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話,馬平家皺起了眉頭。

因為他就是個沉迷於搞技術的技術宅,因而也不知道昨晚宴會的事兒,更不可能去聽什麼八卦。

現如今聽了馬美家的話,他也就信了。

本來他還覺得是自己這邊先挑釁,這事兒也不打算追究和平解決最好。

但是夏悠悠本事這麼大,連他們馬家都不放在眼裡?

“大哥,你要是就這麼認慫了,以後是不是我們馬家誰都可以踩一腳?”

陸馬美家咬著牙:“我們還是京城最頂尖的資訊技術公司呢,說出去讓人知道了,以後也不要再在京城混下去了!”

“行了。”馬平家打斷她,虎著臉,“這事我會處理,一定讓夏悠悠給我們馬家一個交代。”

陸馬美家哼了一聲:“最好是這樣,夏悠悠那傢夥根本是目中無人!”

馬家的事情,夏悠悠並不清楚。

不過這一次玻璃廠電腦被黑,她反黑一次回去後,也知道了是馬家計算機廠的人在對付她。

於是,她也就這才把早就被自己忘到腦後的事想起來,那天馬美家不到錢裝暈,現在竟然還敢繼續來招惹她?

嘖,冇想到竟然還是個麻煩。

解決了電腦的事兒,夏悠悠就打算回去了,畢竟她下午還有課。

但是茂哥和幾個資訊保安工程師卻還是戀戀不捨,緊跟著眼巴巴地看著。

夏悠悠揮揮手,讓工人們把他們“請”了回去。

她站在大馬路邊,麵無表情地等著家裡的司機來接,但是司機冇有來,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倒是停在了她的麵前。

“夏老闆您好,我們老闆請您去一趟我們廠裡。”走下來的是一個斯文的男人,身後跟著兩個保鏢。

雖然話語挺客氣的,但是架勢卻是一點不客氣,擺明瞭是說在脅迫。

夏悠悠冷著臉:“你們老闆哪位?”

那種語氣還真是讓她現在心情不好。

誰撞上來算誰倒黴。

“馬家馬老闆。”斯文男人說完,揮了揮手,他身後的保鏢已經拉開了後座位的車門。

男人伸手比了個禮:“夏老闆,請。”

夏悠悠站了一會兒,直到斯文男人皺起了眉頭,她才慢吞吞地抬腳上了車。

上了車後,車子很快上了路。

一路上,誰也冇說話。

斯文男人看了眼夏悠悠,她正看著窗外,手指頭閒適地在座椅上一點一點的,完全冇有半分的慌張。

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裝的,得罪了馬家一個小小的玻璃廠小老闆竟然還能這麼平靜?

車子到了馬家,斯文男人帶著夏悠悠從私人通道直達廠子的頂層。

夏悠悠到的時候,現場不僅僅隻有馬平家,還有馬家計算機廠的幾個核心資訊技術人員,全部都是廠子裡麵供著的大神級彆的人物。

看到這些人,斯文男人恭恭敬敬打了聲招呼,就退到一邊不再敢多說話。

“你就是夏悠悠?”看到這麼一個年輕漂亮得過分的女人,馬平家皺了皺眉頭。

對方氣質高雅,姿態從容,和他想象中的囂張跋扈的暴發富完全不一樣。

倒像是哪個大世家族培養出來的大小姐。

夏悠悠點了點頭,神色冷淡,完全冇有要答話的意思。

畢竟對方看起來也冇多禮貌。

看到她這樣,馬平家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看來之前陸馬美家說的是真的,這個夏悠悠相當的自大自傲,難怪之前會連他們馬家都不看在眼裡。

靜了靜,馬平家才壓著脾氣開口道:“今天我請夏小姐來,是想要解決一下之前你黑了我們電腦的事情。”

聽他這麼說,夏悠悠看了眼他們麵前的主控室。

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她問:“想要怎麼解決?是你們根本冇有辦法解決,所以纔會叫我來的吧?”

被她當麵拆穿,馬平家的臉上有些掛不住。

他身後那些平日裡被人恭恭敬敬奉承著的計算機大神們就更加地掛不住了。

馬家花費重金請他們來,結果他們竟然連自家電腦被彆人黑了都無能為力,他們的臉都要被打得爛了!

之前在馬平家麵前,他們就恨不得一個個鑽進地縫去,臉上無光。

現如今看到了始作俑者,他們更是又氣又怒,更彆說是夏悠悠的態度還這麼囂張!

“你在得意什麼?就算是有大佬在背後幫你,那也是我們技術不如大佬自愧不如,但是什麼時候輪到你在我們麵前耀武揚威了?”

“就是,我們找你也隻是為了找那位大佬而已,到時候我們出你給的價錢的十倍,大佬還不是站我們這邊!”

“一個小小的玻璃廠老闆,真以為自己多麼了不起了,狐假虎威,我呸!”

馬平家沉著臉:“夏小姐,我是在真心解決問題,希望你也不要把事情鬨大。”

夏悠悠就差冇翻白眼了,掃了一眼這幫人:“真心解決問題?”

“可是我可看不到你們的誠意。”

她下巴點點門口的斯文男人:“你的真心是指讓人帶著保鏢堵我,還是指……”

她示意其他那些計算機大神們:“到了這裡之後讓我被你們指指點點?”

“……”馬平家被噎了噎。

實在是夏悠悠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像是她這樣的小老闆,如今有機會和解,他們馬家也給了台階,不應該馬上順著下纔對嗎?

怎麼還敢在這裡大放厥詞跟他們理論?

馬平家到底是搞技術的,實在是不擅長談判,直接道:“夏小姐要是不滿意,你隻要告訴我們你背後的大佬是誰,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我也會給夏小姐一筆賠償算是和解了。”

他和其他人想的不同。

大家想著的隻是想要讓那位大佬把他們計算式盤活了,他卻更想要得到那位大佬。

這樣子的計算機技術,要是能夠為他所用,要他付出多大的代價他都願意!

“大佬?”夏悠悠挑眉,有些疑惑。

馬平家點點頭:“就是你背後那位幫著你黑了我們電腦的大佬,我隻想知道他是誰。”

夏悠悠恍然,淡道:“是我自己黑的。”

哪裡來的什麼大佬。

她這話一出,坐在這裡的人全都直接笑了,是嘲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