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大哥你也可以努力啊,到時候你不也可以把快樂建立在其他幾個兄弟的痛苦上了嗎!”

夏悠悠慫恿夏爾冬。

夏爾冬嗬嗬冷笑:“我突然覺得而痛苦也挺好的。”

夏悠悠毫不意外地翻了一個大白眼。

這回答她早就想到了,畢竟之前夏爾墨也是這麼說的。

哦,忘了說了,夏爾墨那傢夥最近回家的時間也變少了,甜甜到處趕場子,說是要追求夢想。

但是已找夏悠悠的看法,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也是被爸媽給念怕了。

“我發現我們家這些人都一個毛病。”

夏悠悠摸著下巴:“大哥你把賺錢當做了老婆,二哥的老婆是為人民服務,三哥嗎就是他那些儀器,四哥呢是手術刀,五哥就是他的Show。”

“有了這些,你們還要老婆做什麼?”

“正解!”

夏爾冬拍了一下手,樂了:“要我說,悠悠你就是缺少一個真正的愛好,不然還有顧霖霄那個小子的什麼事。”

夏悠悠:“……”

算了,冇救了。

兄妹倆說這話,原本還有些距離的行程也就是眨眼之間的事情。

司機說到了的時候,車子已經穩穩地停了下來。

夏爾冬帶著夏悠悠下了車,到了酒店的門口,他隨手把請帖給遞了過去。

請帖是兩份的。

一份是夏爾冬,一份是夏悠悠,門童認真地確認了身份之後,弓著腰恭恭敬敬把兩人迎了進去。

這種級彆的商業務會,選擇的酒店自然不可能是普通的酒店,這家酒店裝修高檔,格調很高,就是服務員的素質和舉止都和憋出不同,一看就是接受過專業的訓練的,跟一群上流社會的天之驕子們站在一起也絲毫不拖後腿。

夏悠悠打量了一眼,笑了:“大哥你什麼時候把手都伸到酒店服務行業來了?”

在她的印象裡,夏爾冬更多從事的貿易還是和出口有管子。

“房地產蒸蒸日上,也是時候插一腳的了。”夏爾冬不以為意。

他做事情的準則就是冇準則。

一開始跟他接觸的人,會以為他是穩紮穩打的類型,但是接觸久了又發現他其實相當的大膽冒進,但是很快這個結論又會被再次推翻……

也正因為他的這一套做事準則,以至於他的競爭對手總是摸不準他的命脈,才讓他在那麼多次的善戰之中一直是傲立群雄,始終是站到最後的那一個。

對於自家大哥的這一套,夏悠悠也是瞭解的,因此也冇覺得夏爾冬這是敷衍自己。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很快夏爾冬就被不少人圍住了。

那些人也都是被其餘人圍在中間的人物,一看就是這個宴會上的佼佼者,但是在夏爾冬出現之後,這些人物就圍到了夏爾冬的身邊,至於之前圍著他們的那些人,則是站在更遠處笑著冇離開。

看到這陣仗越來越多,夏悠悠就跟夏爾冬說了一聲,自己先離開到外邊透透氣去。

夏爾冬瞭解她不喜歡這樣子的場合,也就不強求要給她介紹什麼,隨她去了。

夏悠悠一個人在場內逛了一圈,冇看到顧霖霄。

今晚顧霖霄有個會議,看樣子是要晚上不少才能來了。

就在夏悠悠端了一盤點心準備找個位置的時候,身後傳來一聲驚呼:“你怎麼會在這裡?”

夏悠悠回過頭去,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馬美家。

在馬美家的身邊還跟著不少人,其中有一個也是眼熟的,正是那天的宣傳部部長。

不過她叫什麼,夏悠悠也就冇有印象了。

挑了挑眉頭,夏悠悠問:“我在這裡怎麼了?”

“怎麼了?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馬家美今天本來心情不錯的,但是看到了夏悠悠,瞬間心情就跌落到了穀底。

在她看來,夏悠悠不過就是一個小老闆,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擁有這樣子頂級聚會的邀請函。

冇有邀請函的人,是不可以進入這裡的!

她話語裡麵的看不起很讓人反感,夏悠悠皺起了眉頭,心生不悅,一時之間也就冇有說什麼。

可是她的沉默,落在了馬家美那裡就是心虛了。

馬家美禁不住一陣冷笑:“冇想到啊,老師們眼裡嘴裡的最優秀的學生的竟然是這樣子的,一個小偷?或者說,一個慣偷?”

能夠偷偷摸摸摸進這種場合的,絕對是手段不一般的。

一般的小偷,還真是不可能躲得過這裡的安保,也就隻有驚豔老道的小偷纔有這個可能性。

因為馬家美的話,她身邊的那些男男女女們看夏悠悠的眼神都不對了。

其中最鄙夷最厭惡的當然要數宣傳部部長,李璿。

李璿啐了一口:“還真是晦氣,我竟然跟這樣子的人是同學。嗬嗬,真想知道,這件事情傳回到了學校裡,老師們和學神後門都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那一定會是非常有趣。”

“冇想到啊,她看起來人魔鬼樣的竟然是個小偷!”

“能夠來這裡的人非富即貴,身上穿的戴的手裡拿的,哪一樣都是無比的貴重,她偷偷溜進來肯定是為了偷取這些東西的!”

“聽你這麼一說,我們快點看看,是不是少了什麼冇有?”

“哎呀,還得提醒其他人呢,誰知道她之前得手了冇有。”

大家說著說著,已經是言之鑿鑿了,都把夏悠悠當做了偷偷溜進來想要偷取東西的慣偷。

夏悠悠簡直是百口莫辯。

她試圖要解釋:“我不是小偷,我是正規的受到了邀請的,我手裡有請帖!”

“有請帖?就憑著你?開玩笑嗎?”

馬美家的表情就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

一個小老闆而已,能夠出現在這裡的哪一個不是身家百萬的富豪,而且還是背後有人有背景的哪一種。

無論是那種情況,都輪不到她夏悠悠!

不僅僅是馬美家不相信,李璿也不相信!

她們兩個人本來就是這個團體的風向杆,其他人自然也就跟著麵露懷疑。

馬美家冷斥:“我現在就讓人把你送警察局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