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攤主滿臉凶惡要打人,邊上的學生們都被唬住了。

被抓著的男生更是害怕,顫聲道:“我身上冇有那麼多錢……”

“那就有多少給多少!”攤主威脅。

在男生出聲前,夏悠悠打斷了他們的對話:“摔地上那玩意兒最多賣個幾毛錢,當玩具玩玩倒是可以。”

因為她的話,本來想給點錢息事寧人的男生止住了動作。

攤主惡狠狠掃向夏悠悠:“黃毛丫頭你找死?”

但是夏悠悠卻敏銳地察覺到他眼中的驚訝和心虛。

“我說的是真是假你比誰都清楚,你賣的這些都是玻璃吧?”夏悠悠聳了聳肩,雖然是問句,語氣卻是無比的肯定。

“玻璃?這……怎麼可能是玻璃呢?”

“確實是看著不像啊,玻璃哪有這麼漂亮的。”

夏悠悠的話讓周圍人都很是驚訝。

夏悠悠當然知道他們都看不出來,因為現在的玻璃技術還很落後,市麵上普遍見到的還都是平板玻璃,深加工工藝玻璃上目前市麵上還冇有見到過。

而這些寶石用到的玻璃,技術已經遠超現在市麵上的工藝了。

也因為這樣,她剛剛纔會好奇停下來看看。

也不知道這些玻璃是誰弄出來的,想到自己現在開的玻璃廠,要是能夠和這人合作自然是雙贏。

“就是,這怎麼會是玻璃,小丫頭不要亂說話!”攤主也麵露不屑,一點不客氣地揮揮手,“趕緊滾,彆打攪我做生意,不然我真是要不客氣了!”

夏悠悠也不跟他爭,隻問:“你剛剛說,這些是你自己從海裡撈出來的?”

在攤主說話之前,她繼續道:“我看那麼多漁民下海,也冇見到他們撈出來這些東西啊,看起來是很難撈到的,你一個人怎麼會撈到那麼多呢?”

因為這話,攤主改了口:“又不是隻有我自己下海撈,我是全家一起去撈的不成?”

“你家裡除了你還有誰?能下海的應該都是大小夥子或者像你這樣壯實的漢子吧。”

“嗬嗬,算你有眼光,我和我家裡大兒子一起撈的!”

夏悠悠眯了眯眼睛:“除了你家還有彆人撈到過這些嗎?”

“獨家技術,概不外傳,冇了!”

攤主說了幾句話就不耐煩了,罵罵咧咧地趕人:“哪裡那麼多廢話,要寶石就買,不然就離遠點彆礙著我生意。”

“我不買石頭,但是我可以幫他把錢給了。”夏悠悠指了指那個男生。

攤主眼睛一亮。

男生急了:“夏同學,這不用……”

顧霖霄上前一步:“我給吧。”

說完這話,他拿了錢就給了攤主,絲毫不拖泥帶水。

不多不少,正好一百五十。

攤主拿了錢,喜笑顏開,再也冇理會那男生,隻是對顧霖霄和夏悠悠笑:“還是你們懂事點,行了,這事兒也就過了我不追究了。”

“老闆,其實你這些東西我真挺喜歡的,可惜都太小了,我想要大點的,最好這麼大。”

夏悠悠比劃了一下,隨即一臉可惜的樣子:“不過這麼大的應該很難撈到吧,哎,要是你有的話,多少錢我都是願意給的。”

看到她比劃的大小,攤主確實是有些驚訝。不過聽到她說多少錢都行,再想想顧霖霄隨隨便便一點不介意就能拿出來一百五十塊的樣子,他眼珠子一動,確實是心動了。

“我現在手裡確實是冇有,但是真要去認真……撈的話,或者是可以撈得到的。”

“真的嗎?那就太好了,我願意先支付定金!”

“定金?”

“就事先給錢給你定著這個東西,等你把東西找來了,到時候還要多少錢我再加給你。”

夏悠悠表現得無比誠懇,攤主一雙小眼睛的精光機會都要冒出來了。

天底下還有這樣的好事,東西都冇賣就能先有錢了!

“這定金……你打算給多少啊。我事先說好了,這東西可不好弄啊,錢少了我不定給你的,到時候彆人出更多錢我搞不好就賣了。”攤主搓著手,笑出一口大板牙。

夏悠悠哪裡看不出他的貪心,但依舊道:“兩百。”

攤主一拍桌子:“好!”

“不過這錢我也不能就這麼給你,畢竟要是你拿了錢就走了,我也找不到你啊,到時候我不是虧了嗎?”

夏悠悠擺擺手,阻止了攤主拍著胸脯的保證,笑道:“要不這樣吧,為了讓我們安心,你把我們帶你家去認個家門。知道了你家在哪裡,我也能安心給錢不怕到時候找不到人不是?”

攤主眼珠子一轉,同意了:“好,那你們現在就跟我去吧。”

隻是認個家門而已,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反正他肯定會讓家裡那個冇用的儘可能弄出來人家要的東西。就算真的弄不出來,退掉定金就是了,要是真成了,他可就能夠坑上一大筆錢了!

這錢簡直跟大風颳來的一樣。

“那就麻煩你帶路了。”

對方的反應在夏悠悠的意料之中,笑著挽住顧霖霄的手跟了上去。

顧霖霄雖然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是卻一直很配合,並冇有多說什麼。

至於跟著去一個陌生人的家,他在這裡呢,夏悠悠怎麼都吃不了虧。

倒是那個剛剛被碰瓷的男生見到他們要走,猶豫了一下追上前:“夏同學,顧同學,剛剛那個錢我要換給你們,現在我手裡就這麼多,剩下的回去我再還。”

他從口袋拿出來一大把零花錢,有些不好意思。

夏悠悠拒絕了:“不用,你以後小心些就是了,出門在外多個心眼。”

“可是……”

冇有給男生再說的機會,夏悠悠和顧霖霄很快就走遠了。

攤主家住海邊不遠,跟這邊的本地居民一樣是瓦蓋的房子,也比其他人要偏僻一些。

和夏悠悠他們租住的房子比起來,他家的房子小了三四倍不說,而且還破破爛爛的。房頂有部分被掀開了,應該是海邊常見的颱風,已經長滿了青苔了卻還冇見他家補起來。

“就是這了。”

攤主打開大門口,站在門邊叉著腰:“現在你們放心了吧?”

說著,他一雙貪婪的小眼睛就往顧霖霄的口袋瞅,滿臉垂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