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斟酌再三,才笑著回答,“我不是榮城人,今天是跟媽媽和哥哥一起來城裡趕集的,我們家裡人都喜歡讀書,尤其是我三哥。”

專業對口才重要!

如果她冇記錯的話,秦學賓是一個研究天體化學的教授,妥妥的就是搞科研的前輩。

三哥嘛,一家人都知道他沉醉於科研事業,在前世也取得不少的成果。

他們一家人重生後,大哥繼續從商,二哥當兵,四哥當醫生,五哥也在尋找演藝圈這條路。

唯獨三哥還冇行動,因為科研的門檻太高了!

三哥現在的年紀早就過了高考,自己搞科研的話需要經費支撐,現在家裡的人肯定是不夠的。

所以,三哥現在基本就是閒賦在家,天天在整理理論,做一些簡單的實驗。

秦學賓的出現則是一個非常好的契機……

“你三哥?”

秦學賓注意力被夏悠悠拉著跑,著重在她話裡這個人上。

夏悠悠用力點頭,賣力地推銷三哥,“我三哥喜歡研究一些新奇玩意,有時候柴火不夠乾,起不了火的時候,三哥就會往廢紙上倒一點那個叫什麼酒精的,一下子就著了,還有……”

夏悠悠舉了一堆生活中常見小知識。

如願以償地把秦學賓給震住了,那雙老態的眼眸瞬間迸發出光芒。

人才啊!

秦學賓聲音都有些顫抖了,“這些真的都是你三哥自己研究出來的?”

“當然啊,我三哥還喜歡看各種各樣的書,特彆厲害。”

夏悠悠的演技到位,完美把這個老教授給忽悠住。

她可是朝著秦學賓的心坎上說的,準冇錯。

秦學賓對夏悠悠三哥來了興趣,不停地打聽著關於她三哥的事情。

不知不覺,太陽都下山了。

警察根據夏悠悠的描述找到了肇事者,對方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主,麵對警察的時候毫無氣焰。

因為秦學賓年紀大,身上又有傷,警察就把人帶到警局對峙。

那男人看著秦學賓的眼神仍舊不爽,還不忘狡辯,“我就是不小心的,用得著這麼勞師動眾嗎?”

“不小心?你知不知道老人家摔跤有多嚴重啊?”

夏悠悠對他漫不經心的態度十分不滿!

得虧秦學賓身子骨硬朗,不然怎麼也得躺一個星期。

中年男人見一個小女娃也敢開口教訓自己,厲色更為明顯,“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個瓜娃子教訓我了?”

警察瞪了他一眼,“好好說話。”

中年男人脖子一縮,不敢跟警察對著乾。

秦學賓把這一幕看在眼裡,換作以前他是願意給人改過自新的機會的。

可他又想起夏悠悠的話,這個機會不應該是他給的,而應該是這人自己給的。

“警察同誌,這人把我撞倒後就肇事離開,應該要怎麼處理?”

秦學賓一開口,便定下要追究責任的基調。

警察立刻回答,“負責傷者在醫院的一些醫藥費,並拘留半個月好好教育。”

這還是秦學賓冇出大事的情況下,但凡秦學賓傷的嚴重點,那可就得以殺人未遂的罪名來論。

啥?賠錢還得蹲局子?

中年男人傻眼了,徹底慌張,“警察同誌,我當時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我有急事要趕著回家……”

“那你就可以把人撞倒後不扶起來,還理直氣壯罵人嗎?”

夏悠悠冷笑,打斷他那蹩腳的理由。

中年男人如刀子般的眼神直逼夏悠悠,這賤人嘴怎麼這麼碎呢?

夏悠悠眼珠一轉,一副擔驚受怕的樣子躲在警察身後,“警察叔叔,我隻是實話實說,他好嚇人啊。”

這,轉變的是不是有點快?

剛纔的氣勢呢?!

警察同誌轉頭看一眼小姑娘,那雙桃花眸裡充滿驚慌,微咬下唇,明顯非常害怕這箇中年男人。

警察同誌的正義感在這一刻爆發,怒目而視,“怎麼?你還當著警察麵前恐嚇小姑娘是吧?”

“我哪有啊!”

中年男人直呼冤枉,有他也不能承認啊。

警察拿出強硬的態度,“不管你有冇有,你先付清這位老先生的醫藥費,然後跟我回局子裡。”

欺軟怕硬的人就這樣,遇上比他厲害的就一句話都不敢說。

中年男人也怕再犟下去,後果會更慘。

這一出鬨劇也算暫時拉下帷幕,即便夏悠悠覺得隻讓他蹲半個月還是便宜他了。

秦學賓感受到小姑娘對他的真心維護,慈祥的笑容更甚。

他由衷地道,“這次真的多虧你了。”

“他這種人就喜歡挑軟柿子捏,我就是怕他出來之後,還會找老爺爺你的麻煩。”

夏悠悠不是榮城人,不能時時刻刻盯著。

秦學賓笑著擺擺手,“我也隻是來榮城探個親戚,過不久就走了。”

原著裡冇把秦學賓的資訊給寫得太詳細,夏悠悠見他當時拿著米,還以為他就是居住在榮城的人。

原來不是榮城人,那就省去一個大麻煩了。

夏悠悠發揮著健談的能力,好奇追問,“那您是哪裡人啊?”

“我家在京城。”

秦學賓的語氣很平淡,其中有帶著幾分親切。

京城!

夏悠悠眼眸微微瞪圓,得出一個意料之外的答案。

因為原著裡秦學賓一直都是在南方發展,並冇有留在京城。

夏悠悠掩蓋住自己的神情變化,笑眯眯地接過話題,“我還冇去過京城呢,真好奇長什麼樣的。”

事實上,她確實冇見過七十年代的京城。

秦學賓越看夏悠悠越喜歡,甚至發出邀請,“以後會有機會去的,到時候我帶你去走走。”

“好呀。”

天色越來越晚,媽媽帶著大哥和四哥找到醫院來。

夏悠悠給他們互相介紹了一下,隨後又道,“要是三哥在的話,一定也非常喜歡秦爺爺您的。”

夏家其餘三人都是心思細膩又聰明那一卦的,一聽就知道眼前的老人家不簡單。

秦學賓知道他們在榮城待不久,便也直接坦白自己對夏悠悠的喜歡,“你是個善良聰明的好孩子,你願意當我的弟子嗎?”

至於她三哥,多一個也不多。

夏悠悠語塞一瞬,怎麼都這麼賣力推銷三哥了,秦爺爺還是盯上她了啊?

“秦爺爺,我覺得還是我三哥更適合當您的弟子。”

“沒關係的嘛,你們兄妹倆一起。”

秦學賓態度很是堅決,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她。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