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其餘人卻是不知道夏爾冬和夏悠悠的關係,雖然說他們不認識夏悠悠,但他們都認識夏爾冬啊!

現在整個京城的富豪家族們怕是冇有人不認得夏爾冬的這張臉。

“夏先生,不好意思打攪到您了!”安保人員看到夏爾冬怒氣沖沖的,一個個心裡惴惴不安,打頭的保安隊長趕緊上前道歉。

“我們現在就把人趕出去,絕對不讓她乾擾到聚會的正常進行!這是我們的漏洞,事後我們一定會向先生小姐們請罪!”

說完這話,他忙著要讓手下動手。

夏爾冬瞪大了眼睛,簡直都要被他們氣笑了:“你們要把誰趕出去?”

“當然是她了!”李璿站了出來,指著夏悠悠,看著夏爾冬的眼神閃閃發光,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湊了過去。

“就是這個女人!她竟然膽敢偷了請帖混進來,分明是衝著這裡的貴重財物來的!”

她一臉正義:“這樣子的小偷應該要馬上送到警局去讓警官們給她點顏色看看!

在李璿出來說話的時候,馬美家就注意到了李璿對於夏爾冬過分的殷勤。她挑了挑眉頭,心裡總算是明白了難怪這次李璿老要她帶她到宴會。

原來是為了獵豔呐!

隻是這獵豔的對象……

上下打量了一番夏爾冬,李璿在心裡直搖頭。這麼優質的男人,李璿竟然還有那份膽子去窺覷,這也太冇有自知之明瞭吧!

雖然說她對於商場和圈子裡的事情冇有什麼興趣,也不是很瞭解。但是夏爾冬的名字她也是聽說過的,她的父母對於這個男人極力的推崇,甚至於給予了“百年難的一遇的商業奇才”這樣子的盛讚。

與之相對比的,李璿出了一張臉還真冇什麼其他的看點。

心裡雖然這麼吐槽的,但是馬美家麵上還是幫著李璿推了一把:“幸好李璿你聰明一下子抓住了這個小偷,不然的話搞不好我們宴會上就會有人被偷竊了去!”

李璿適時的麵露嬌羞,臉上浮起兩片紅雲,看起來很是嬌憨惹人憐。

可惜夏爾冬的目光壓根就冇有半分的憐香惜玉,眼睛裡反倒像是冒了火一般熠熠生輝,其中的震懾力讓李璿忍不住心跟著一抖。

“夏,夏先生?”

“你的意思,還有你們的意思,是說她是小偷?”夏爾冬環顧了一週,問道。

安保人員們看出了不對勁,一時之間靜若寒蟬。

還是保安隊長搖了搖頭,實話實說:“是這些先生小姐們說她是小偷的,具體的我們還冇有覈實過。”

“冇有覈實過就要把人叉了丟出去,還要送警察局,你們安保部門的辦事效率確實是讓人刮目相看。”夏爾冬麵無表情。

這話聽著像是誇讚,但是其中的諷刺意味就算是馬美家這樣冇什麼腦袋的人都能聽出來了。

保安隊長被噎的啞口無言,隻能低下頭道歉:“抱歉,夏先生,是我們辦事不利。”

由於指認夏悠悠的人是馬美家,馬美家的身家地位他哪敢提出質疑呀?

但現如今被夏爾冬這麼指出來,他也意識到了自己工作之中的失誤,自然是不敢多加辯駁。

李璿突然湧起一股不太好的直覺,她試探著問:“夏先生,你怎麼會這麼說,她就是小偷啊,以她的身份根本不可能進入這裡的。難道,難道這裡有什麼誤會不成?”

當初在一次意外的場合,她不小心遇見了夏爾冬。自打那以後她就深深的淪陷了下去,自己周邊圍繞的那群小奶狗和脫衣猛男都已經無法吸引她的注意力。

隻有拿下這個男人才能讓她造動的心重新平靜下來!

但是以夏爾冬的身份地位,她想要接近他實在是太難了。因此在知道這次的晚宴上夏爾冬會出席之後,她纔會厚著臉皮舔著馬美家跟著要來。

可是見著是見著了,但是才一打照麵,夏爾冬似乎就對她留下了無比惡劣的印象,畢竟夏爾冬看她的目光簡直像是在看仇人一樣。

李璿是百思不得其解,越發覺得奧腦,心裡也對夏悠悠多了幾分怨恨。

難道是因為她對於夏悠悠過分咄咄相逼,所以讓夏先生誤以為她是個惡毒冇有憐憫心的女人嗎?

“誤會?”夏爾冬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冷笑了聲,“這裡誤會大了去了!”

馬美家也跟著皺起眉頭受不了了:“夏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這個女人就是一個讓人噁心的小偷,難道你還要幫她不成!”

說著這話,她還用手指指著夏悠悠的鼻子,態度高高在上。

夏爾冬龍眼看著這一切,隻覺得胸口一團火在燒燒的!他的腦漿都跟著沸騰了,太陽穴劈裡啪啦直跳!

深吸了一口氣,他纔好不容易壓下那股子怒火,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你是說我夏爾冬的妹妹是小偷?馬小姐,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他義正言辭:“你要為你今天說出的每一個字負責任!”

“負責任就負責任,她本來就……”馬美家下意識反駁了回去,但很快就瞪圓了眼睛回過神來,不敢置通道:“你是說她,她,她是你的妹妹?”

周圍人也被這句話驚呆了!

雖然說兩人都姓夏,但是完全冇有人想到能把兩人聯絡到一起。但因為夏爾冬的這句話,眾人細細的打量兩人。

兩人都麵容極其出眾,細看的話確實有很多相似之處,說是兄妹完全不為過。

其中最受到震撼的當屬李璿,她完全冇有想到自己要對付的人竟然是自己想要追求的人的妹妹!

這都是什麼狗血呀!

回想到之前見到夏爾冬之後,她一係列的邀功表現自己的操作就忍不住眼前一黑!

難怪夏爾冬要用那樣子的眼神看她了。

安保人員們的冷汗也下來了。

他們之前做的都是什麼事啊,竟然想要把夏先生的妹妹丟出去,還要扭送警察局!

原本還想著帶罪立功,現在看來是罪加一等了!

“對不起,夏先生!是我們還冇瞭解清楚情況,實在是抱歉!保安隊長欲哭無淚,當即道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