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較於唐若,陸生晨的臉色更白更恐怖。

他一把將唐若扯了過來,狠狠推到了自己的身後,一臉乞求地看著夏悠悠:“夏同學,你,真要把這些交給警察?”

“敢做出來就應該要有承擔責任的覺悟,我不是吃虧的人,到時候就讓警察按照法律給我討回公道就好。”

夏悠悠冷著聲音,語氣堅定。

“我……”

陸生晨咬了咬牙,忽地衝著夏悠悠就跪了下來:“夏同學,我錯了!是我鬼迷了心竅,唐若說要教訓你,我為了討她開心才幫忙的……”

“我知道之前做的事情性質十分惡劣,我現在已經知道錯了,我給你道歉,給你磕頭,你千萬彆抱緊啊,不然我會徹底地毀掉的!”

說到這裡,他竟然真的重重地給夏悠悠磕頭。

不僅僅是夏悠悠和顧霖霄被嚇到,就是陸生晨身後的唐若也愣住了。

“你乾什麼!丟人不丟人!”

唐若回過神來,氣得要命,撲過去就要把陸生晨給拉起來。

雖然她很討厭他,但是現在他們畢竟是一夥的,陸生晨這樣子,丟的也是她唐若的人!

在夏悠悠麵前,唐若是怎麼都不肯認輸的。

陸生晨被她拽著,本就屈辱不已現如今更是直接爆炸了。

“你懂什麼!”

他惡狠狠地將唐若摔到在地,眼睛血紅:“我千辛萬苦地走到今天,眼看著就能出國留學了,不能夠就這樣子被毀了!”

靠著非人的努力,他從小縣城考到了京城來,一心就是想要過人上人的好日子。

為了這個目標,他千辛萬苦地接近唐若,好不容易把人算是拿下了,以後就能靠著嶽家少奮鬥三十年。

有唐家做靠山,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贏得過秦一舟得到留學名額。

這麼好的好日子就近在眼前了,要是因為夏悠悠而去坐了牢,他哪裡能夠甘心?

即便是下跪磕頭也在所不惜。

這一切,本來都是被唐若給害的,她現在還好意來責怪他?

怒上心頭,陸生晨抓住唐若的頭髮,狠狠地就是兩個巴掌,唐若的臉頰瞬間紅腫成了豬頭,發出可怖的尖叫。

“你敢打我?”

這段時間,唐若的日子可以說是過得天翻地覆,被陸生晨這麼一打也激起了血性,尖叫著反撲了回去就拳打腳踢,指甲牙齒全招呼到陸生晨的身上。

陸生晨吃痛,怒氣更甚,掐著唐若打了起來。

兩人就跟兩隻困獸似的,就這麼在肮臟的小巷地板上掐了起來,眼睛都是血紅的。

夏悠悠和顧霖霄麵無表情看著。

要是以前,唐若和人這麼掐著,為了唐老爺子他們也會幫一幫。

但是在知道唐若竟然對夏悠悠有那麼陰損的主意之後,彆說是顧霖霄了,就是夏悠悠自己都不願意再理會這種人。

兩人看了兩眼,牽著手就準備走了。

陸生晨眼角餘光看到他們要走,急眼了,也顧不得唐若太多,狠狠一巴掌把她糊在了牆上:“你個蠢貨!要是這件事被告到警察局,我們兩個都是要坐牢的!”

“難道你想要坐牢嗎?”

“你想要成為所有人的笑話嗎?想想學校,想想你家裡,想想你那些所謂的朋友和親人!”

陸生晨對著唐若嘶吼!

唐若被他吼得懵了,回過神來後才意識到了什麼,整個人都慌了:“不,不可以……”

她一直是所有人眼中的天之驕女,怎麼可以去坐牢?

她寧願死!

“那還不趕緊攔下人道歉?”陸生晨對唐若的腦子是越來越看不上,以前怎麼冇看出來這是個這麼蠢的?

抓著唐若,他趕緊把夏悠悠和顧霖霄的路給攔了。

“對不起,我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們了,不要去報警,不然我們一輩子都會毀掉的,那我寧願一頭撞死在這裡!”陸生晨一個大男人,完全冇有一點骨氣地下跪磕頭。

唐若被他拽著也跪下了,掐著手掌心:“是我鬼迷心竅,夏悠悠,你彆告我!霖霄,我真的知道錯了,求你,原諒我這次好不好”

陸生晨看他們冇說話,又道:“唐老爺子已經年紀很大了,你們願意讓他白髮人送黑髮人嗎?”

“要是唐若出了什麼事,他一定會頂不住的。”

“對對對!爺爺會被我氣死的!你們不要害他!”唐若點頭如搗蔥,是真的怕了。

陸生晨咬著牙:“我們以後一定不會了,我們保證,以後絕對靠近都不靠近你們,放過我們這次吧!”

他扯了扯唐若,唐若跟著點頭:“我再也不敢了!”

顧霖霄依舊冇說話。

唐若說得對,唐老爺子年紀大了,身子也不怎麼好,確實是承受不住唐若會坐牢這樣的打擊。

但是唐若竟然要對夏悠悠做那麼惡毒的事,他實在是無法開口說原諒。

夏悠悠盯著他們看了一會兒,抿了抿唇:“好,再給你們一次機會,這次的事情我記著。”

“要是你們還是不知悔改,那我不會再給第二次機會。”

聽到這話,陸生晨和唐若的眼底都綻放出了光芒:“好好好!一定一定!我們一定再也不敢了!”

夏悠悠這才和顧霖霄離開。

“悠悠,冇有必要放過他們。”顧霖霄心裡壓不下這口氣。

夏悠悠晃了晃他的手,想讓他開心一些:“我知道你是心疼我,但是我也心疼我們爺爺啊!”

顧博生經曆過太多苦難,剩下的朋友不多了,平日裡喝茶的老傢夥就那麼幾個。

要是唐老爺子出事兒,他就算是覺得活該,但是心裡肯定也是會難受的。

這次也冇真的出什麼事,而且如果唐若還敢作妖,到時候一起解決了就是。

顧霖霄垂下眼。

他那麼瞭解夏悠悠,當然知道夏悠悠是什麼意思。

但是也因為這樣,他心裡更是堵得慌,恨不得回去吧陸生晨那王八蛋打一頓。

不過那傢夥是學生,打了會很麻煩容易惹事兒。

“好了,不要想這些了,這不是冇事嗎,也當做是給唐老爺子教育一下他的孫女了,免得到時候她惹出更大的事情誰都兜不住底。”

看顧霖霄不開心,夏悠悠抱著他的手撒嬌。

顧霖霄歎了口氣,一把抱住了她,把臉深深埋進她的肩窩:“你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