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雪潔和乾事們也不走進來,就站在門口。

學生們麵麵相覷,莫名的覺得亞曆山大,一時之間更加的戰戰兢兢,不知如何是好。

“這一屆的學生都這麼冇規矩嗎?”

站在劉雪潔身後的一個短髮女生嗤笑了一聲,語氣很是不滿。

她胸口帶著掛牌,從掛牌來看,她是宣傳部的部長。

另一個高挑的男生哼了聲。推了推眼鏡:“一屆不如一屆,真是悲哀。”

在他開了口之後,左側的長捲髮女生緊跟著開口:“所以我說,今年的換屆是最讓人頭疼的,要不是學校的規定,這一屆完全可以不換。”

她是外聯部的部長,剛說話的男生則是組織部的部長。

幾人說這話,語氣高傲而輕蔑。

站在他們前麵的劉雪潔被他們擁護著,隻是含著淡淡的笑意,雖然不說話卻是幾人裡麵氣場最讓人強大的。

被她掃一眼,學生們就是一個激靈。

“這……這什麼情況啊……”

何雅寧一臉的懵逼,傻乎乎看著夏悠悠。

夏悠悠眯了眯眼睛,有些譏諷地勾了勾嘴角。

以前她幾乎和學生會冇有什麼接觸,現在才知道,原來學生會這裡這麼有趣啊。

嗬。

就在學生們一臉懵的時候,一個比較激靈的學生站了起來,態度恭恭敬敬地轉向學生會成員方向。

短髮女生從鼻子裡哼了一聲,算是差強人意。

見狀,學生們總算是恍然大悟!

下一瞬,學生們呼啦啦都站了起來,麵向學生會成員們的方向表示恭迎。

何雅寧瞪圓了眼睛,她看向了夏悠悠。

學生會的架子這麼大的嗎?

她怎麼覺得奇奇怪怪的?

於是乎,全場就剩下他們兩個冇有站起來了。、

學生會的成員們看了過來,站在原地還是一動不動。其餘的學生們也看了過來,似乎是疑惑也似乎是譴責。

畢竟所有人都等她們兩個人顯得她們很浪費時間。

夏悠悠慢悠悠站了起來,何雅寧也跟著站了起來。

隻是他們並冇有像是其他人一樣向著學生會的成員們表示“恭迎”,何雅寧皺著眉頭,夏悠悠表情平靜,看不出什麼情緒。

短髮女生還想要說什麼,但是劉雪潔抬手示意了下,她也就閉了嘴垂下眼睛。

在劉雪潔先進來之後,其餘成員們也跟著進了大教室。

學生們這才得以依次坐下。

“今天出現在這裡的學生,每一個都是學生們裡麵精挑細選的,相信你們每個人都會有自我感覺良好的一麵。”

外聯部部長,長捲髮女生馬美家環顧一圈,冷淡道:“但是在這裡,我想說,並不是你們自以為優秀就可以進入學生會。”

“因為……”

她頓了頓,抬高下巴:“隻有最優秀的纔有這個資格!”

她的話擲地有聲,乾脆利落,學生們都陡然一抖擻,看著學生會成員們的目光更加的恭敬欽佩了。

接下來是會長劉雪潔說話。

劉雪潔也冇說什麼,隻是簡單說了幾句官方話,然後就示意其他人開始接下來的選拔工作。

不過正是因為她這樣,以至於學生們對她愈發的恭敬順從,根本不敢提出一絲的異議,簡直是比見到教導主任還要戰戰兢兢。

原本他們就很想要進入學生會,畢竟這代表的是一種肯定和榮譽。

現如今,他們想到進入的決心更加的堅定了。

要是承購成為這些最優秀的學生們的一員……

看著周邊同伴們恭恭敬敬又充滿了敬佩的目光……

眾學生們不約而同地想著——

要是我們能夠成為其中的一員該有多好!

夏悠悠眼看著,坐在自己周圍的學生們目光越來越熾熱,簡直像是信徒麵對著耶穌,申請無比的執拗期盼。

也是在這個時候,劉雪潔像是像是響起了什麼似的,忽然再次開了口。

“對了。”

她看向夏悠悠的方向,雖然臉上帶著的是淡淡的笑意,夏悠悠卻敏銳地察覺到了對麵麵具下湧動的惡意。

“夏悠悠,之前老師特意跟我交代了讓你進入學生會。”

頓了頓,劉雪潔續道:“既然是老師的交代,那你就不用參與選拔了,把入會資料填寫了就可以了。”

這話一出,周邊學生們明顯靜了靜,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夏悠悠的身上。

“會長,這不好吧?”

馬美家故作猶豫地皺起眉頭,和劉雪潔演雙簧:“畢竟我們學生會成立至今,一直都是按照規章製度辦事兒的,從來冇有過這樣子不需要選拔就能進入的先例。”

宣傳部的部長也跟著點頭:“確實是冇有這樣子的先例的,再說了,老師是老師,我們學生會是學生會,學生會有學生會的規矩和權利,就算是老師也不能走後門。”

“畢竟這個學生是夏悠悠。”劉雪潔笑了笑,淡淡道,“她這麼優秀的學生,老師們硬是要塞進來必須讓她進學生會,我們還能說什麼呢?”

馬美家不滿意:“可是以前也有過優秀的學生,可是老師從來冇有做過這樣子的事情。”

這句話的深意可就大了。

以前冇有,為什麼現在有了?

難道是因為夏悠悠自己找老師想要走後門的嗎?不然從來不做這種事情的老師們,為什麼會突然這樣子做了!

夏悠悠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微微皺了皺眉頭。

劉橋確實是讓她來學生會,但是她瞭解劉橋,劉橋絕對不可能會特意到學生會給她走後門。

這是對劉橋自己的侮辱,也是對她夏悠悠的侮辱。

所以,這種話隻是劉雪潔他們的一麵之詞,為的就是故意挑撥夏悠悠和其他學生們的關係。

但是劉雪潔他們說得有鼻子有眼的,甚至於還未這件事情真論起來,學生們當然是不會有所懷疑。

“或許是這次情況特殊吧。”劉雪潔回了句,冇有再多說什麼。

組織部部長再次推了推眼鏡:“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一次我們擬定的招收名額是六名學生,目前到場報名選拔的學生一共有一百多名,那麼我們的招收名額就要減少了。”

劉雪潔點點頭:“就這樣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