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大院對麵的路口,顧霖霄就停下了車,畢竟他和黎家也算是有些牽扯,適當避嫌還是有必要的。

幫夏悠悠解開安全帶,顧霖霄繞到了副駕駛座給她打開車門:“在前邊就是了。”

“謝謝。”夏悠悠邊說著邊下了車,一轉頭卻看到顧霖霄不悅的看著自己。

眨巴了兩下眼睛,夏悠悠噗嗤一聲就笑了。

顧霖霄皺起了眉頭,很是不滿。

“我是不該說謝謝。”夏悠悠開口道。

顧霖霄緩和了幾分神色。

他們是最親近的人,這麼說確實是顯得生疏,他相當不喜歡聽到夏悠悠這樣子的話。

夏悠悠也是因為出於慣性,看男人這個樣子,她倒是起了幾分逗弄的心思。

她衝顧霖霄勾了勾手指頭,眨了下右眼。

顧霖霄帶著些許疑問下意識的湊了過去。

“吧唧!”

一口香吻,夏悠悠的全部印在了顧霖霄的臉蛋上:“以後我記住了,都這麼跟你說謝謝。”

顧霖霄微微愣住,下意識往四周看了一眼。

現如今民風並不開放,兩人即便是男女朋友,平日裡也很少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樣子的舉動。

回頭看到夏悠悠含著笑的雙眼,他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對。”

夏悠悠故意問:“我說謝謝你就生氣,怎麼這樣說謝謝就不覺得生疏了?”

顧霖霄輕笑了聲,抓住她的下巴,也印了一個輕吻。比夏悠悠她的動作可大膽多了,他直接將唇瓣印在了夏悠悠唇角上。

夏悠悠鬨了個大紅臉:“你……”

顧霖霄握住她的手,在她掌心上輕輕的掐了幾下,眼中帶著幾端得逞的得意。

夏悠悠最近老愛逗弄他,他哪裡不知道如今扳回一城?如今得逞,他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夏悠悠含嗔帶羞的瞪了他一眼,這才背上手提包揮了揮手。

顧霖霄目送她離開,直到看到夏悠悠進了大院的門,這纔回身坐進車裡。

馬平家早早的就等在了門口,看到了夏悠悠忙不迭的迎了上來:“大神,你可算是來了!”

那副狗腿的樣子看得他身後的人目瞪口呆。

“這……這就是你說的大神?”一個頭髮發白的男子走了上來,懷疑的眼神落在夏悠悠的身上。

他是黎家的下人,張伯,已經在離家伺候多年了,深得黎老爺子的器重,也很是能說得上話。

之前馬平家說需要外援特,而且還特地出門口等著。見到他這副陣仗,黎家眾人也是重視了起來,特意讓張伯出來跟著。

誰知道,等來的竟然是一個看起來不過20歲左右的小丫頭?

要不是覺得馬平家不敢在這種事情上糊弄自己,張伯都以為他是故意的。

馬平家使勁點了點頭:“就是她!”

張伯看看這個,看看那個,皺著的眉頭還是冇鬆下來,但是到底冇有說什麼了。

看來這次的事情是辦不成了……

想到黎老爺子那到現在都還冇能成功啟動的電腦,張伯深深的歎了口氣,感覺嘴巴都急得起了泡。

馬平家完全冇注意到他的神色,全部精神都放在了夏悠悠的身上:“這邊請,大神,您注意腳下。”

看他那模樣都恨不得上前親自上手攙扶夏悠悠了。

夏悠悠隨著他進了大廳,張伯的人也跟了上來。

“來了嗎?來了嗎?”裡麵聽到腳步聲,黎老爺子和黎翰哲都走了出來。

黎老爺子東張西望:“馬平家,你說的大神呢,在哪裡?”

他目光掃了好幾圈冇見著人。

黎翰哲也是神色著急:“怎麼,人冇來嗎?是不是我們的禮節不到位,我們還可以繼續加報酬!”

看著兩人的模樣,張伯目光轉向夏悠悠愣是說不出話來。

“在這呢!有大神在你們儘管放心,這事而絕對靠譜!”馬平家趕緊出聲示意,將自己身後的夏悠悠露了出來,眼神熱切。

由於夏悠悠過分嬌小,馬平家站在前麵儘是把她擋了個嚴嚴實實。

黎老爺子和黎翰哲順著馬平家的示意目光落到了夏悠悠的身上,表情同時一僵。

黎翰哲幾乎瞬間就皺起了眉頭,看向馬平家,欲言又止,顯然是滿臉懷疑,又忌憚著什麼而冇有開口質問。

與他不同的是,黎老爺子瞬間瞪大了眼睛,似乎是不敢置信的模樣。

看到黎老爺子和黎翰哲的神色,馬平家以為他們都不信,想到夏悠悠確實是年輕,之前他剛剛看到夏悠悠的時候不也滿心疑慮對夏悠悠輕忽以待嗎?

為了以防這種事情再次出現,他趕緊開口道:“彆看大神年紀小,本領是真的厲害,上一次……”

他剛要好好說說上次他和夏悠悠之間的事,就被黎翰哲給打斷了:“現在情況緊急,多拖一分鐘電腦裡麵的機密檔案就多一分危險,還請馬先生不正視這件事情的重要性,不要在這個節骨眼上橫生枝節。”

越說黎翰哲的神色越冷厲,臉上也多分多出了幾分焦慮。

要知道,這次黎老爺子的電腦之所以會被入侵,還是因為他的錯。誰知道他找來幫自己的黑客,最後竟然反過來黑了他們一把。

黎老爺子的電腦裡麵存著很多的機密,到了黎老爺子這個地位手上掌握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這些東西要是被傳了出去,會對黎老爺子甚至是整個黎家產生很嚴重地影響!

這個責任,他實在擔不起,因此口氣相較而言也比往常要衝上幾分。

想到這些,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不是的,是……”馬平家試圖解釋。

黎翰哲擺了擺手,又衝門外揮了揮:“行了,張伯送客。”

他看向馬平家:“要是你這邊實在不行的話,我會聯絡官方看看能不能解決。”

這已經是最迫不得已的方法了,畢竟如果聯絡了官方,他之前試圖藉助黑客來調查彆人的事而已得要曝光了,怎麼說對他也有些負麵的影響。

但是相較於電腦裡的機密被竊取而言,這已經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