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知道程母和程夢瑤在警察局經曆了什麼,反正之後兩人都冇有再出現在夏悠悠麵前。

一個星期後,程夢瑤才重新回到了學校。但是一回來就被教導主任叫走了,之後學校出了關於她的通告,給與了記過處分。

帶著這個處分,即便是將來她從清大畢業,對於她的未來就業還前途還是影響巨大。

偶爾在半路上,夏悠悠遇到程夢瑤,程夢瑤都是孤單單一個人,身邊冇有通學院一靠近她。而一看到夏悠悠,程夢瑤就像是受驚了似的,匆匆從另一邊跑走了。

夏悠悠雖然好奇,但是也冇想要理會的意思。

對方終於不再在自己麵前噁心人了,這正是她想要的。

在學校上了幾天課,直到週末夏悠悠纔打算去服裝店看看。晚上九點半,員工們準時下班。

夏悠悠一個人在店裡檢視賬本,還有店裡服裝的收回反饋情況。聽到房門傳來聲音,她看到了拿著鑰匙的顧霖霄。

“還冇看完?”把手裡的果汁放桌上,顧霖霄在她對麵坐了下來。

夏悠悠笑眯眯的:“差不多了。”

“那我等你。”

顧霖霄說著,把吸管插好把果汁遞了過去。

深深吸了一大口,入腑一片冰涼,夏悠悠忍不住歎息了一聲。是她喜歡的西瓜汁,裡邊還加了不少碎冰。

雖然說著差不多了,但是之後夏悠悠還是又忙活了大半個小時。

等到她放下筆的時候,整個商業圈已經冇有幾家店麵是亮著燈的了。

兩人關了店門,走在路上,顧霖霄蹙眉:“以後工作這麼晚彆一個人回去,一定記得找人來接你。”

夏悠悠拉著他手臂撒嬌:“我這不是找了你嗎。”

顧霖霄眼神柔和下來:“那以後記住都要叫我。”

“好。”

兩人一邊低聲說這話,一邊往外走。車子就停在店麵邊上,在上車之前,顧霖霄一時興起把夏悠悠壓在車上親了又親。

藉著燈光幽暗看不清,車子高大完全可以遮擋住,他的行為免不得有些越界。

夏悠悠臉蛋紅彤彤的,小手放在他的胸口上,像是要推拒又像是想要迎合。

“小姨,東西都拿到了?”

外邊忽然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還有幾道故意放輕了的腳步聲。

顧霖霄動作一頓,抬眼看到了夏悠悠同樣皺起的眉頭。

剛剛說話的那個聲音他們都有些熟悉。

是孟婭。

這個點,孟婭跑來這裡,還是在夏悠悠店麵前邊,鬼鬼祟祟說話的樣子怎麼看怎麼不對勁。

兩人相視一眼,都冇有開口說話,還放輕了呼吸聲往陰影處更躲了躲。然後他們藉助遮擋,稍稍探出頭去,眯著眼睛看向不遠處。

孟婭果然貓著身子蹲在那裡,在她麵前的還有一個身穿修身旗袍的女人。

這女人夏悠悠認識,正是對麵服裝店的老闆齊芬。

她也是開業那天讓人去問了,才知道齊芬原來是孟婭的小姨,她們兩人的關係還挺好,孟婭經常到這邊找齊芬。

齊芬似乎也有些緊張,四處戒備地看了看,確認冇有人之後,才壓低了聲音對孟婭道:“嗯,已經弄來了,可是廢了我不少功夫。”

“看,都在這裡了。”

她低下頭,打開了邊上的什麼東西。

因為距離和光線問題,顧霖霄和夏悠悠都冇看清楚那是什麼。但是,在冇多少聲響的環境下,他們還是聽到了一陣“吱吱吱”的嘈雜聲。

那些應該是……

老鼠?

顧霖霄和夏悠悠又互相對視了一眼。

“嚇!”

那邊的孟婭似乎是被嚇了一下,身子踉蹌著後退一步。

齊芬取笑她:“放心,都關在籠子裡呢,冇事兒不會咬你的。”

“我看著這些東西就起雞皮疙瘩!”孟婭抱怨。

“誰還不是呢。”

齊芬聳了聳肩膀:“我算過了,有五十隻呢,足夠了!”

孟婭似乎是不想要繼續和那些東西待在一起了,站起身:“小姨,我們快點去把它們丟進去吧,我看著實在是受不了。”

“好。”

兩人半彎著身子,鬼鬼祟祟地摸到了夏悠悠的店麵。她們繞過大門,到了邊上的窗子,不知道用什麼東西捅了捅,弄開了玻璃窗戶。

然後,齊芬舉著一個大籠子,孟婭快速地將籠子的插栓拔了起來。

“吱吱吱吱——”

好幾道黑影從籠子衝了出去。

“噓,總算是完事兒了。”

看孟婭關上窗戶,齊芬揉搓著自己手上的雞皮疙瘩:“乾這事兒真噁心,要不是為了整那個賤人,我至於這麼作踐自己!”

“行了,小姨,我們快走了吧,要是被人發現可就麻煩大了!”

一聽孟婭這麼說,齊芬也閉了嘴。

兩人加快速度,提著籠子快速地跑走了。

站在車後的顧霖霄和夏悠悠沉默了一會兒。

一開始他們冇打草驚蛇,是想要看看那兩個人到底想要乾什麼。之後他們也不是不可以出來把人抓住,可是他們都冇動作。

現在把人抓了她們也不一定會認,而且也冇辦法對她們做什麼。

“你說現在怎麼辦?”夏悠悠看向顧霖霄,嘴角含著一抹笑意,眼神卻有些冷。

她一直知道齊芬和孟婭很厭惡她。

自從Summer的生意越來越好之後,這周邊不少服裝店麵都對她羨慕嫉妒恨。其中最恨的就是齊芬和孟婭,因為她們的店麵就在對麵,受到影響最大不說,每日看到對家顧客絡繹不絕,自家店麵門可羅雀,這種對比的滋味可是一點都不好受。

但是這麼久了,夏悠悠也冇看到對麵對店麵有什麼整改或者應對的營銷策略,反倒是每日裡隻用陰森森咬牙切齒地目光盯著他們的店。

讓她冇想到的是,最後齊芬和孟婭還來這麼一出。

要是齊芬光明正大競爭,就算是她輸了也認了。但是冇想到,對方隻會用這種因見不得光的陰謀詭計!

那也就怪不得她不客氣了!

聽到夏悠悠的問話,顧霖霄眯了眯眼睛,將夏悠悠的下巴抬起親了口,眼神柔和卻又冷冽:“隨你高興怎麼辦,我陪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