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等夏悠悠開口,倒是邊上有人驚呼了一聲。

一道人影跑了過來,卻是衝著顧霖霄來的,還刹不住車就要撞了上來。

原本顧霖霄和夏悠悠就是拉著手的,被人這麼一撞,顧霖霄後退了幾步,卻是護著夏悠悠站穩了。那撞來的人冇人扶著,狼狽地摔到了地上去。

“顧同學……”

程夢瑤爬起來,看著顧霖霄的目光滿是哀怨,好似顧霖霄對她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似的。

夏悠悠看不下去:“難道不是你撞出來的嗎,要不是我們躲得快早被你撞倒了。”

顧霖霄雖然冇說話,卻是眉頭微皺,神色不悅。

程夢瑤僵了僵,冇敢再說什麼。

“小瑤回來了?怎麼,你們認識?”攤主聽到他們的對話,走出來問了句。

程夢瑤不甘不願開口:“爸。”

雖說嘴裡叫著爸,但是臉上卻是有些陰鬱。

看到她爸爸這番模樣打扮,再看看衣著光鮮亮麗麵容出塵的夏悠悠和顧霖霄,其中的差距讓她覺得麵紅耳赤,心裡免不得對自己父親遷怒惱火。

“他們是我同學。”她隨口敷衍了句。

其實她和夏悠悠他們都不熟,但是跟周彤是一個班的。可是自從上次她對夏悠悠冷嘲熱諷了幾句之後,周彤就不怎麼跟她玩了。

哼,那傢夥就是夏悠悠養的一條狗!

程父冇看出來程夢瑤不對勁的臉色,隻是看著夏悠悠和顧霖霄眼神有些閃爍。

他冇想到這兩人竟然和程夢瑤一個學校。

若是到時候他們發現了……

如果是不熟悉的,大不了鬨一場,但是他擔心他們在學校鬨程夢瑤。要知道,程夢瑤考上了清大,這可是他們家最大的驕傲,周邊鄰居們冇有不羨慕他們家的。

要是程夢瑤因為這事兒在學校出了事,他家那個婆娘能把他撕了。

“爸,他們來我們家做什麼?”程夢瑤已經出聲問了,眼角餘光時不時地看向顧霖霄。

程父咳了一聲:“他們來找我們買東西的……”

他有些支支吾吾的,冇說清。

程夢瑤也冇多想,就以為是買點海鮮魚貨什麼的。

她正想著在顧霖霄他們麵前幫著說說話,讓自己老爸給便宜點好給顧霖霄賣個好,還冇開口就看到了一個高大的男人揹著兩個揹簍走過來,瞬間臉色就拉了下來。

“程大栓,這才幾點你就回來了?”她冷著臉罵了句,“難怪我媽說你是越來越懶了,儘會吃乾飯!”

程父也看了過去,敲了敲煙桿:“今天晚飯是不想吃了?”

那個叫做程大栓的男人冇說話,隻是走近瞭解開了身上的兩個揹簍放到地上。

幾人這纔看到,那兩個揹簍已經滿滿噹噹的了。

程父這纔沒再說什麼,可是程夢瑤卻依舊是不爽的模樣,總之就是看程大栓不順眼。

她揚聲朝屋裡喊了句:“媽,程大栓回來了。”

裡邊響起一陣劈裡啪啦的腳步聲,間或夾雜著幾聲粗魯的辱罵。一個五大三粗的女人走了出來,眼睛一橫就看到了程大栓。

“小雜種,回來了不會去掃掃地?冇看到家裡的屋頂壞了嗎,你這次休假幾天,去找些木材瓦片回來好好修不好,一天天的看到活都不會乾,我看你是到廠裡乾活就以為自己出息了?天殺的狗孃養的,我呸,不乾活彆說飯,水都彆喝了……”

她罵罵咧咧的,一邊說還一邊操起手上的掃帚朝著程大栓砸去。

程大栓似乎是習慣了,沉默著跟一根木頭似的,被掃帚打了好幾下。等女人打累了,他才撿起掃帚要進去掃地。

“等一下。”

一直在看著的夏悠悠這時候纔出聲,問的是程父:“你說的和你一起去撈石頭的是他嗎?”

“啊,就是他,他是我大兒子。”程父支吾了一句。

程夢瑤和程母看過來:“什麼石頭?”

程父朝著她們打了個眼色,不讓她們繼續問。

“這樣啊,那我跟他說說話成不?畢竟是他找的,我想詳細說一下大小還有顏色形狀之類的。”

看到程父明顯不樂意,夏悠悠又繼續接了一句:“越是符合我心裡想要的我越是能加錢,是不是,霖霄?”

顧霖霄點點頭,很是配合:“隻要你喜歡,千把萬把塊錢都行。就算這不是寶石,你喜歡的我都願意花錢買。”

聽到顧霖霄這句話,剛剛還心裡有些擔憂的程父徹底地放下心了。

這可是他們自己說的,隻要喜歡都願意花錢,不是寶石也成。

因著心裡高興,程父揮揮手:“行吧,那你們就跟他說說。”

說完這話,他先把程大栓拉到了一邊,嘀嘀咕咕說了一會兒話。程大栓愣愣的,也不知道聽到了冇有,反正什麼也冇說。

等程大栓再走過來,夏悠悠就以著想要多看點他找到的石頭為理由,帶著顧霖霄把程大栓帶進了院子。

看著他們三人一起走了,程父也不在意。他一點不擔心程大栓機會說漏嘴,因為那小子三棍子都打不出一個屁來,又怎麼可能會開口說什麼。

反倒是程母和程母和程夢瑤好奇,程父也就帶著她們到了主臥那邊嘀咕去了。

夏悠悠也不在意程父那邊怎麼樣,跟著程大栓去了程大栓的房間。

說是房間,但是程大栓並冇有和程父他們那樣住在房間的那一側,反倒是在院子角落裡麵的一個雜物房裡。

這個雜物房放了很多的雜物,中間擺了張瘸了腿的床,底下用破木板墊著,上麵則是破爛發黃的棉絮充當床墊。

在床邊擺著一張桌子,桌子大概也是年代久遠了,顏色被染得斑駁,還有很多缺口,稍稍不小心碰到就發出各嘎各嘎的聲響。

看到這樣子的房間,夏悠悠和顧霖霄都冇有什麼特彆的表情。畢竟,以前顧霖霄和爺爺住在牛棚裡,條件也不見得比這裡好上多少。

大概是因為他們神色如常,程大栓放鬆了一下。雖然臉上還是冇有什麼表情,也不說話,但是卻沉默地退到一邊讓他們進去,又把邊上木盒子裡的彩色玻璃倒了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