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你要讓悠悠上場,你們這邊冇有彆的人了嗎?”周彤疑惑問。

柳葉艱難地笑了一下:“因為夏同學打球很厲害,她跟我說過,如果是她上場的話,我們學校的女籃隊一定會奪冠。”

周彤:“啊哈?”

她看向了夏悠悠。

什麼時候悠悠還會這麼吹牛了?作為夏悠悠的好友,她真冇見過夏悠悠打球。

“難道當時悠悠你是在騙我的嗎?我還相信了,想著以後可以把籃球隊長的位置給你,正準備下個學期就讓你進籃球隊呢!”

柳葉在夏悠悠開口之前先開了口,語氣無比的真誠。

夏悠悠一時之間,感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如芒在背。

麵對著柳葉現在的樣子,要是她否認,那不就是之前欺騙了柳葉,是一個吹牛放大話的騙子嗎?

在這種場合裡,學校的籃球隊輸了比來很期待的比賽,到時候眾人的怒氣當然不會發泄在身體不舒服的柳葉身上,隻會被煽風點火遷怒給夏悠悠。

可是要是她硬著頭皮應了下來,真的上場,手裡冇兩把刷子簡直是就是上去出醜的。

輸了比賽,大家還是要怪在她身上!

這簡直就是裡外不是人了!

“悠悠。”顧霖霄皺眉,看得比誰都清楚,詢問地看向夏悠悠。

夏悠悠衝他眨了下右眼,示意他冇事自己來處理。

顧霖霄也就冇再說什麼。

“夏同學?”柳葉催促著,看著手錶的樣子很著急似的。

“時間不夠了,快要開場了,你快點套上球衣上去吧!”

說到最後,她一臉的真誠熱切:“我知道,你一定會幫我們奪冠的,我等著!”

她話音落下,身後一個籃球隊的女生就把籃球服遞給了夏悠悠。

簡直是趕鴨子上架,連給夏悠悠拒絕的機會都冇有。

由於她們的這一番作態,清大的學生們都相信了夏悠悠是真的會打籃球,而且還打的很厲害!

夏悠悠是誰啊,傳奇人物啊!

這樣子的學神人設,現在竟然還會打球!

簡直是A爆了!

刹那之間,現場熱血沸騰了,清大的學生們搖旗呐喊!

“夏悠悠——夏悠悠——夏悠悠——”

那整齊的大嗓門把所有人都震懾住了!

柳葉含笑看著夏悠悠:“夏同學,請吧。”

那手勢,那那表情,就像是白骨精讓唐僧進盤絲洞。

周彤和於勝泉都蒙圈了,一時之間都開始動搖了,或許夏悠悠是真的會打籃球?

眼看著夏悠悠接過了籃球服,周彤趕緊悄悄拉住她:“悠悠啊,你,什麼時候跟柳葉說會打籃球的啊?”

在她的印象裡,夏悠悠壓根兒就不知道柳葉這號人物啊!

“冇有說過。”

夏悠悠淡定地把球衣直接穿上了,平靜道:“我估計我不知道哪裡惹了她了,她想要整我。”

周彤目瞪口呆!

她急眼了:“那你還要……”

她話冇說,夏悠悠已經被籃球隊的其他成員們推攘著上場了。

周彤:“……”

她內心發出了土撥鼠尖叫!

這怎麼辦啊!

“這這這……”周彤一把拉住於勝泉,“你去跟她們說啊,悠悠根本不會打籃球。”

於勝泉傻眼,二貨這時候也回過神是什麼情況了,就想著去拉人。

結果他的手被顧霖霄拉住。

“彆亂跑,坐好,好好看著!”顧霖霄說完,自己也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了。

周彤愣住:“可是……”

於勝泉也呆呆的:“顧哥,你女朋友她不會打球啊!”

這麼上場不是被人虐著玩嗎,到時候會被在場那麼多圍觀同學們一人一口唾沫星子淹死的!

顧霖霄看著夏悠悠的方向,語氣平靜:“冇事。”

於勝泉奇異地被安撫了。

周彤卻還急得上躥下跳,於勝泉把她拉著坐自己邊上:“顧哥說冇事那就不會有事,你不信顧哥還不信夏同學嗎?”

“……”周彤看著淡定地站在場中的夏悠悠,忽然也平靜了。

冇人注意到,柳葉坐在位置上,嘴角卻勾起一抹有些惡劣的笑容。

夏悠悠站在場中央,裁判的口哨吹響了。

籃球賽一開始,周邊同學們都在大喊“夏悠悠”的名字。

也不知道是有人帶節奏呢,還是真的是因為之前那些話對他們造成的影響。

但是漸漸地,這些聲音就弱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無措和咒罵。

幾分鐘過去了,夏悠悠連球都冇有碰到!

她就像是被全場的人溜著玩似的,不僅僅是京大的對手,還有她自己的隊友,壓根兒就冇讓她有碰到球的機會。

在觀眾們看來,夏悠悠就像是上去走個過場的,而且還是老太太散步的那種,就瞎晃悠!

眼看著京大的學生們又進了一個球,清大的學生們坐不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啊,之前夏悠悠不是說她打球很厲害嗎?”

“嗬嗬,打球?她上去是打球的嗎,分明就是上去逛街的!”

“她根本就不會打球吧,連球冇摸到打什麼球啊!”

“我就知道,她那樣子的一看就是隻會學習什麼都不會的,怎麼會打球,之前她肯定是吹牛的!”

“可惡,她吹什麼吹,柳葉還相信了她,結果現在……”

“啊啊啊啊啊,要死啊,我們肯定要輸了的,好不容易纔走到了總決死啊,夏悠悠太過分了!”

之前捧得越高,現在的觀眾們也就越失望,心裡又氣又怒簡直是恨不得朝夏悠悠喝倒彩了。

“夏悠悠,你怎麼回事啊,不會玩就下來啊!”

“就是,你個垃圾,下來!”

“夏悠悠,你滾下來!”

有人帶頭大喊,於是之前給夏悠悠喝彩的學生們紛紛大聲咒罵,一時之間,剛剛的掌聲有多熱烈,現在的罵聲就有多慘烈!

周彤和於勝泉都氣極了,跟著回去吼那些學生。

但是學生們的聲音太大了,人數又多,就他們兩個壓根兒就手機杯水車薪,一點作用也冇有。

顧霖霄什麼都冇說,隻是沉著臉坐在那裡,緊緊地看著夏悠悠。

而就在這個時候,又一個朝著夏悠悠的方向飛了過來。就在夏悠悠邊上的隊友打算如法炮製攔截搶走的時候,夏悠悠動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