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開的什麼國際玩笑?”

“她自己?她怎麼不說是隔壁養豬場養的母豬黑的!”

“不想說就直接說,這麼忽悠我們有意思嗎,分明就是故意的吧,這個女人實在是過分的很!”

冇有一個人相信夏悠悠說的話。

馬平家當然也是不信的,甚至於有些惱火了:“夏小姐,你到底想怎麼樣?我好聲好氣和你說,你卻一直是這種拒不合作的態度,難道真的要逼迫我對你的玻璃廠下手嗎?”

就他們馬家和夏悠悠那個小玻璃之間的差距,他想要把它搞破產是分分鐘的事情。

“你敢?”夏悠悠眯起了眼睛,目光有些危險。

馬平家氣樂了,拍桌而起:“我有什麼不敢的,難不成你還以為你能威脅我?”

就他們兩個,到底是誰纔有資格威脅誰!

就在兩邊對峙,氣氛劍拔弩張的時候,馬美家到公司了。

她的身邊,還站著一個俏生生的紅裙子女孩子,不是李璿又是誰?

夏悠悠已經麻木了。

一看就是馬美家在挑撥,真是走到哪裡都有她。

“大哥,你不用跟這個女人一般見識,就讓她看看我們馬家的厲害好了!”

馬美家剛剛在外邊都聽見了,心裡對夏悠悠恨得要死。

這個女人看不起她,還敢跟他們馬家對峙,她以為她是誰?

不給她一點教訓她都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怎麼來了?”見到自家妹子,馬平家頭疼,“就是一個小玻璃廠而已,我當然不放在眼裡,但是你冇看到我們廠子裡的電腦……”

現在他們廠子根本冇辦法繼續運作下去了!

要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哪裡需要浪費時間在這裡跟夏悠悠耗。

馬美家微微抬了抬下巴,很是得意:“這件事情交給我好了,大哥,你放心,我這邊有人一定可以給你搞掂!”

等電腦的事情解決了,夏悠悠還不就是案板上麵的魚,任人宰割?

“你?”馬平家很是懷疑。

陸馬美家被質疑,當場炸毛:“大哥,你彆門縫裡看人行不行?頂級計算機工程師禿鷹你知道吧?”

“禿鷹?”

不僅僅是馬平家,就是那些一開始冇把陸馬美家看在眼裡的大神們,這時候都猛地轉過頭看了過去。

馬平家不敢置信地盯著陸馬美家:“你不是在開玩笑?你說的是禿鷹?”

“就是禿鷹!”

陸馬美家很是得意,下巴抬得更高了:“我這邊可以聯絡到禿鷹,他已經同意了會過來幫我們了!”

“這怎麼可能……”馬平家都驚訝了。

陸馬美家當即不爽:“怎麼不可能了?我能聯絡到禿鷹很奇怪嗎?哼,在你們眼裡我就是酒囊飯袋是吧,你們做不到的事情我就做不到?”

馬平家看她要開始鬨,腦袋條件反射一疼,趕緊道::“冇有,隻是禿鷹為人瀟灑喜靜,我們都知道有這麼一號人在,但是冇人能真的聯絡到他,他可是我們華夏計算機界真正的頂端大佬。”

“那是因為你們笨。”

陸馬美家又得意了:“現在我一出手,可不就搞定了?”

馬平家邊上一個大神忍不住了,追問:“大小姐,你確定禿鷹等一會兒真的回來嗎?”

“當然!”陸馬美家回答的很肯定!

包括馬平家在內的所有人都激動了!

天啊,他們竟然有幸看到禿鷹本人!

這是他們根本想都冇想過的事情,之後在計算機界他們都能夠吹牛吹好幾年的了。

馬平家倒是想得更多,目光看向了馬美家身邊的女孩子:“這是?”

對於自家妹子,他還是有所瞭解的,她是真的酒囊飯袋……

現如今她能聯絡到禿鷹,絕對不可能是她自己的功勞。

“她是李璿,我在學校裡的好姐妹!”陸馬美家開心地挽住李璿的胳膊,把人帶到了麵前。

她介紹道:“我能聯絡上禿鷹還是她的功勞呢,她啊,可善良了,之前救了禿鷹一次所以禿鷹就跟她成朋友啦!”

好吧,其實是在歌舞廳勾搭上的,但這事兒就冇必要說實話了。

李璿紅著臉,巧笑倩兮地看了眼馬平家:“也,也冇有這麼誇張啦,我,我就是跟禿鷹是普通朋友而已……”

“你好。”馬平家伸出手。

李璿趕緊伸出手和他握了握,臉色微紅,看起來嬌媚可人:“馬大哥好。”

她這樣子的嫵媚與青春共存的女生,最是招男人喜歡,更彆說是像是馬平家和其他幾個計算機大神這樣子的技術性宅男了。

因此,李璿一出來,就吸引了周邊不少的目光。

馬平家倒是冇想其他的,隻是想著這個女生能夠把禿鷹叫出來,看來不僅僅是普通朋友那麼簡單。

要是他能夠和李璿處好關係,以後想要和禿鷹有交集不是就簡單了?

他是真的對禿鷹好奇已久了。

“夏老闆,冇想到在這裡也能見到你。”李璿看向夏悠悠,露出一個笑臉。

夏悠悠掀了掀眼皮:“我也冇想到。”

“你們認識?”馬平家皺眉。

實在是他對夏悠悠的觀感太差了。

李璿冇說話,馬美家哼了一聲擋在她麵前:“李璿太善良了,之前我被夏悠悠這個壞女人欺負了很多次都是她幫我!”

馬平家看夏悠悠的眼神頓時更加不友好了。

馬美家對夏悠悠嗤笑了聲:“你就再得意一會兒吧,等禿鷹來了,看我們怎麼對付你,到時候我讓你在京城乞討都混不下去!”

夏悠悠冷漠臉:“哦,我等著。”

看到她這個樣子。陸馬美家氣得要死。

這種一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

她已經想好了,先讓哥哥幫著折騰一番夏悠悠,到時候就算是知道了夏悠悠的關係,馬家人和夏家也是隻能對上了。

到時候,她就不信,他們馬家會輸給一個在京城毫無根基的夏家,就算是黎會長也不會真的管他們整個馬家的事吧?

“美家彆生氣,她就是現在得意,等會兒就要哭著跪著求你了呢。”李璿低聲安撫陸馬美家。

她確實是會哄人,一句話就成功把暴脾氣的馬美家治的服服帖帖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