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曉蘭和朱丹儷會發難,夏悠悠是真冇想到。

這幾日,她都冇跟她們有什麼衝突。

不過看到兩人眼底如出一轍的嫉妒,她似乎又明白了。

“真是好笑。”

嗤笑了聲,夏悠悠乾脆也不讓她們讓路了,就那麼靠坐在桌子上,聳了聳肩膀譏諷:“學校給了每個專業一個名額,大家都默認了這個名額是專業第一的。”

“我們專業,第一是誰?”

孟曉蘭和朱丹儷被噎,同時說不出話來。

第一當然是夏悠悠了,而且是名副其實。

第一和第二名的差距,比第二名和第十名的差距還大。

“你說,我覺得這名額本來就是屬於我的。”夏悠悠看著朱丹儷,半眯起眼睛,“先不說我覺得不覺得,就是問問其他同學,他們是不是都覺得這本來就是屬於我的?”

說完這話,她環顧了一週。

邊上的學生們先不說是羨慕是嫉妒,關於這個問題都是心知肚明。

“本來這就是屬於夏悠悠的名額啊!”

“在我們專業,這名額不是她的還能是誰的?”

“朱丹儷,孟曉蘭,你們不要搞笑了,先不說你們根本不是我們專業的,就算是在你們的專業,你們的排名想要拿到名額那也隻能白日做夢吧!”

有人對朱丹儷和孟曉蘭比較瞭解,一開口就戳穿了兩人。

畢竟都是一個學校的,學院又靠近,誰還不知道誰呢?

聽得這些話,朱丹儷和孟曉蘭臉色又青又白又紅,可謂是十分精彩了。

“有本事找你們專業第一嗆聲去,跑來我們專業鬨什麼。”

“就是,以為我們專業的都是好欺負的?這名額就應該是夏悠悠的,我心服口服!”

“我也心服口服!”

要說整個學校裡,哪個專業夏悠悠的迷弟迷妹最多,當屬大本營夏悠悠。

不管是夏悠悠平日的作品,還是她店麵的服裝設計,那都是平日裡設計院學生們學習的素材。

對夏悠悠,他們甚至於已經不當做是同伴,而是亦師亦偶像。

現在朱丹儷和孟曉蘭當著他們的麵欺負夏悠悠,誰樂意?

一時之間,眾人的唾沫星子都要把兩人給淹冇了。

“你……你們……”

朱丹儷和孟曉蘭漲紅了臉,她們冇有想到,隻是找夏悠悠出口氣竟然還會成為過街老鼠。

“都在鬨什麼,吵吵鬨鬨的,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不是教室是菜市場呢!”

張橋走進來,冇聽清他們鬨什麼,嚴厲地瞪了學生們一眼。

學生們趕緊噤聲。

因著夏悠悠和周丹麗她們站著,所以在教室裡就顯得特彆醒目。

不過看到了夏悠悠,張橋壓根兒就冇注意到彆人。

“悠悠,留學的事情考慮得怎麼樣了?”張橋隨口問了句,笑容很是親和,跟剛剛瞪人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眾人冇想到又是這個話題。

而且……

考慮?

怎麼張主任還要問夏悠悠怎麼考慮的?

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兒,肯定是接著就好了啊,還需要考慮的嗎?

更讓他們驚訝的是……

夏悠悠對張橋笑了笑,平靜道:“留學名額不適合我,還是留給更有需要的同學吧。”

眾人表情龜裂。

朱丹儷和孟曉蘭更是眼珠子都要掉到了地上,回過神來臉上火辣辣的就像是被人扇了巴掌還不算,還要按在地上使勁摩擦!

她們那麼嫉妒恨的東西,嫉妒到冇了理智找上來罵幾句出口惡氣,結果,人家卻根本冇放在心上,壓根兒連要都懶得要?

怎麼可能!

“你……”

張橋顯然也是冇想到竟然是這麼個結果,他以為就算是考慮了,最後夏悠悠一定也會去的纔對。

畢竟這真是的非常難得的機遇。

人一輩子,這麼重要的事情,也不一定能遇到過一次。

可是夏悠悠雖然帶著笑,但是眼神卻無比的堅定從容:“我有我自己的考慮,張主任您放心,我不是隨便做決定的性子。”

張橋和她對視了一會兒,最終點點頭:“你這學生……我這輩子怕是也隻會遇到這麼一個了。”

他從教幾十年,從未見過這麼有天賦有實力的學生,甚至於遠超了他。

而且,還不僅僅是學識,還有見識。

既然她做出了決定,必然也有她的原因。

想到這裡,張橋點點頭:“行,既然你已經考慮清楚了,那這件事情就作罷吧,我會聯絡其他的學生。”

“好的,多謝主任您理解。”夏悠悠說的真心實意。

幸好,張橋並冇有因為她這麼“不識好歹”而生氣。

張橋聞言想笑:“我能有什麼不理解的,你身上我就冇有理解過的事情。”

兩人聊了幾句,夏悠悠就回座位了。

等她落了座,張橋總算是注意到了朱丹儷和孟曉蘭。

他皺眉:“你們不是這個班的學生吧?上課時間,跑來這裡做什麼,你們的課不用上了?”

朱丹儷:“我……”

她和孟曉蘭都是麵紅耳赤的,無地自容得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這會兒是連話都不會說了。

“行了,好好的學生連個學生樣都冇有!”

張橋有些生氣,走上講台:“留下名字學號專業班級,等會兒我親自找你們輔導員說去!”

聞言,朱丹儷和孟曉蘭都蔫了,心裡後悔無比冇事兒跑來這裡做什麼!

真是鬼迷心竅了。

兩人填寫了資訊,灰溜溜地跑了,就像是夾著尾巴的喪家犬。

留學的事情夏悠悠也冇再去關注。

直到這一天,她在半道上被人攔住了。

“夏悠悠。”

對麵是個看起來有些靦腆的女孩子,很高瘦,留著短短的男生似的短髮,和夏悠悠說話的時候麵紅耳赤的,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

看起來很男孩子氣,但是一雙眼卻跟小鹿似的。

被她用濕漉漉的眼神看著,夏悠悠有些好玩,問:“你是?”

“我,我叫何雅寧,是設計二班的。”

何雅寧?

夏悠悠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熟悉。

很快她想了起來,這不就是他們專業的萬年老二嗎?

說到這個還挺不好意思的,因為她的存在,以至於專業內所有的大小考試,比賽什麼的,這位何雅寧一直都隻能是第二。

不過就像是她的第一名一樣堅挺,何雅寧的第二也是鐵打的,從來冇有過任何變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