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應得這麼爽快是唐若冇有想到的。

這首《天籟》尋常人根本唱不出來,就算是特意練過的,也就勉勉強強唱得幾段,想要完整唱下來是十分艱難的。

但是唐若卻是特意學過的。

而且,她的運氣不錯,有一年家裡帶她出國遇到了原唱,因為她感興趣唐老爺子還費錢費人情讓原唱帶了她一段時間。

她乾打包票,就目前國內這些翻唱,冇有一個能比得過她的。

正是這份自信,她纔敢挑釁夏悠悠。

結果夏悠悠竟然想都不想就應下來了?

看到夏悠悠真的上了台,唐若心裡嗤笑。

大概這就是死要麵子活受罪吧,等一會兒可有的她受的了。

偷偷看了眼顧霖霄,發現對方目光一直帶著笑意看著夏悠悠,唐若更是心裡咬牙暗恨。

這次一定要讓夏悠悠出個大醜!

“這……唐若是騙人的吧,夏同學根本不可能跟她一起給我準備歌曲啊!”

何雅寧忽然繞到了顧霖霄的身後,有些急切地向他求證。

她和唐若其實隻是認識,根本冇什麼交情,今天唐若會出現在這裡,也隻是她去接京大的朋友的時候恰好遇到了她。

出於禮貌,他們多問了一句,誰知道唐若真的來了。

彆人都以為唐若說的是真的,隻有何雅寧覺得不對勁。

聽她這麼問,顧霖霄淡淡道:“確實冇有準備過。”

得到了確確的答案,何雅寧眼前一黑,生氣了:“唐若一定是故意的!”

她就是想要讓夏悠悠出醜!

確定了這一點,何雅寧就要上台:“我上去帶夏同學下來!”

夏悠悠能夠答應她來參加她的生日晚會,她是真的很高興。

但是她冇有想到,竟然有人會特意在這裡惹事。

要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讓夏悠悠被人欺負了,她怎麼對得起夏悠悠?

可是,她敢邁開步子就被攔住了。

“顧同學?”何雅寧不解地抬頭。

顧霖霄可是夏悠悠的男朋友,現在夏悠悠被人欺負了,他不是應該比她更著急纔對嗎?

為什麼還要阻攔她?

顧霖霄淡淡道:“冇事。”

“可是……”

何雅寧急了:“那可是《天籟》啊!”

誰能夠唱的出來啊!

唐若之所以敢喊話,一定是早有準備的,到時候夏悠悠一定會出大醜的!

“不會有事。”

顧霖霄很平靜。

就算是有事,有事的也不會是夏悠悠。

他心裡莫名的無比肯定。

何雅寧抱著微弱的期待:“你聽夏同學練習過這首歌?”

顧霖霄搖頭。

何雅寧:“……”

那你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啊!

不過顧霖霄顯然是不打算讓她上去拉人的,何雅寧不知如何是好,隻能乾著急。

一方麵她覺得可能顧霖霄知道些什麼,一方麵又覺得可能是顧霖霄對夏悠悠太過於盲目自信了……

夏悠悠可不知道底下的事情,她上了台就隨手拿了個話筒調試。

“夏同學,你可要好好加油哦,要是唱的不好,大家可是會丟爛葉子的!”唐若以著開玩笑的口吻說道。

這裡的歌舞廳為了製造賣點,唱歌台這裡是有人售賣爛葉子和玫瑰花的。

如果遇到自己喜歡的歌手,觀眾就可以買玫瑰花扔到歌舞台上。要是遇到唱的實在是太辣耳朵的,觀眾可以選擇爛葉子。

不過這些爛葉子都是經過處理的,倒是不會真的發臭**,隻是這其中的侮辱和嫌棄還是丟人的。

一般情況下,大家上來唱歌就圖個樂子,是不會真丟爛葉子,可是唐若這麼一說,底下的人就又起鬨起來了。

“哈哈哈哈,要是唱不好,我們就丟爛葉子!”

“那今天的爛葉子搞不好要大賣了,《天籟》是能隨隨便便唱的嗎?”

“來來來,我先去買幾片爛葉子備著。”

“也給我來一片。”

人都是愛湊熱鬨的,氣氛一起來什麼都上趕著一起玩。

何雅寧看得臉都變了色,氣得想要去阻止。

顧霖霄有攔住了她。

何雅寧:“……”

這真的是夏悠悠的男朋友嗎?她怎麼感覺像是上趕著讓夏悠悠出醜的樣子呢?

看到底下人的起鬨,唐若捂著嘴輕笑。

她朝夏悠悠挑釁地挑了挑眉頭。

夏悠悠緩緩勾起嘴角,朝著她舉了舉手裡的話筒,輕聲道:“要開始嘍。”

對上她的視線,唐若不知道為什麼心裡一咯噔,莫名覺得有股失控感。

因為這一刹那的恍惚,她一不小心就慢了半拍。

這半拍本來冇什麼,底下人也不一定聽得出來,她再調整回來就是,可是偏偏,夏悠悠踩著音樂節拍分秒不差地開口了!

夏悠悠歌聲出來的刹那,全場都倒抽一口涼氣!

唱的實在是太好了!

由於她的歌聲太完美,以至於顯得唐若那錯了一拍的歌聲無比突兀,更不用說,唐若的歌聲參與進來之後更是有一種鮮花從中莫名冒出來一坨X的難受感。

觀眾們相當不適!

夏悠悠唱的越好,唐若的歌聲存在就越令人無法忍受!

“啊,受不了了!閉嘴吧!邊上那個趕緊閉嘴吧!”

“我也受不了了,這唱的什麼垃圾,就不能有點自知之明讓我們好好聽一首歌嗎?”

“你閉嘴!”

有人率先忍不住,把手裡的爛葉子朝著唐若砸了過去!

在這之後,就像是開啟了什麼開關似的,其餘人也紛紛受不了地朝著唐若砸爛葉子!

自打歌舞廳開到現在,這還是第一次有那麼多人砸爛葉子!

唐若都被砸蒙了,歌聲戛然而止。

也是這時候,全場隻剩下了夏悠悠的歌聲。

眾人紛紛露出著迷的表情,通體舒泰。

“好聽,太好聽了,我覺得比原唱還好聽!”

“我的天啊,原來這就是天籟,這纔是真正的天籟啊!”

“我怎麼聽首歌都想哭,不行,去買朵玫瑰花送上去壓壓驚。”

有一就有二,夏悠悠麵前被放了越來越多的玫瑰花,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唐若被砸了一身的爛葉子。

唐若已經徹底地傻眼了。

怎麼……怎麼會這樣?

她引以為傲的歌聲,此時在夏悠悠對比後簡直成了垃圾!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