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在,夏悠悠的運氣還是很不錯的。

夏爾辰剛好冇有任務,人也在辦公室。

聽了夏悠悠的話之後,夏爾辰當即拍著胸脯打包票:“放心吧,這件事就包在二哥的身上,我一定給你辦的妥妥的,絕對不會在讓那兩個混蛋再敢出現在你的麵前。”

“謝謝二哥,你最好了!”

找人辦事的時候,夏悠悠還是格外懂得能屈能伸的,嘴巴特彆甜。

多餘她這一點,五個哥哥都特彆喜歡。

果不其然,夏爾辰聽了這話就發出了爽朗的笑聲,搞得周邊的同袍兄弟都往這邊看。

“既然我這麼好,你個小冇良心有冇有想我啊?”他問。

夏悠悠眨巴了下眼睛:“當然想了,我還做了衣服和玻璃杯給你呢!等你回來了,我馬上就送你,到時候你帶去基地那邊。”

“不僅僅是我,家裡人都想你。前陣子我們這邊下暴雨,媽媽就在唸叨了,說你那邊要是也下暴雨,你訓練得多辛苦,下著暴雨還要跑步什麼的,可是心疼壞了她了。”

聽到這話,夏爾辰心裡暖暖的,笑著道:“你跟咱媽說,我這其實挺好的,等放假了我馬上回去。”

夏悠悠:“哎,好。”

上輩子到這輩子,夏爾辰都選擇當兵保家衛國,那是他從小到大的理想。雖然聚少離多,但是全家人都很支援他,而且他們的感情並不會因為距離而減少。

這一點,不僅僅是在夏爾辰身上,在夏家所有人身上都體現著。他們是彼此的艱難的後盾,也是彼此的港灣,家不是困著他們的繩索,而是讓他們得以自由飛翔闖蕩的精神寄托。

掛斷電話後,夏悠悠就陪著周彤說話了。

另一邊,夏爾辰一轉頭就看到了身後如狼似虎的目光。

“嗨,夏隊長,你這不厚道啊!”

“什麼時候都談朋友了竟然也不跟我們說,實在是太可惡了吧!”

“想你這樣子板著臉的也有女孩子敢要?天道不公。”

“說的什麼鬼!”夏爾冬一人腦袋上拍了一巴掌,虎著臉,“那是我妹子!”

“啊,就是你經常掛在嘴邊的小妹?”同袍們頓時了悟了,又是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一開始他們不清楚,隻知道夏爾冬板著臉的時候特彆能唬人,訓練起人來能夠讓人恨不得從來冇有投胎來過這個世界上。偏偏,他不僅對彆人狠,對自己更狠,無論是哪方麵素質要遙遙領先於所有人。

這樣子的人,大家當然是敬佩又不敢冒犯的。

直到夏爾冬無意中跟他們說起他的妹妹……

這時候大家才知道,原來這樣子的夏爾冬竟然是個妹控!而要是想要讓他開尊口聊天,聊他的妹妹絕對是最好的選擇。

這不,他們才這麼說,夏隊長就一臉嘚瑟地點了點頭。

“天天聽你說,你不如給我們看看你妹子長什麼樣唄?照片什麼的你一定有對不對!”眾人出聲起鬨。

夏爾辰一看這些糙漢,瞬間嫌棄得不行::“滾,就你們這些豬還想拱我家的小白菜?反了天了呢是吧,走,都跟我到外邊好好比劃比劃去!”

一聽這話,辦公室裡瞬間哀鴻遍野。

夏爾辰冷哼了生,冷酷無情。

但是他心裡也是糟心啊,這些豬拱不到,還真有隻拱到自家妹子了!

嘖,心煩。

今天不把這群傢夥走成豬腦子,這股子氣是下不去的了。

……

倒了警局,夏悠悠和周彤把事情都交代了,然後警方就讓她們回去了。

至於程家的母女,自然是被扣押了下來。

在夏悠悠離開的時候,程家母女都都成篩子了。

回去的路上,夏悠悠堅持要把周彤帶去衛生所再檢查包紮一遍傷口。

周彤是拒絕的:“不用了,就是一個小傷,現在都已經止血了,過段時間自然就好了,真冇必要特意再去浪費錢。”

“這傷口可是在你的額頭上,要是留疤了可是會變醜的,你怎麼能不在意一點?”夏悠悠不讚同。

不管怎麼說,周彤這傷口都跟她有關係。彆的還能順著對方,這事兒那還得她說了算。

周彤冇法子,隻得跟著去了。

事實上,哪個女生不愛美,她也不想要破相啊。

這不是冇錢嗎?

她不知道夏悠悠會幫她出錢,可是她也不願意這樣,誰的錢都不是大風颳來的。

衛生所的醫生檢查過後,也說了傷口不大:“回去注意點,先不要碰水也不要吃太過於刺激的食物,明天拆了紗布就上藥就行。”

“那會不會留疤”周彤一直冇說什麼,夏悠悠卻追問著。

醫生:“這不好說。”

周彤看夏悠悠臉色不好,趕緊安慰:“就算是有疤痕也沒關係啦,這地方可以留長劉海擋住的。再說了,我又不是你這樣子的一張臉,本來就挺糙的,就算是留疤了也無所謂。”

“說的什麼傻話!”夏悠悠在她的腦袋上敲了一下。

回了宿舍之後,夏悠悠一直對著周彤的額頭若有所思。周彤感覺到了,心裡很無奈。

她知道夏悠悠是內疚了。

當天晚上,夏悠悠冇有在宿舍住。第二天中午,她纔回來。

一回來,她就把手上的兩款藥膏給了周彤:“這個是幫助傷口癒合的,這個是可以去疤痕的!”

“你今天就開始每日三次塗抹到傷口上,不可以偷懶。隻要堅持,你額頭上肯定不會有疤痕!”

“這……”看著這兩款藥膏,就算是上麵冇有什麼標簽,但是周彤還是知道價格一定不會便宜。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意思,夏悠悠擺擺手:“我去我四哥拿的,不要錢!這都是他自己調配出來的藥膏,效果秒殺市麵上的其他所有藥膏,你放心塗。”

所以,夏悠悠是特意為她回家去了?

想到這個,周彤很是感動,一把拉住夏悠悠的手:“悠悠,你對我實在是太好了!”

“我們是朋友啊,之前你不也總是幫著我嗎。”

看到她這個樣子,夏悠悠反而是不好意思了。

周彤眼睛濕漉漉的,兩頰飄紅:“那我們一定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哦!”

夏悠悠:“……好。”

她是冇意見,但是能夠不要用這種互許終身的眼神看她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