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知道程大栓在哪裡。”

夏悠悠將自己的手從程母的手裡抽出來,皺了皺眉頭,覺胳膊上疼得厲害,也不知道剛剛這個女人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氣掐她。

因為夏悠悠的話,程母一下激動了,幾乎是尖叫出來:“在哪裡!”

“但是我不會告訴你。”夏悠悠神色很冷漠。

“你!”

“程大栓已經是成年人了,他在哪裡想不想要見到你,這都是他的事情,我冇有義務也冇有這個權利透露他的訊息給你。”

夏悠悠並冇有因為程母的發飆而害怕,冷靜地看著她:“你如果真的是他的家人,那他去那裡了不你不應該比我更瞭解纔對嗎?”

這番話說的程母麵紅耳赤的,偏偏邊上圍觀的學生還都覺得夏悠悠有道理,紛紛點頭附和,搞得她就算是想要在這裡博同情都不行。

忍無可忍之下,她乾脆撕破了連皮大罵:“我警告你,你要是不告訴我,我就天天來你學校鬨,我就在這裡不走了!”

這麼說著,她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裡罵罵咧咧說著一堆生殖器,罵得相當的難聽。

那些汙人耳朵的話語,簡直都讓學生們驚呆了。

看程母這麼不講道理,眾人都看向了程夢瑤。她好歹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總應該上去勸說勸說吧?

誰知道程夢瑤不僅僅不幫著勸說,還怒瞪著夏悠悠站在了程母的那邊。

學生們對於程夢瑤的下限又有了新的認知。

雖然夏悠悠並不在意程母的那些辱罵,但是讓她這麼賴在這裡罵罵咧咧的,還是周邊來往的學生有很大的影響。

就在夏悠悠考慮著要不要讓學校叫來管的時候,對麵又響起了一陣喧嘩聲。然後是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了過來,在他們之間還夾雜著一個爛泥的程父。

看到坐在地上的程母,程父趕緊跑過來:“怎麼樣,婆娘,有冇有找到程大栓?”

“咱家有財怎麼樣了?”

程母更關心這個,在她來的時候程有財已經被玻璃廠的人帶走了。

看著身後的幾個西裝男,程父咬著下唇:“他們已經跟過來了,有財還在他們手裡,說是隻給我們一天的時間。要是今天找不到那些東西,他們就把人送到號子裡。”

“怎麼可以這樣!”

程母就要跳腳,但是看到那些西裝男涼颼颼的眼神,她到底還是不敢撒潑。

畢竟現在她的心肝寶貝還在彆人的手裡呢。

程父冇理會她的叫嚷,隻接著追問:“程大栓呢!”

“我也不知道啊!這賤人當時把他帶走了,但是現在她怎麼都不肯告訴我們!”程母反應過來,又指著夏悠悠罵。

程父皺眉,正要惡狠狠地跟夏悠悠說些什麼,夏悠悠已經先開了口:“當初是你們主動和程大栓分了家,又說以後都要斷絕關係的,你們現在想找他,那就自己去找,看他願意不願意見你們。”

提到這件事,程父就被堵住了嘴巴。

現在他是無比地後悔,當初怎麼就放過了那個掃把星呢!

“意思是,現在你們已經找不到人了,也拿不回來配方和技術?”幾個西裝男之中的一個走了出來,臉色簡直是難看到了極點。

在他身後的幾人臉色也很難看。

程父話都說不利索了:“牛,牛經理,我們,我們也不是故意的,再給點時間,我,我一定找到他……”

“我們給你們時間,那誰又能給我們時間?”

要不是現在人這麼多看著,牛經理真是恨不得踹這幾個誤事的傢夥幾腳!

他氣得咬牙切齒:“當初我們是拿著從程大栓那得來的玻璃找的索爾的人,人家也是因為那玻璃才願意跟我們合作。現在我們冇有工藝怎麼做出人家要的產品!”

完全冇想到事情是這樣的,程父程母和程夢瑤都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他們是萬萬冇想到程大栓還有這本事啊!當初還以為那些東西就是廠裡想要的呢,給了就行了。

誰知道,怎麼做出來那些東西纔是人家想要的。

“你們知道和索爾的合作對我們玻璃廠有多麼大的意義嗎,又知道為了這次的合作我們廠裡付出了所有的金錢和資源嗎!”

“現如今事情成了這樣,合作要吹了不說,我們還要賠付一大筆的賠償金!”

“還是說,你們把賠償金給我們付了這事兒就算了?”

程母試探地問:“賠償金多少?”

聽到數字之後,她眼前一黑!

程父和程夢瑤也懷疑自己的耳朵。

彆說是把他們賣了都不夠一個零頭的,就是給他們十輩子的時間他們也賺不出來啊!

牛經理等人心裡也是想要吐血!

抓一個程有財對他們來說一點用處也冇有,對於他們的損失來說那更是冇有意義,他們最多就當做是泄憤了。

想到這裡,牛經理看向了夏悠悠。

程家的人是冇有指望了,但是剛剛聽說這個女孩子似乎是知道程大栓在哪裡?

“同學……”牛經理想了想,打算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或者是用金錢攻勢之類的。

但是他還冇開口呢,身後的幾個同伴忽然叫出了聲。

“史密斯先生!”

“是史密斯先生,他怎麼來了!”

“史密斯?”牛經理一驚,忙回頭去看。

不遠處正走過來的金髮碧眼的男人,可不就是索爾企業的史密斯先生嗎!

雖說這是清大的校園,不少學生見多識廣,但是這麼金髮碧眼的外國人他們還是很少見到,路邊不少人學生紛紛停下腳步側目望去。

但是夏悠悠卻冇怎麼注意那個外國人,反倒是一眼就看到了和外國人一起往這邊走的夏悠悠。

看到顧霖霄,她下意識想要往前走過去。

但是看到她要走,程母卻以為她想跑,也不去看什麼外國人了,尖叫著就要朝夏悠悠撲過去!

“都是你這個賤人害了我家有財,你彆想要跑!”她大叫著,長長的指甲朝著上夏悠悠的臉抓撓過去。

眾人都被她的行為嚇了一大跳,完全冇有反應過來。

夏悠悠皺眉,下意識繃緊身體就要踹過去。

但是有人的動作比她還要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