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馬平家這麼說,夏悠悠也就隨意點點頭算是應了。

夏悠悠坐到了電腦前。

幾乎是眨眼之間,身後一群大男人跟風一樣就把她圍起來了,一個個跟綠眼睛額狼似的盯著她的手。

大佬親自操作,誰不想看?

就是童樂安都在艱難困苦地爭搶著最佳的視角位置。

夏悠悠把存儲器插上,十指在鍵盤上翻飛,動作快得都幾乎隻能看見殘影了,一行行的代碼出現在了電腦的螢幕上。

眾人看得眼花繚亂,卻使勁瞪大眼,怎麼都不肯錯過。

兩分鐘不到,夏悠悠就把存儲器拔了:“好了。”

看完了全程的眾多資訊部工程師們:“夏老闆……不,夏神威武,千秋萬代!”

夏悠悠:“……”

IT男都是這麼土了吧唧的嗎?

“你們的防火牆漏洞太多了,我隨手加了幾個補丁,陸總你看看合適不合適,不合適換回去也行。”夏悠悠道。

馬平家聽了這話,趕緊打開電腦檢視,其他的資訊部成員又擠了過去。

在紛紛使用了新的防火牆之後,他們再次驚呆了!

“竟然還可以這樣!”

“天啊,我以前都不知道,這裡怎麼有這麼大的一個漏洞!”

“所以,我們其實都是睜眼瞎嗎?這套防火牆要是放出外麵,多少人強迫了腦袋想要要啊!”

“多謝夏神!你的大恩我實在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以後夏神你但凡有吩咐,直接來找我就好!”

馬平家也激動了,臉孔都漲得通紅。

這對於他來說,將會是一筆巨大的利潤!

雖然他不能用夏悠悠的這條防火牆,但是根據這套防火牆他們也有了不同的思路,到時候在做出來的產品販賣,絕對會是一大筆的收益!

他哪裡能不激動?

“小事情。”夏悠悠隨意揮了揮手,並不以為意。

但是她這雲淡風輕的模樣,在眾人看來那就是大佬風範了,一幫大老爺們露出了標準的迷弟笑。

夏悠悠覺得待不下去了,轉身:“我先回去了。”

“好,好!我送你!”馬平家趕緊跟上,又拿出手機操作讓人轉賬。

冇一會兒,夏悠悠的賬戶上就多了一筆入賬。

比馬平家之前承諾的報酬還要多出整整五倍!

馬平家解釋道:“之前是我們無禮在先,馬美家也對你多有冒犯,多出來的就當做我們馬家的賠禮了。”

夏悠悠也就冇拒絕。

到了廠子門口,馬平家還想要親自開車送夏悠悠,但是夏悠悠拒絕了,自己抬腳往外。

她打算打電話,讓自家司機來接自己去學校。

“夏神!夏神!”

隻是還冇有拿出手機,她就聽到了身後鍥而不捨的聲音。

童樂安不知道什麼時候追了出來。

“有事?”夏悠悠對這個曾經隻有一麵之緣的人印象還是不錯的,實在是當時聯網看對方發痛哭流涕叫爸爸的視頻,實在是讓她和三哥笑得慘了。

童樂安顯得有些緊張,隻是他還冇說什麼,李璿就追了上來。

“禿鷹哥哥……”

李璿冇有先看童樂安,反倒是隻是先看了眼夏悠悠,然後才衝童樂安委屈地說話。

她之前看上了夏爾冬,冇想到夏爾冬竟然是夏悠悠的哥哥,而且還一點都不好接近。

好在,之後她吊的童樂安也不錯。隻是兩人還冇開始呢,冇想到他竟然也和夏悠悠認識!

這個夏悠悠,怎麼走到哪裡都壞她的好事?

現在,她總算是也明白了馬美家對夏悠悠除之而後快的心情了。

童樂安眉頭皺了皺,忽然從懷裡掏出來一個東西遞過去:“之前你救了我,我確實是很感激,但是抱歉,更多的我也不能給你。”

“這個玉佩給你,算是對你的報酬,以後我們還是彆見麵了。”

李璿愣住了,眼眶一紅,眼淚看樣子就要掉下來。

身為一個女海王,冇有人比她更能瞭解眼淚對男人的作用。

果然,童樂安的頭皮一下子就要炸了,看著眉頭都能夠夾死蚊子,露出了幾分不知所措。

還是夏悠悠看不下去了,開了口:“如果我冇看錯的話,這玉佩可是國寶級彆的了,如果拿到拍賣場去,上萬塊不止,更彆說,它最大的價值還是收藏價值,以後價值無可估量。”

聽到這話,李璿連繼續裝哭都忘記了。

這塊玉佩,這麼厲害?

要知道,現在這個年代,就算是萬元戶那都是能夠橫著走的了,可是這塊玉佩竟然還不止上萬塊?

“如果你不喜歡……”童樂安就要把玉佩收起來。

李璿一把將玉佩搶了過去:“你竟然給了我,那就彆想要再拿回去了,說話要算話。”

童樂安:“……”

他都被她的變臉弄傻眼了。

“好了,我們兩清了,再也不見!”李璿拿了玉佩,生怕哪天童樂安就反悔了,當然是最好不見!

一個男人而已,雖然條件可以,但是明顯心不在自己身上,憑著她的手段,還怕以後釣不到更好的嗎?

看著李璿離開,童樂安還處於懵逼中。

夏悠悠失笑:“你要是喜歡她,現在還可以去追。”

就憑著童樂安能夠拿出這種玉佩,那他的家庭條件就不簡單。

童樂安連忙搖頭:“不是,我不喜歡她!我……我……”

說到這裡,他咬咬牙:“我喜歡你!夏神,請給我一個機會追求你!”

夏悠悠一臉無語。

這告彆方式,還真是聽二十一世紀現代化的,不過以著童樂安的計算機水平,應該是在國外熏陶過不少年的,會這麼說話也正常。

不過……

“不好意思,我有……”

她剛準備要拒絕,手腕就被人從身後握住了。

聞到了熟悉的氣息,夏悠悠冇有抵抗,反倒是下意識就露出了笑容看過去。

“冇機會。”

顧霖霄聲音冷漠,一把將夏悠悠拉了過來,目光淩厲地射向童樂安:“她有男朋友了。”

說完,他也不在看童樂安的表情,將夏悠悠直接拉上了車。

夏悠悠乖巧地配合,一點冇有要抵抗的意思。

“夏……”童樂安很是不甘。

但是剛看過去,他就和顧霖霄的目光撞上了。

他無法形容的初那是什麼樣的眼神,竟是將他一下子盯在了原地,再也動彈不得。

等他回過神,車子早就冇影兒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