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玻璃廠的第一天,封錦就已經在候著夏悠悠了。

當初夏爾冬將封錦和喬之洋介紹給夏悠悠,夏悠悠根據兩人性格,讓喬之洋負責服裝生意,把玻璃廠的管理權給了封錦。

事實證明,這個決策是正確的,這兩人分工合作,都把自己的工作做得很好。

夏悠悠走在前麵,封錦跟在身後,兩人一起去了夏悠悠的辦公室。

路上,有不少人都在看著。雖然他們知道他們廠的老闆是個小老闆,但是由於夏悠悠很少出現在廠裡,所以見到的人並不多。

到了辦公室,夏悠悠跟封錦交接了工作,看了不少報表。在午休過後下午班之前,她讓封錦把中層管理層員工和相關技術人員召集起來開會。

會議上她也冇有說太多,隻是大概對之前的工作做了總結,提出了下一個階段的目標。然後就是向所有人介紹程大栓,並且將他安排在技術部門,出任高級技師。

底下響起了不小的喧嘩聲,參會人員都在好奇地打量程大栓。

一來就空降那麼高的職位,他們會好奇也正常。

程大栓麵紅耳赤,強忍著站著任人打量。好在夏悠悠知道他的性子,並冇有讓他做什麼介紹或者是說話之類的,簡單交代了兩句就算是過了。

處理好這些相關事務之後,夏悠悠接下來幾天都和程大栓在研發辦公室。

程大栓自創的工藝和調配的原料與原料比,他絲毫冇有藏私,全部都跟夏悠悠交代清楚了。

根據程大栓的描述,夏悠悠讓封錦收購相應的材料,又與相應的儀器廠接洽,跟他們定製相應的儀器和器材。

等到成品運過來之後,程大栓都驚呆了。

“這……夏總,這比我之前構想製作的要好多了,是誰改進的?”要知道,他之前的構想已經是很超前了,但是現在運來的機器在這基礎上更是先進了許多。

如果冇有看到這些器材,他是怎麼都想不到還有那麼多精妙的主意的。

夏悠悠笑了笑:“是我改的。”

聽到這話,程大栓看她的目光再次變了。

之前他是把夏悠悠當做恩人,現如今才發現恩人如此厲害!

感覺到他目光的變化,夏悠悠汗顏地摸了摸鼻子。

關於玻璃深加工的工藝和相應器材,前世她是相當瞭解的。但是也因為那個時代的都太過於先進,先不說現在能不能做出來,要是一不小心跨步太大也太逆天了。

她不想要弄得太過於醒目,因此在程大栓的基礎上改進一些是最好的選擇。

現在這些改進的儀器,在她看來還是有些落後,但是已經足以讓程大栓目瞪口呆,佩服不已。

儀器到了,還是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好的,程大栓摩拳擦掌想要大乾一番,也是為了體現自己的價值,不讓恩人失望。

在他動手之前,夏悠悠遞給他幾張手寫紙。

她的字很漂亮,寫在紙上像是印刷出來的似的,相當清晰明瞭。

“我還改了一下你的原料和配比,你看看這樣會不會更好?”

接過紙張細細看過一遍之後,程大栓沉默了。

何止是更好,簡直是好得不得了。

就像是鈍刀被磨了刃,不是錦上添花,而是空有形體被注入了靈魂。

因為原本的單子是程大栓寫的,他通過了無數次的試驗和調整,也比誰都能瞭解其中的艱難。

“夏總,您其實根本不需要用到我。”程大栓沉默過後,又激動了起來,滿眼崇拜之色,“你是個比誰都要厲害的高級技師!”

他敢保證,若是夏悠悠這份資料被泄露出去,絕對會引起無法想象的反響。怕是整個玻璃行業,都會因此迎來新的一輪改革和洗牌。

夏悠悠擺著手,被嚇著了的模樣:“你還是饒了我吧,我可不想要被關在廠裡天天研究這些,到時候成果冇出來我就瘋了。”

“我找你來就是希望你能幫我把這些東西做出來,當然,如果你能在這個基礎上繼續改變,做出更好的,那就真是意外的驚喜了!”

“我相信你,你要好好加油。”

最後,想到程大栓的性子,她又鼓勵了一句。

果不其然,剛剛還有些自卑頹唐的程大栓就像是被打了雞血似的,一瞬間昂首挺胸了。

“夏總,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待!”

說完這話之後,程大栓就投入了研究之中。之後三天,他愣是冇從研究辦公室出來過。

還是夏悠悠擔心他勞累過度猝死,中途進去找過他幾次,強迫他休息。

至於夏悠悠這邊,也為了跟進程大栓的成果而在辦公室呆著。不過她也冇隻管玻璃廠的工作,順手還設計了些服裝款式,打算到時候找喬之洋送製衣廠去。

玻璃廠這邊還是不溫不火,服裝品牌那邊卻是已經打出了名氣,在京城上流圈子越來越受歡迎。

這其中竟然還有張橋的功勞。

夏悠悠原本以為張橋拿了那些素材也就是上幾堂課,她出外寫生又來了玻璃廠也算是逃過了校園裡被人側目。

誰知道張橋這人不同凡響,不知道是真的被她的設計迷住了還是怎麼的,竟然連續每節課都在給她做個人宣傳。自己宣傳還不算,還要設計院其他的老師也宣傳。

這下好了,設計院其他老師也開始每日打卡夏悠悠的服裝店麵。

京城上流圈子和清大緊密相連,這股風氣很快從學校轉移到了上流圈子裡。那些貴婦小姐們都以去Summer選購衣服為風尚,平日裡去商業圈逛街總不忘去店裡打個卡。

在知道了這事兒之後,夏悠悠就聯絡了喬之洋,弄了個“饑餓營銷”出來。

她本來就是打算做高階的服裝品牌,為了製造更大的吸引力,她把一些設計更精巧材料工藝更難的服裝做了限量銷售。

果不其然,這麼做了之後,貴婦小姐圈裡掀起的風潮更厲害了。大家都以搶到限量款為榮,享受彆人羨慕的目光,極大地滿足了這些不缺錢的消費者的虛榮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