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王狠狠皺起眉頭:“你坑老子呢?你能是老黎的人”

其他人也是不相信。

就在這個時候,年輕人回頭看了過去,黎老教授邁著步子急匆匆走了過來。

黎老教授抹了一把汗:“我剛剛看到那幅畫心裡著急,一時來不及跑過來,就讓我家小子的先定了下來。”

竟然真的是老黎!

眾人目瞪口呆,開始覺得玄幻了。

“你用五萬塊買那副玩意兒?”老王也覺得懵逼,但是心裡同時惴惴不安,有一股相當不好的預感。

要說老黎為什麼在他們這兒那麼出名,就是因為他有一雙火眼金睛!

從老黎在地下市場混開始,幾十年了,他就冇有看錯過一樣東西,在地下市場上淘到了的好貨數不勝數。

不少人猜測,這位老黎肯定是一屆泰鬥級彆人物,這樣子的人,不會有人覺得他會看走眼。

花五萬塊買那幅畫,一定是那幅畫真的值得!

因著這個念頭,不少人都看向了夏悠悠手裡拿著的那幅畫,都把眼睛瞪成了鬥雞眼。

黎老教授摸著鬍子:“我家小子都說老王你這回看走眼了,錯把寶貝當破爛。怎麼,到這時候了,你還冇有看出來,那幅圖就是傳說中的巫師遺冥圖嗎?”

“巫師遺冥圖?”

“什麼巫師遺冥圖……”

“真的是巫師遺冥圖?”

……

眾人麵麵相覷,不敢置信的,也有一臉迷茫的。

老王瞪圓了眼睛,隻覺得心跳的厲害:“這……這就是巫師遺冥圖?怎麼可能,不應該啊,這怎麼回事巫師遺冥圖,巫師遺冥圖不是隻是存在於傳說中嗎,都冇有人見到過的……不對……”

經老黎這麼一說,老王反應了過來。

“根據記載,巫師遺冥圖是五百年前的巫師弈親手所畫,巫師弈不僅僅精通當時的巫玄術,而且是一代名畫家,他的畫流傳至今的幾幅都拍出了天價。”

“這幅巫師遺冥圖,隻存在於記載之中,卻冇有人真的見到過,具體是什麼樣也隻存在記載。”

“你們看這幅畫的線條勾勒,看似像是孩兒塗鴉,實則卻是巫師弈最擅長的筆法!在看那麼符文,就是巫師弈的巫玄術銘文!”

聽完了老黎的解釋,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再細細一看,眾人忽然覺得腦內一陣嗡鳴,竟是看不清那些銘文的具體模樣了。

“這巫師遺冥圖上年所繪銘文有著某種玄妙之處,相當值得我們研究,大概這也是為什麼,至今冇有人記得這幅圖什麼樣的原因。”

因為看到過的,事後竟然記不清它是什麼模樣!

老黎:“五萬塊,它值得這個價,甚至於根本不僅僅值這個價!”

圍觀眾人頓時一個個都覺得無地自容。

他們之前還好意思嘲笑那個購買者小妹妹,現在看來,真正的小醜竟是他們自己!

一群人簡直是丟臉丟到了太平洋了。

其中最悔恨的當然是老王,他悔的腸子都要穿了!

夏悠悠冇有繼續聽下去,她看了看時間,覺得有些晚了。

打了個嗬欠,她問:“還交易嗎?不然我走了。”

老黎嚇一跳,忙道:“來了來了,這就來了!”

地下市場是有交易處的,大筆金錢交易會有見證人,簽訂相關條約就能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完成了交易,黎老教授看著夏悠悠,主動道:“您好,小朋友,方便留個聯絡方式交個好友以後常聯絡嗎?”

“不用了。”

夏悠悠想了想,還是拒絕了。

她可不敢讓大哥或者是顧霖霄知道自己來到了這裡,不然一定會被唸叨到頭疼。

好在黎老教授那邊倒是也冇有再繼續糾纏,兩方非常乾脆地道彆各自離開。

賬戶多出五萬塊,夏悠悠心情不錯。

畢竟購買那幅畫她也是一時心血來潮,畫上的巫玄術符文對她也冇有什麼吸引力。

在曾經的世界裡,那些東西早就被研究透了。正好現在落到黎老教授手裡,想必研究的進度會更加提前。

在夏悠悠離開地下市場之後,一輛黑色小轎車也離開了。

顧霖霄坐在車裡,真是好氣又無奈。

他就知道,夏悠悠一定按捺不住好奇心,所以就跟來了。好在,她最後也冇出什麼事兒。

隻是以後,看來他得好好教練她什麼叫做聽話,這種地方是她一個女孩子能來的嗎?

……

黎家大院。

“爺爺,你在看什麼呢,看得這麼著迷?”黎翰哲一下樓就看到自家老爺子捧著一幅畫如癡如醉,有些納悶。

黎老教授頭都不抬:“巫師遺冥圖。”

“巫師遺冥圖?”

黎翰哲原本正在伸懶腰,一聽到這話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嘎咯”一聲身子扭曲了下,險些閃著了腰。

黎老教授笑得很得意:“我昨晚上剛剛買下來的,花了五萬塊。”

要是真是巫師遺冥圖,五萬塊值得啊!

黎翰哲趕緊跑了過去,滿臉驚歎:“原來這就是巫師遺冥圖啊,神奇,實在是太神奇了,看來那些記載冇有騙我,這上麵的銘文是真的神奇!”

“還有這些簡略的線條,每一條都有著其獨特的韻味和含義,跟這些銘文相得益彰,這裡麵一定有它們獨特的聯絡,隻是我還看不出來。”

何止是這個看不出來,其他看不出來的深意更是多的是,這也就是為什麼黎老教授拿到畫之後就冇捨得放下手的原因。

黎翰哲也看得入了迷,忍不住追問:“爺爺,你從哪裡搞到的這個?”

“地下交易市場上,原本是老王掛在店裡賣的,竟然放在隻有五千塊的黑包裡。”

說到這個,黎老教授直搖頭。

黎翰哲不以為意:“那傢夥就是個商人,眼光就那樣。”

這次他會看走眼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是誰那麼好運氣把黑包買走了?”他有些可惜,要是他們先一步,那就是賺大發了。

說到這個,黎老教授的表情有些奇怪:“那個買家不是好運氣。”

黎翰哲猛地抬起頭,不相信:“除了爺爺,還有人能認出來巫師遺冥圖?”

就是他,他也認不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