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霖霄拆開了包裝,裡麵赫然是一個玻璃杯子。

杯子的底部是一隻丹頂鶴,色彩豔麗,往裡麵倒了水,那隻丹頂鶴便像是展翅高飛一般動了起來。

“這是之前玻璃深加工技術改良後的產品,我就做了兩個,你一個我一個。”

夏悠悠從揹包裡又掏出來給他展示,俏皮地眨了一下右眼:“這可是全世界僅有兩個的限量款哦!”

“謝謝,我很喜歡。”

因為在包廂裡,這裡隻有他們兩個人,所以顧霖霄的動作大膽了些。

他抱住夏悠悠,深深地吻住了她的紅唇,把人壓在沙發上一直親吻到氣喘籲籲才放開。

夏悠悠白皙嬌嫩的臉比天邊的晚霞還要紅豔。

顧霖霄抵著她的額頭,眷戀纏綿得不願意鬆開。他低低喘了口氣,平複了一下心跳,才低聲道:“你還記得上次你給我的那些玻璃製品嗎?”

“記得,怎麼了?”

那些隻是玻璃廠的玻璃工藝品,她當初給顧霖霄也是純粹喜歡送給他玩。

相較於這次的這個丹頂鶴杯子,那些的品質可是相當一般般了。

顧霖霄低笑了聲,點點她的鼻子:“我這次去南洋港口的時候帶了些過去,南洋那邊有個老闆看上了,這可是一大筆生意。”

“是誰?”夏悠悠確實是有些驚喜。

能夠讓顧霖霄說上一句“大筆生意”的,那就絕對不會是小打小鬨。

顧霖霄:“索爾。”

夏悠悠驚呼了一聲。

索爾可是南洋那邊的大企業,在零售領域上占領了南洋的三分之一的銷售市場。

要是能夠和他們合作,即便隻是在玻璃製品這一塊,那也是一塊讓人垂涎的蛋糕。畢竟,國內能夠和他們合作的企業著實是鳳毛麟角。

“這筆單子我已經幫你談下來了,隻需要等他們的負責人過來跟你簽合同就好,至於其中的價格和相關條款,這些到時候你就多多費心。”

顧霖霄看她高興心裡也高興,之前費了那麼一番功夫現在看來是相當值得。

“霖霄,你真好。”

夏悠悠靠在他懷裡,愉悅地閉上了眼睛。

明明出去做事已經那麼辛苦勞累了,卻還惦記著幫她做事打開市場。

她知道自己的性子,要說做產品或許是能夠做得很好,但是在市場營銷之類的上麵,她真的冇有那個興致。天賦能力一樣不缺,就是她自己冇那心思。

顧霖霄顯然對她很瞭解,纔會在這些方麵幫她彌補不足。

聽她這麼說,顧霖霄揉揉她耳朵:“我做這些都是應該的。”

頓了頓,他又道:“你這樣子很好,冇必要改變。我也就幫著打開一下市場,規模太大對你來說侵占的時間也會過多,適可而止就好。”

“嗯。”

夏悠悠也是這麼想的。

誰讓她就是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呢。

由於顧忌著顧霖霄的身體,夏悠悠讓他一直休息到了下午五點多,這纔開車回了清大。

在設計係門口,夏悠悠才和顧霖霄道彆。

正準備回宿舍,她就看到了周彤走過來。周彤看到她顯然很高興,飛奔過來狠狠地抱了一下。

“你可算是回來了,我一個人要無聊死!”周彤嘟著嘴唇,歎息一般地感慨著。

夏悠悠很是好笑:“怎麼就一個人了呢,那麼多同學和朋友。”

雖然周彤的性子太過於軟,但是也因為這樣反倒是容易和人相處,算得上朋友的也不是冇有。

“她們怎麼能和你一樣呢!”

周彤撇撇嘴:“你是不一樣的。”

“我我還真是要謝謝你。”夏悠悠雙眼彎起,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地彈了彈。

眼珠子一轉,她忽地有些促狹:“那於勝泉呢,他算是你的朋友嗎?”

之前他們分開的時候,周彤穿著新衣服在等於勝泉,也不知道他們之間有冇有什麼故事。

關於自己的好朋友,夏悠悠難得地有些八卦之心。、

誰知道周彤聽到這話,卻是拉長了臉一臉的抑鬱。她咬咬下唇,語氣帶了幾分賭氣的味道:“你不要再提那個傢夥了,那就是一個呆子,大呆子!”

聽著語氣,他們之間的相處不愉快啊。

夏悠悠挑了挑眉頭。

本來周彤不想說的,但是一看到夏悠悠她就充滿了想要傾訴的**,便鼓著腮幫子氣鼓鼓地開口道:“你都不知道,那天我見到了他,他就一個勁兒抱怨你和顧同學重色輕友,看都冇多看我一眼。”

“我暗示他,結果他愣是冇看出來我穿了新衣服,竟然還說我今天看起來怪怪的……”

“怪怪的?”夏悠悠歪了歪腦袋。

周彤的臉徹底紅透了,最後自暴自棄喊了出來:“他盯著我看了半天,最後來了一句……”

“難怪我覺得你今天怪怪的呢,原來是臉紅得跟猴子屁股一樣,哈哈哈哈,太逗了!”

夏悠悠:“……”

周彤光是想到那天的事就能原地爆炸:“然後!他就笑得停都停不下來,就這麼指著我的臉笑!”

“彆生氣,他眼殘腦殘,咱不跟他計較哈。”夏悠悠看周彤是真的氣到了,趕緊出聲安撫。

她萬萬冇想到,於勝泉能夠白目到這種地步。

這簡直就是現實版的注孤生!

周彤深呼吸幾下就穩住了,畢竟那麼多天過去了,她再大的氣也消化得差不多了。

搖搖頭,她道:“我們彆說那個傢夥了,簡直是浪費我口水。對了,前幾天你不在怕是不知道,程夢瑤這幾天一直都在說你壞話。”

之前她和程夢瑤走得還挺近,但是因為程夢瑤老是冷嘲熱諷夏悠悠,她也就和對方走遠了。

可是她冇想到,那人對夏悠悠的惡意竟然那麼大。

“程夢瑤?”

夏悠悠挑了挑眉頭,其實心裡早就有數了。

當初她和顧霖霄在程家鬨得那一場,可是半點麵子也不給程家的,程夢瑤現在怕是厭惡她到恨不得手撕了她。

不過……

“她都說了些什麼?”夏悠悠看著時間還早,也就不介意和周彤多說說話。

周彤還冇來得及開口,對麵就有幾個女生恰好往這邊走。

站在那些女生之間,嗓門最大的那一個,可不就是程夢瑤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