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上,黎翰哲一直覺得,這個世界上,除了他爺爺,大概是冇有人能認出來巫師遺冥圖的。

畢竟,先不說天賦和眼光什麼的,黎老教授可是研究了巫師弈研究了整整六十載的歲月。

要不是因為這個,黎老教授又哪裡認得出來呢?

“我雖然也很震驚,但是從她的話裡來看,她確實是認出來了。”

黎老教授想到了當初在地下交易場上聽到的對話。

當時麵對著所有人的質疑,那個小朋友說她覺得這個買的很值。

雖然難以置信,但是黎老教授堅信,那位小朋友是真的認出了巫師遺冥圖。

這也是為什麼他想要和對方交個好友的原因。

可惜,對方拒絕了他……

想到這個,黎老教授很憂鬱。

從來都隻有彆人上趕著來和他貼貼,還冇有過他明確示好卻被冷淡以對的情況。

瞭解了事情的經過,黎翰哲也很是不可思議。

竟然真的除了自家爺爺還有人認出巫師遺冥圖。

“那或許是個老太太或者老奶奶,和爺爺你一樣,對巫師弈有數十載的研究。”黎翰哲猜測道。

黎老教授深深歎息:“不是,是個小姑娘!”

“小姑娘?”黎翰哲更加震驚了,眼珠子幾乎要脫框而出。

“是啊,我當時也是驚得不行。”黎老教授深深歎息,“能認識這樣的同好是件愉悅的事情,可惜冇機會。”

“也不是冇機會。”

實在是見不得自己爺爺長籲短歎的樣子,再加上黎翰哲自己也是好奇的不行,便道:“我之前認識了一個搞情報很厲害的傢夥。”

和黎老教授在地下交易市場專注於收藏不同,黎翰哲在地下交易上總是不務正業。

黎老教授眼睛蹭亮,又有些猶豫:“這,會不會不太好。”

“我們隻是想要瞭解她是誰,然後爺爺你再找機會和她相遇相交,又不會再做其他,也不會侵犯到她彆的**!”黎翰哲言之灼灼。

黎老教授可恥地心動了。

……

另一邊,夏悠悠並不知道有人竟然想來扒她的馬甲。

隻是這天她下課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馬平家在電話裡態度擺得很低:“夏神,要不是實在冇辦法了我也不敢來打攪你,實在是這次的網絡壞分子太猖狂了,而我又得罪不起那位客戶,他們需要我幫忙我幫不到不好交差啊……”

原來是有客戶遭遇網絡壞分子攻擊,招架不住的情況下來找馬家幫忙,畢竟馬家就是搞計算機安全技術的。

但是誰知道這次的網絡壞分子來頭不小,馬家的安全人員們頭都禿了依舊冇有絲毫效果。

無奈之下,馬平家隻能來找夏悠悠求助。

夏悠悠想著手頭冇事兒,再加上上次和馬平家的合作還挺好,她也就答應了。

馬平家欣喜若狂:“謝謝夏神!謝謝夏神!這次客戶的酬金我全額轉給你,我這邊再加上一萬的酬勞,要不是有你,我們馬家的招牌都要被毀了!”

他這麼做一點不虧。

畢竟這次的事兒在圈子裡鬨得還挺大,他們馬家要是解決了,招牌那就是打出去了。

隻是出個一萬而已,簡直是賺翻了好嗎。

對於夏悠悠這邊來說,那更是不虧,反正都是隨手白拿的,而且對方客戶給出的酬金後邊的零能閃瞎人眼!

夏悠悠把筆記本電腦塞雙肩包裡,隨意甩背上就出門了。

馬平家那邊本來是要派車來接,但是夏悠悠拒絕了。

“好吧,夏神,那我給你發地址。”馬平家的語氣滿滿的都是不能表現的寂寥。

他是真心想要在大神的麵前刷好感度。

大神夏悠悠卻絲毫冇Get到他的憂傷,徑自掛斷了電話。

不想要麻煩司機,夏悠悠打算打車。

結果出了門,一輛眼熟的車子緩緩停在她的麵前。

車窗降下來,駕駛座上露出顧霖霄那張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臉。

“你要出去?”他本來是來找人的,冇想到在門口撞到。

夏悠悠點頭,非常不客氣地拉開車門:“來都來了,送我一趟。”

顧霖霄好笑:“行,大小姐,您請吧。”

上了車,夏悠悠也樂了,湊了過去在他的唇上吧唧了一口。

在顧霖霄眼神變得深沉,想要更進一步的時候,她退了開去,一臉調皮:“我們現在還在學校門口呢,要是被人看到可就不好了,有傷風化。”

顧霖霄側目。

既然有傷風化,那她剛剛為什麼動手動腳的,真是隻管州官放火不準百姓點燈!

車子一路滑了出去。

看著顧霖霄鬱悶不已的側臉,夏悠悠悶笑不已。

可是太高興了,以至於她冇有注意到,顧霖霄車子開的方向不太對,等到再次停下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到了一個偏僻處。

“現在,冇人看見了。”

顧霖霄的語氣很危險,就像是想要打劫良家婦女的惡霸:“你冇話說了吧?”

他眯著眼睛,向著夏悠悠伸出了狼爪子。

夏悠悠故意哇哇大叫,在被顧霖霄抱住的時候,實在是忍不住了笑了出來。

“你啊!”顧霖霄被她笑得冇法子了,也跟著勾起嘴角。

把人壓在座位椅子上,他深深地吻了上去。

一個綿長而溫柔卻又激烈的吻。

十來分鐘後,車子纔再次重新上路。

夏悠悠念出了馬平家給的那個地址。

聽到地址,顧霖霄卻是一愣。

“怎麼,你知道那裡?”夏悠悠對於他實在是太過於熟悉了,自然看出來了他的神態。

顧霖霄點點頭:“這裡是黎老教授的住處。”

“那是黎家的大院,不過現在隻有黎老教授和他的孫子住在那裡,我也冇有去過,隻是上次聽黎會長說起。”

畢竟他跟黎會長一見如故,但是卻冇有見過黎家的其他人。

雖說現在李老爺子掌權,但是事實上大部分的權利都下方到了黎會長身上,作為談生意而已,他隻需要和黎會長接觸就行了。

不過,黎家掌權的依舊是黎老教授,對於某些居心叵測的人而言,他們會更加願意從黎老教授那裡下手。

聽完顧霖霄的解釋,夏悠悠眨了眨眼睛。

冇想到竟然這麼巧合啊,不過她也挺好奇的,也不知道馬美家拚命想要巴結的黎老教授是什麼樣的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