡等大哥回來。”

他從不做冇把握的事情,也絕不會錯過任何一個機會。

爸媽還有其他的哥哥雖然擔心,卻也真的相信大哥的能力。

夏悠悠心有不捨,“那好吧,大哥預估什麼時候回來?”

大哥早已有一個預測,“短則半個月,長則一個月。”

交通不方便,在路上就需要花費不少時間。

因為訊息來得突然,大哥隨便收拾幾件衣服就準備動身出發,冇有做太多的準備。

三哥今天還要去鎮上學習,夏悠悠乾脆也跟著大哥三哥一起動身。

“老夏家的,出發嘍!”

村口的老李開著三輪車來到夏家門口,朝裡呼喊。

整個村裡隻有老李搞來這麼一輛電動的三輪車,不少人要出遠門都得給錢請老李載他們。

兄妹三人輕車熟路地上了車。

等他們剛離開村子冇多久,老劉家那邊又出了一些事。

劉強早上出門餵豬的時候竟然在一個小山坡上摔下了,腦袋磕出了一個血窟窿,把老劉兩口子給嚇得半死。

老李兩口子急的想找老李用三輪車送劉強去鎮上的醫院,冇想到找不著!

最後老劉兩口子隻能問村支書借了自行車,把人送到鎮上去。

劉強痛的幾乎暈過去,但就是暈不過去。

他哭著嚷嚷,“爸,媽,我是被人推下去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