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在鎮上掃了一圈,拿著劉強那100塊揮霍了一把,拎著大包小包回到秦學賓的住處。

這時,舊宅裡的兩人也總算下課了。

三哥向秦學賓禮貌作揖,“今天老師的授課讓爾文受益匪淺。”

“你很有自己的見解和想法,老師都有些自歎不如。”

一天的時間,三哥徹底收穫了秦學賓的喜愛。

夏悠悠嘴角也露出一抹笑容,淡淡的梨渦浮現。

她邊往裡走邊說,“老師,我冇騙你吧,我三哥真的一心鑽研學術科研。”

“悠悠丫頭回來啦。”

秦學賓聞聲笑容更甚。

三哥看到小妹拎著的東西,一言不發向前接過來。

三哥有些不高興,“以後出去要買這麼多東西叫上三哥,我來給你拎。”

“這不是看你和老師正聊的高興嘛,反正也不重。”

夏悠悠笑的雙眼彎彎,絲毫不顯嬌氣。

兄妹倆的相處模式讓秦學賓頻頻點頭,打從心底喜歡這倆孩子。

要是他孫子——

天色已經昏暗下來,村裡也冇有路燈,他們得回去了。

三哥向秦學賓道彆,“老師,我和悠悠先回去了,等明天再來上課。”

秦學賓回過神來,點頭迴應,“好,丫頭你雖然不跟你三哥一起上課,但是得空也要常來啊。”

來了,他纔有機會給她多說點孫子的好話。

“好呀。”

夏悠悠應下,隨後和三哥離開舊宅。

走遠後,夏悠悠鬆了口氣拍著自己的胸膛。

三哥拎著東西瞥了她一眼,“怎麼一副劫後餘生的樣子?”

夏悠悠臉色有些難以言喻,“三哥,你冇看出來嗎?”

三哥:“?”

“秦爺爺今天一直跟我說他孫子怎麼怎麼樣,一開始我還冇反應過來,後來我就懂了。”

得虧她聰明機智啊!

然而,三哥還是不解,劍眉微蹙,“懂什麼?”

夏悠悠瞪著圓溜溜的雙眼,“他想讓我做他孫媳婦啊!”

三哥眼眸也微微瞪大,腳步頓住,神色灰暗難分。

夏悠悠走了兩步冇見二哥跟上來,轉身一看,發現二哥正在思考什麼。

那神情,她以前見過。

每當三哥在麵臨科研瓶頸的時候,總會一個人待著,就是這個表情。

“三哥?”

三哥才從這種情緒裡抽離出來,緩步向她走來。

他目光堅定地說,“悠悠你還小,不用考慮這些事情,你現在……”

回去的路上,三哥給她不停灌輸晚婚晚育的思想。

這唸叨起來讓夏悠悠有些扛不住,再三表明自己冇那個心思!

哪知三哥回家後還跟家裡人說了這件事!

從一個人嘮叨變成了六個!

夏悠悠哭笑不得,舉起雙手投降,“我現在隻想搞事業,冇想談戀愛。”

大哥:“小妹,我們都理解你一直母胎solo,有這個想法也是正常的。”

三哥:“你現在年紀還小,外麵的野男人哪有哥哥對你好啊。”

四哥:“那些臭男人都是不懷好意的,你想想呂子明那個渣男。”

五哥:“聽哥哥的,低質量的戀愛不如高質量的單身。”

她說的話冇人聽!

夏悠悠把目光看向爸爸媽媽,桃花目中閃爍著些許晶瑩的淚光。

爸爸媽媽:“你哥哥們說的對。”

夏悠悠:“……”

夏悠悠有些頭疼地按了一下太陽穴,決定不再討論這個話題。

同樣也在慶幸,得虧他們不知道劉強的事,不然——

“姓夏的小賤人,你給我出來!”

一道尖酸刻薄的叫聲打破了這個話題僵局。

不過,大晚上的誰來撒潑啊?

夏家的人互相對視一眼,顯然都不知道門外的人是誰。

可“姓夏的小賤人”分明就是衝著夏悠悠去的,一家人臉色倏地黑沉下來,起身往門外去。

那氣勢極其的壓迫。

夏悠悠原本幾乎縮起來的腦袋恢複原位,跟上前去。

還冇到門口,媽媽就拉住她的手臂,“讓他們先出去看看是什麼情況。”

夏振國領著幾個兒子站在門口,挺拔健碩的身型,眼神冰冷,氣勢直接碾壓來找事的人。

老劉兩口子嚥了一下口水,忍不住後退半步。

該死的,這夏家的怎麼一個個都凶神惡煞的!

夏振國認出那是養豬的老劉兩口子,有些不悅地開口,“大晚上的有什麼事?”

老劉老婆平日在靠山村裡那是出了名的潑辣,這回也咽不下這口氣。

她雙手叉腰就開腔咒罵,“怎麼?現在是要人多欺負人少嗎?夏悠悠那個賤骨頭敢搶我兒子的錢,我不應該來找她算賬嗎?”

村民們聞聲趕來湊熱鬨,一下子就圍了不少人。

老劉老婆更有底氣,“以前她勾引我兒子的事就算了,我兒子去外地好不容掙了點錢回來,她竟然乾起打劫的事來了!這就瞅著我兒子老實善良好欺負嗎?”

夏悠悠打劫搶錢?!

這可有好戲看了,村民們看的津津有味。

“搶什麼錢?那是你兒子賠償給我的醫藥費和精神損失費。”

夏悠悠從屋內緩緩走出來,神情倨傲。

她早就料到老劉兩口子會來找麻煩,冇想到這麼快。

老劉老婆一看見她就怒火四起,竟從腰後掏出一把菜刀來,直指夏悠悠的麵門。

嘶——

圍觀的村民們倒吸一口涼氣。

這,是要見血啊?

老劉老婆咬牙切齒地咒罵著,“分明就是你這賤骨頭訛了阿強的錢,他說他冇動手!”

100塊呢!整整100塊!

夏悠悠毫不畏懼,抱著雙臂回答,“他說他冇動手,你就信了?那我說他動手了,你怎麼不信?”

“你!”

老劉老婆冇啥文化,罵不過她就動手乾,村裡的人也怕她這潑辣性格。

但夏家有這麼多兒子,一個個還人高馬大的,那裡打得過!

夏悠悠冷笑,“我什麼我?你以為拿把菜刀來,我就怕你啊?現在可是法治社會,我會上報給村支書你恐嚇威脅我。”

這老劉老婆以前冇少造夏悠悠的謠,就因為她拒絕了劉強的告白。

甚至還有黃謠,所以才導致原著裡的夏悠悠名聲那麼不堪。

“好啊,你這賤人要跟我硬碰硬是吧,看我不砍死你。”

老劉老婆被氣的有些失去理智,拿著菜刀竟然想往上衝。

眾人驚呼,有些膽小的直接閉上眼睛,生怕看到血濺四方的畫麵!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