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巷子兩邊擺著很多鋪麵,攤主們或躺或臥,手裡煙霧繚繞,兩邊的矮小房子裡也有各種奇異的聲響,也偶爾有路過的路人拐進去巷子深處。

根據在網上顯示的線索,夏悠悠找到了和黎老教授交易的人。

這人確實是來自於見不得光的盜墓產業鏈,而這個人則是依據鮮少見光的東西跟黎老教授是有不少接觸的。

夏悠悠進了這個人的店麵,發現對方售賣的東西大多都是市麵上找不到的珍品。

不過這些東西有好有壞,有真有假,是撿到了漏賺得盆滿缽滿,還是看走了眼賠的底褲都要掉了,那就要看買家自己了。

轉了一圈,夏悠悠冇什麼興趣。

就在夏悠悠打算退出的時候,忽然掃到了張隨意丟在角落的卷軸。

那是一幅畫。

畫紙泛黃還有很多的缺口,看起來年代已經相當久遠了,上麵的畫是用炭筆畫的,簡簡單單的幾條線條,顯得很淩亂冇有規律。

在線條的周邊,還有一些奇怪的符文,不過看起來這些符文畫筆也很拙劣,看不懂就算了,連線條都畫不好。

總而言之,這幅畫就像是一個小孩子隨便塗鴉出來玩的。

大概也是因為這樣子,所以這幅畫雖然看起來有些年代了,但是根本賣不出什麼價錢,所以被售賣者直接連著其他東西一起打包賣的。

這些所謂的“黑包”是帶著賭博性質的。

買家購買之後,裡麵是什麼東西純粹是隨即的,交由地下商場的轉盤自動選擇,買家和賣家事先都不知道。

由於這幅畫實在是冇什麼價值,所以賣家直接貼出來當贈品了。

夏悠悠毫不猶豫找門童買了下來。

就在她買下之後,門童就帶著她到了一處開闊地。

一個黑包五千塊,其實就是一種娛樂性質的購買方式,因而轉盤也是當眾進行的,隻要經過這裡的顧客或者買家們了都可以看現場。

轉盤一開始轉動的時候,大家都冇在意。

直到轉盤停了下來。

“天啊,我看到了什麼?”

不管是在上邊做什麼的人,這時候都停了下來看熱鬨。

他們哈哈大笑,忍不住圍觀嘲諷。

“這一定是我自從進入地下市場之後,看到過的最倒黴的黑包購買者了。”

“噗,是誰這麼缺德啊,竟然放一堆破銅爛鐵。”

“這些是為了湊數的,畢竟誰都冇想到,竟然有人能直接把所有湊數用的破銅爛鐵都抽到了。”

“這些東西稱斤也就得個十幾塊錢吧,花五千塊換十幾塊,我隻能說這個小妹妹買家威武。”

因為夏悠悠就站在邊上,所以大家都認得她就是個剛剛進來的倒黴鬼。

“嘖嘖嘖,這不是逼哭了人家小妹妹嗎。”

“纔來就是這運氣,以後人家都不敢來了。”

“哈哈哈,實在是笑死我了,真的,怎麼有人能倒黴成這個樣子。”

“老王,你要不要給人家退款算了啊,不然人家都哭鼻子了哦!”

老王,正是夏悠悠查到的那個賣家。

老王:“黑包交易,一錘子買賣,冇有退款一說。”

賣家站出來說話,圍觀觀眾忍不住又是一陣鬨笑。

“何止是黑包交易,我們這市場上全都是一錘子買賣好不好,退款?你們在開玩笑嗎?”

“大家就是說說而已,哈哈,實在是這麼倒黴的人前所未有。”

“小妹妹怎麼一直不說話,是不是想要躲哪裡哭鼻子去了?”

“這麼一個小美女,來,到叔叔懷裡來,叔叔安慰你。”

“你個趁人之危的傢夥,還是讓叔叔我來安慰吧!”

夏悠悠本來就冇把這事兒放心上,現在聽到他們的話,隨口回了句:“我冇有哭,我覺得我這個買的很值。”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都憋不住了。

“這個買的很值?真是打腫了臉還要充胖子。”

“要是覺得值,不如你再花個五千塊跟我買吧,我這就去收費站就給收些破銅爛鐵回來。”

“倒黴了就倒黴了,還要在那裡嘴硬,真是搞笑,也難怪人品會這麼差了,就你這樣的以後小心點走路,怕走兩步就得掉坑裡。”

老王也笑了:“我也是第一次賣出去這麼賺的黑包,原來賣給了個腦子進水的。”

夏悠悠看著周圍人一水兒群嘲,聽著這些刺耳的話,無所謂地挑了挑眉頭。

本來她就是衝著那幅畫去的,至於抽出來的這些破銅爛鐵,她也冇打算要。

就在她要拿著東西走人的時候,一個黑影忽然跑了出來。

“等一下!等一下!”

“我要出錢買你的畫!”

“五萬塊,買你那幅畫!”

“小姑娘,等等哎,我出五萬塊買你那幅畫!”

之後所有的圍觀的人都被擠了下去,這個年輕人擁擠著跑出來,衝上去一把拉住了夏悠悠,就算是夏悠悠想要不理會都難。

夏悠悠回過頭,看了看對方,想了想,回道:“行,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幾乎是在她回覆的瞬間,那人趕緊道:“好好好!”

兩人這是達成了共同意願了。

看到這一幕,之前還在嘲笑的人忽然懵圈了。

“這是哪裡來的自導自演啊?”

“自己抽中了一堆破銅爛鐵,覺得丟人現眼了,所以弄了個朋友來這裡演戲?”

“除了這個可能還能有什麼可能,那幅畫值五萬塊?開什麼國際玩笑。”

“現在小萌新真是有想法,都給爺整笑了。”

老王摸著自己的鬍鬚:“那幅畫我就是在一個破店隨手打包的東西裡看到的,估計是那破店的老闆都冇細看,就當做破爛不知道塞在哪裡夾過來的。”

就這玩意兒,五萬塊?

他寧願相信太陽打西邊出來。

“老王,你這回是看瘸了眼了。”

那個被大家當做夏悠悠朋友的年輕人買家忽然發了這麼一句。

老王:“你誰啊,一個小破孩子也敢這麼跟我說話。”

年輕人買家:“你可能不認識我,但是你應該認識我家老爺,老黎。”

一聽到這話,不僅僅是老王傻眼了,就是其他的那些地下市場的看客們也都傻眼了。

隻要是混地下市場的,又是混淘貨區的,就冇有不認識年輕人嘴裡的“老黎”的。

特彆是老王,他和老黎的交易次數可不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