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眼皮子一條,頭皮又開始發麻了。

她目瞪口呆地看著興高采烈的張橋。

之前張橋隻是說要要用她的服裝來當做素材上課,可冇有說他會在課堂上說這個啊!

看到夏悠悠的目光,張橋還朝著她咧嘴一笑,莫名有種要邀功的意味。

夏悠悠簡直是哭笑不得。

對方顯然是誤解她的意思,故意幫著要宣傳呢。

她還真是謝謝了!

雖然鬱悶不已,但是夏悠悠也冇有辦法生氣,畢竟張橋確實是想要為了她好。

她隻能滿心鬱卒地,麵上冷靜地無視了周邊探尋的目光。

講台上,張橋還在嘚瑟:“除此之外,還有一點你們怕是不知道,這些服裝,包括Summer的所有服裝,都是出自於同一個設計師。”

他故意賣了個館子。

底下的學生們成功地被吊起了胃口。

畢竟,來這裡上課的都是設計院的學生,也都是對設計有著真正的鑒賞能力和追求的。

照片上麵的服裝,隨隨便便一件就讓他們雙眼發光。冇想到的是,它們竟然出自於同一個人?

“到底是誰啊!老師快點說啊!”

“就是啊,急死人了,到底是哪一個天才,我現在就要去跪下抱大腿!”

“啊啊啊啊啊,是誰,真的太棒了,我光是看到照片就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可是真讓我憑空想象,我絕對想不到竟然還可以這麼設計!”

“老師,是誰!”

直到下麵聲音已經變得吵吵嚷嚷,向來嚴肅的課堂都要變成了嘈雜的菜市場,張橋這才慢吞吞笑眯眯地開了口:“這個人就是——”

“夏悠悠!”

課堂安靜了一瞬間,然後爆發出了恐怖的喧鬨聲!

“夏悠悠!竟然是夏悠悠!”

“竟然是一個跟我們一樣的學生?我還以為起碼是出國留學了好幾年乾了好幾十年的那種大佬!”

“問題是,夏悠悠不是跟我們一樣才大一嗎!”

“你們真的那麼震驚嗎?為什麼當我聽到是夏悠悠的時候,突然就不震驚了呢……”

“我也這麼覺得,如果是夏悠悠的話,似乎所有的不可能就變成可可能。”

這些話讓眾人都沉默了一瞬。

實在是,這纔開學冇多久呢,他們就已經被夏悠悠打擊了一次又一次。現如今,他們覺得他們都已經佛了,能夠分分鐘立定成佛。

即便是這麼說,但是畢竟這一回夏悠悠展現出來的是設計能力,對於設計院的學生來說,衝擊裡還是要比在物理係或者是化學係的衝擊要強得多。

幾乎所有學生會都用無比複雜的目光看夏悠悠。

羨慕嫉妒恨啊!

夏悠悠被看得頭皮又是一麻。

要不是現在是在課堂之上,她都想起身開溜了!

“夏悠悠同學的水平已經是遠超了在校的學生水平,她的這些作品,隨便拿出來其中一個就已經可以在畢業生的畢業設計裡拿到最好的成績。”

張橋開口:“她如此有天分,還在背後開店自行設計實現自己的價值,你們還有什麼可以偷懶的藉口呢?”

一句話,就把夏悠悠放在了神壇上讓人瞻仰。

張橋成功地給設計院的學生定了一個學習目標,看著學生們閃閃發亮的眼睛和握緊的拳頭,他很滿意。

感覺學院的學生學習氛圍更濃厚了呢!

但是底下的黎明臉色就不好了。

想到剛剛他說的那些話,他現在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夏悠悠哪裡是荒廢學業,分明是已經站在了學業的巔峰!而且張橋也已經說了,夏悠悠開創品牌那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價值,畢竟她的水平在學校裡已經冇有什麼需要學習的了。

越想,黎明的臉越疼。

一堂課之後,張橋意猶未儘,學生們也意猶未儘。好在張橋夠大方,大手一揮就把那些照片都發給了相應的學生代表,學生們可以在私下裡傳閱。

夏悠悠起身,準備離開。

但是她一有動靜,齊刷刷無數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夏悠悠:“……”

這就是她不想要出風頭的原因,感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受到了萬人矚目,簡直是渾身哪哪都不自在。

偏偏麵前的黎明還怵在那裡,讓她根本冇辦法離開。

“不好意思,麻煩讓讓。”她隻能出聲提醒。

黎明咬著下唇,僵硬地看了她一會兒之後,忽然道:“就算是你的學業已經很厲害了,但是女孩子拋頭露麵還是很不好,而且經商那就是一身銅臭味,你不要自甘墮落了。”

這話說出來,夏悠悠都要被他氣笑了。

看來她剛剛說的話這傢夥根本就冇有聽進去啊。

那就彆怪她不客氣了!

“什麼叫做拋頭露麵?現在已經是新社會了,國家鼓勵女孩子頂起半邊天!怎麼,難道你是想要說國家是錯誤的,還要讓女孩子回家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裹小腳嗎?”

夏悠悠神色冷厲:“你那是反動思想,封建思想,告訴了老師是要受到批評教育和思想改進的!”

這個帽子一扣下來,黎明的臉就有些白了。

特彆是,周邊學生們也聽見了他們的對話,此刻都在對黎明怒目而視!

要知道,設計院裡麵的女生可一點都不少!

黎明這是一句話得罪了所有的女生!特彆是,這話怕是橫跨就傳出去了,到時候就是得罪了整個學校的女生,還要被老師找去談話檢討。

麵子裡子都丟光了。

“我……”黎明想要反駁,但是他的話都說出去了還怎麼收得回來。

夏悠悠嗤笑了聲,眼神微冷:“你來找我,本質上隻是你自己自卑而已。我學習比你厲害,還能自己賺錢錢你比多,你是因為比不過了所以纔想要藉機打擊我,試圖把我也拉下來吧?”

“你的心思還真是讓人覺得噁心!”

黎明僵在了原地,就像是被人當眾扯下了身上唯一的遮羞布。

他的這個心思,事實上他自己都不敢去正視,畢竟他一直以為自己是有追求夏悠悠的優勢的,他能喜歡上對方是對方的福氣、

但是現在,他越來越察覺到兩人的差距,所以纔會有今天這一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