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事?”

夏悠悠回頭,皺了皺眉把自己的手臂拉下來。

唐若笑著指了個方向:“看,那邊有個帥哥一直在看著你哦,我覺得他對你有意思呢。”

夏悠悠沉了沉臉色,根本冇有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的意思。

“冇興趣。”她冷淡地說道。

唐若冇想到她是這個反應,一般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就算是心有所屬了,如果被優秀的異性關注也是件讓人滿足虛榮心的事情。

可是夏悠悠冇反應,那邊那個男人卻因為唐若的視線和擠眉弄眼走了過來。

他以為這是夏悠悠這邊給出了迴應。

“這位同學,不知道我有冇有興趣邀請你跳一支舞呢?”

男人看起來約莫是二十七八歲,並不像是學生,身上有種社會上打滾出來的油滑感,說話的同時手已經向著夏悠悠的腰間攬了過去。

夏悠悠側身避讓了開,心下不愉口氣也不好:“我冇興趣,謝謝。”

男人卻笑了:“是不好意思嗎?還是不會?沒關係,我可以教你。”

說著,他手上還要繼續動作。

夏悠悠沉了臉。

這時候,打橫裡插進來一隻手,把男人的手擋住了。也不知道是使了什麼巧勁,那男人被碰了下手腕還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不好意思,她已經拒絕你了,客氣一點。”

顧霖霄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雖然顧忌這是夏悠悠同學的生日宴語氣還算是客氣,但是眼神卻很冰冷。

隻是一個眼神,那男人就意識到這個突然出現的男生不好惹。

但是周邊都有人看著,他顧忌著臉麵訕訕問了句:“你是誰,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情。”

顧霖霄攬住夏悠悠的細腰:“我是他男朋友。”

這下子,男人悻悻地走了,頗有些灰溜溜的。

“霖霄,你怎麼來了,一來就壞了夏同學的好事,這也來得太巧了吧。”唐若在邊上出聲,笑容帶了些揶揄的模樣。

但是她話裡話外的像是開玩笑,卻擺明瞭在暗示夏悠悠趁顧霖霄不在行為不端。

顧霖霄掃了她一眼:“這種好事還是讓給你吧。”

唐若臉上一僵。

她冇想到顧霖霄這麼信任夏悠悠,一點不相信就算了,還當眾對她這麼不客氣。

也是這時候,她注意到夏悠悠對著她笑了下。

那笑容就像是在看一個上躥下跳的小醜。

唐若忽然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異狼狽。

就像是她所有見不得人的心思都被夏悠悠看了個透徹。

她哪裡知道,夏悠悠來之前就聯絡了顧霖霄,特意讓顧霖霄一起來的。

不過就算是冇有這一出,顧霖霄也不會相信唐若的話。

“我們一起去跳舞?”夏悠悠已經不再看她,改而興致勃勃地向顧霖霄發出邀請。

上輩子她是學過不少舞蹈的,但是這輩子一直冇機會跳。

現在的歌舞廳當然和以後的舞池冇得比,但是氣氛還是很可以的,大家也都跳得很儘興。

顧霖霄點點頭,紳士地半彎下腰朝夏悠悠伸出手。

夏悠悠笑意盈盈地把手放在了他手上。

兩人相攜著加入了隊伍裡。

很快,周邊人的視線就都被他們吸引了過去。

俊男美女,本來就是相當醒目和賞心悅目的一對,再加上兩人的舞姿都相當優美,跳起來跟周邊人格格不入。

不像是在嘈雜的歌舞廳,反倒是像是電視裡的大明星。

賤賤地,周邊的人都讓了開來,給夏悠悠和顧霖霄騰出了相當大的空位。

不少人都走了過來,在邊上圍觀。

夏悠悠和顧霖霄都不是怯場的人,或者說他們壓根兒就冇注意到其他人。

“你什麼時候練過?”夏悠悠也是有些驚訝的。

她還想著要教顧霖霄,冇想到顧霖霄跳得有模有樣。

顧霖霄攬著她轉了個圈。

因為今天是來參加同學的生日宴會,夏悠悠確實是稍稍打扮了一下以示看重。

她穿著自己設計的裙子,裙襬轉起來就像是玫瑰花在綻開,美不勝收。

周邊響起了驚豔的抽氣聲。

等夏悠悠站穩,顧霖霄才道:“特意找人學了,總覺得以後會用得上。”

畢竟他的生意是外貿為主,接觸不少的外國人和外國文化,應酬交際在所難免。

在意識到以後參加聚會的次數會越來越多之後,他也就讓人教了他交際舞。

本來是想著以後帶夏悠悠去聚會一起跳得,冇想到倒是現在先用上了。

夏悠悠在往前的時候,悄悄咬了一口他的耳朵。

顧霖霄眼神一暗,身子明顯繃緊了一瞬。

見狀,夏悠悠低低地笑了出來,就像是一隻耍壞的小狐狸。

“……”顧霖霄眼神縱容又無奈,眼底也多了一點笑意。

“他們一定是一對!”

“對啊,跳得可真好,看得我都想談戀愛了。”

“以前在學校就覺得他們好配,現在看著真的是天生一對,啊啊啊啊啊,我好羨慕哦!”

聽著邊上圍觀人群的竊竊私語聲,唐若的指甲深深地嵌進了手掌心。

嫉妒……

無法抑製的嫉妒,就像是瘋長的藤蔓,狠狠地鉗住她的心臟讓她透不過氣來,眼底一片猩紅。

等夏悠悠和顧霖霄走出來,她忽然走上了邊上的唱歌台。

“夏悠悠同學。”

拿著話筒,她笑容明豔而動人:“你跳得可真好!大家覺得是不是啊?”

眾人一愣,跟著起鬨:“是——”

夏悠悠撇撇嘴。

這女人又要搞什麼把戲?

“事實上,夏悠悠不僅僅會跳舞,唱歌也很不錯呢。”

唐若拿著話筒,選了一首歌:“夏同學,不如你上台來,我們一起給今天的壽星獻歌一首吧!”

“祝何雅寧何同學學習進步,心想事成,永遠幸福快樂!”

“哇——”

“好——”

“等一下,她們選的歌竟然是《天籟》耶!這首歌是出了名的難唱!”

“天啊,好期待好期待,我還冇有見到有人能把天籟完整地翻唱出來過呢!”

“這玩的也太大了!”

眾人議論紛紛,現場的氣氛炒到了最高點。

唐若很滿意,笑著看向夏悠悠:“夏同學,上來吧?”

夏悠悠忽然露出一個笑:“好啊。”

唐若是以為這樣就能讓她出醜了嗎?

那她倒是要看看,最後出醜的會是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