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瞬,屋子裡安靜了片刻。

原著裡隻提到秦學賓辦了學堂,冇說規模人數,但用得上“學堂”這兩個字……

萬萬冇想到隻有她和三哥!

這哪是辦學堂嘛,分明是開小灶。

三哥反應比較快,率先回答,“日後有機會的,真想跟他們一起探討學術。”

“會有機會的。”

說到這裡,秦學賓神情沉重了一下。

夏悠悠也知道在這個年代,有學問的人註定很難有出路,隻能等待轉機。

她趕緊翻過這個話題,“三哥你來的時候不是說有很多學術上的問題要問秦爺爺的嗎?”

三哥明白小妹的意思,點頭看向老人家,“秦老先生……”

“既然是上課,叫老師就行。”

秦學賓也有自己的堅持,學堂裡隻有老師和學生。

三哥從善如流,“老師。”

兩人就坐在屋子裡的小板凳上,開始討論起這個年代的學術科研成果,以及遇到的難題該怎麼攻克等事情上。

不知不覺,夏悠悠就被晾在一邊。

以她的知識儲備來說,還是能聽懂兩人的對話內容,隻是心裡到底還是冇有那股熱愛。

第一天上學堂,夏悠悠也不好曠課,乖乖坐在一旁等著。

一等便是兩個小時過去。

秦學賓說的有點口乾,正準備去倒杯茶水的時候,一個杯子就先出現在他麵前。

他愣了一下,抬頭就對上女娃那張淳樸善良的臉。

“老師,三哥,喝點茶吧。”

夏悠悠掐準時機熱了茶水給他們。

秦學賓心裡軟的不行,對夏悠悠更是滿意,可惜他那孫子好久纔回來一趟。

他輕咳一聲,“剛光顧著跟爾文探討了,你現在還小,肯定聽不懂,要是有什麼疑問可以跟老師說。”

夏悠悠心道:我懂!

“我剛聽老師和三哥說的確實不太懂,要不以後我和三哥分開上課?而且我還有一個朋友也想聽老師講課。”

朋友?

三哥默默看向自己小妹,眼中略帶疑惑。

秦學賓早就看出她那點小心思,也知道不好強迫一個小女娃能聽懂那麼深奧的東西。

倒是她這個三哥的學術知識確實身後,開始就讓他十分驚訝,兩人的探討內容越發的晦澀難懂。

可他十分驚喜!

秦學賓心思一轉,又把目光落在夏悠悠的臉上,“當然可以,你有空的時候就和你朋友過來。”

夏悠悠差點抑製不住臉上的笑容,上課時間還由她自己安排?

她笑著答應下來,“謝謝老師!”

秦學賓臉上笑容不減,琢磨著得多寫幾封信給還在部隊裡的孫子,讓他有假期就趕緊回家。

“說起來我有一個孫子比悠悠大兩歲,現在在部隊當兵呢。”

秦學賓想了想,還是想在孫子回來之前替他說幾句好話,留個好印象。

夏家兄妹倆冇聽出弦外之音,以為秦學賓是想孫子了。

夏悠悠表現的挺激動,雙手一拍,“我二哥也在部隊裡當兵呢,前陣子纔去的,我也好長時間冇見他了。”

“那可太有緣分了,小昊人性子比較老實又有責任心,你一定喜歡跟他玩。”

“這樣啊,真想見見小昊哥。”

“快了,等他休假從部隊回來的時候,一定讓你們見一麵。”

“好呀!”

……

一開始夏悠悠以為秦學賓隻是熱情,聽著聽著就覺得有點不對勁。

怎麼感覺他在向她推銷他的孫子?

夏悠悠向三哥投去一個疑惑的眼神,證實自己的猜測。

隻見三哥毫不猶豫地點頭。

夏悠悠:……!

秦學賓則覺得夏悠悠對自己孫子也是挺感興趣的,誇的都有點收不住了。

三哥尋著一個合適的時機,向秦學賓發出疑問,“老師,剛纔你說到地球……”

在秦學賓心中,那當然還是學術研究比較重要,注意力一下子就被牽走。

於是,兩人又開始了一番學術較量。

夏悠悠找了個藉口,乾脆出門逛小鎮去了,生怕秦學賓又給她安利他孫子。

她哼著小調在街上遊蕩,今天出門帶了點錢,夠她買點好吃解饞。

夏悠悠坐在路邊,思考著自己的打算。

大哥、二哥、三哥、四哥都已經開展自己事業了,五哥最近也在尋找進入娛樂圈的機會,她還冇著落啊。

唉……

“夏悠悠同誌?”

一道身影遮擋住夏悠悠的光線。

夏悠悠率先看到一雙有點掉漆的黑皮鞋,順從著網上看是一條鬆垮的西裝褲,接著一個圓潤的大肚腩。

最後她的視線落在那張發酵饅頭般的臉上,愣了一下。

劉強對上小姑娘那張白裡透紅的臉蛋,一雙靈動的眼睛讓他麵露羞澀之意。

他有點扭捏地用腳尖踢著地板,“冇想到在這裡見到你啊,我們真是有緣分。”

夏悠悠,“?”

旋即,他的語氣又充滿擔心,“你怎麼來鎮上了?”

夏悠悠眼角抽搐一下,實在認不出來這是誰,“您哪位?”

那大餅臉頓時變得慘白,眼睛裡滿是受傷。

他傷心地喊著,“我阿強啊!”

阿強?原著裡有這個人物嗎?

夏悠悠在腦海中搜尋一遍,好一會兒纔想起村裡養豬的老劉有一個兒子叫劉強,從小就喜歡夏悠悠來著。

不過這就是一個十分邊緣化的配角,不能怪她想不起來。

劉強喜歡夏悠悠,但夏悠悠不喜歡他,因為這貨喜歡的姑娘太多了!

劉強知道夏悠悠喜歡呂子明後,還特意跟她表白了。

她果斷拒絕,結果劉強就傷心過度去外地做生意了,因為這件事老劉家一直看他們不順眼。

她試探性地開口,“劉強?”

“對啊,我才走了三個月,你怎麼就忘記我了?”

走之前,他可是還跟她表白心意了!

夏悠悠盯著麵前的人,乾笑兩聲,“這不看你變化太大了嘛。”

劉強頓時就來精神了,臉上充滿驕傲勁,“那可不,我現在可是一個小老闆了,我在南洋那邊的生意做的可大了。”

夏悠悠:你就吹吧!

南洋已經是一個對外開放的沿海口岸,那邊的生意往來非常多,幾乎養活附近幾個城市的老百姓,自然也不會被投機倒把給侷限。

隨著改革開放政策,那就是一個時代的風口啊。

“那恭喜你啊。”

“你呢?還跟拿什麼呂子明在一起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