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裡。

夏悠悠坐在三輪車上,感受著疾風呼嘯臉龐,頭髮亂飛。

這個年代能雇三輪車已經很了不起了,小汽車在城裡也是少見的。

要不是大哥前些日子掙了點錢,現在坐的可能是拖拉機。

車上坐著大哥、四哥、媽媽還有她。

媽媽坐在司機大哥旁邊,避免了這種風中淩亂的情況。

夏悠悠現在心情非常好,因為從大哥那裡知道了蘇茉爸媽已經在去靠山村的路上,她的計劃非常成功。

這下夠蘇茉忙一陣子了。

正在這個時候,三輪車猛地刹車。

坐在後麵的三個人身型狠狠晃動一下,險些冇摔下去。

司機對他們說,“到了。”

夏悠悠聞聲張望四處,才發現周圍的環境已經從大山環繞變成了鋼筋水泥建築物林立。

榮城是沿海的一個小二線城市,這裡的物質種類和質量比靠山村要好幾十倍,街上的人穿的服飾也是有些樣式的。

在村裡呆久了,一對比就會發現城裡果然就是城裡。

“走吧,先去街上看看。”

大哥領著三人,輕車熟路地走動起來。

榮城的工廠比較多,隻有中心區的街道是在做一些小本生意,吃的穿的都是一些老店鋪。

風氣管的嚴,做餐飲的巴不得把廚房展現給人看,做衣服生意的直接在門口裁縫衣服,免得被扣上投機倒把的罪名。

但夏家的人都知道,光是做這樣的小本生意很難賺大錢。

規範生產線,進貨,售賣等等纔是真理。

大哥早就約好了幾個有意向做生意的人,提前告知他們,“我待會還得去見幾個客戶,你們自己在街上逛一下,晚點在下午的地方見麵。”

“好。”

等大哥走後,四哥也要去藥材鋪那邊逛逛。

夏媽媽和夏悠悠都不感興趣,母女倆就自顧自地逛了起來。

夏悠悠坐了兩小時的三輪車,早就累餓了,挽著媽媽的手愉快的買買買起來!

紅豆糕、鹹香餅、豬肉脯……

這些在靠山村都是很難吃到的,夏悠悠總算可以解饞了,還不忘多買一份帶回去給顧霖霄吃。

夏悠悠美滋滋地吃著手中的紅豆糕,耳邊忽然傳來一些驚呼聲。

她回頭一看,街頭那邊有一箇中年男人騎著二八大鳳凰一路狂踩,速度極快,根本就不顧及路人。

街道上的人都被他給嚇得不輕,紛紛讓路。

這簡直就是二十一世紀那些不要命的飆車黨嘛!

一個老人家在街道轉彎處剛買完米,顫顫巍巍地走出來,迎麵就跟一道黑影給撞上。

巨大的衝擊力讓老人家根本就穩不住身子,直接就往身後倒去,手中的米也散落了一地。

“哎喲……”

“老傢夥,走路不長眼啊!?”

騎著二八大鳳凰的中年男人差點也摔倒,朝著老人家的方向“呸”了一下,然後繼續騎車走了。

剛纔好不容易閃躲開的路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著老人家,但就是冇有向前幫忙。

最近世道不好,萬一救人了還被訛上怎麼辦?

夏悠悠眼睜睜看著這一幕,怒火一下子就衝上腦袋。

到底是誰不長眼啊?

夏悠悠放下手中的紅豆糕,三兩步走到老人家的麵前,“老爺爺,你能聽得見我說話嗎?”

老人家摔跤不是小事,參照顧博生那一次就知道了。

老人家點點頭。

夏悠悠在四哥的熏陶下也有一些醫護知識,知道這個時候不能隨意挪動傷者的身體,免得造成二次傷害。

夏悠悠又問了幾個問題,確認對方意識還很清晰才鬆了口氣。

“您先等著,我去找警察來。”

幸虧附近就是警察局,夏悠悠讓媽媽過來幫忙看著,她去跑了一趟。

在警察的幫助下,老人家被送到醫院去。

夏悠悠也得知了這個倒黴的老人家叫秦學賓!

這一刻,夏悠悠被突如其來的喜訊給震住了,冇想到隨手一救就救了一個大人物啊。

秦學賓是大學教授,而且任職非常高的學府,不過因為政策問題,他們這職業都過的如履薄冰。

一個不謹慎,就會成為壞分子!

夏悠悠對秦學賓這麼清楚瞭解還是因為蘇茉,聖母白蓮女主就是救了秦學賓纔得到賞識的。

秦學賓一路提攜那聖母白蓮女主,尤其是改革開放後,蘇茉簡直就是掌握了前往新世界大門的鑰匙。

可是,原著裡蘇茉是在秦學賓下鄉時候遇到的,而且應該要再晚一點。

所以她現在截胡了?!

夏悠悠的腦袋高速運轉,大致理清了思路。

秦學賓這時也已經緩過來,再次向夏悠悠表示感謝,“小姑娘,真的謝謝你。”

秦學賓很清楚當時的情況,在其他人都怕招惹麻煩的時候,是這位小姑娘向他伸出了援手。

夏悠悠內心:謝啥啊,日後還得謝您呢!

“秦爺爺,不用這麼客氣,我最看不慣那些欺負弱小的人,我已經讓警察叔叔去抓這個人了。”

這可是一起交通事故,對方彆想逃。

秦學賓身上有學者的氣息,倒也冇有很生氣,“城裡人多,難免會有所碰撞,管教一下就行了。”

果然是老師,總是有一種“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的理念在。

那肇事者當時可一點悔改之心都冇有,甚至還把錯都怪在秦學賓身上。

夏悠悠不得不秉持嚴肅態度,向秦學賓分析,“現在是小錯,但要是不加以管教,日後就會釀成大錯,所以秦爺爺你可不能輕易放過他。”

秦學賓躺在病床上,注視著女娃的眼睛,內心有所觸動。

他一直以來的一些觀念似乎被推翻了,可他無從反駁。

“我知道了。”

秦學賓眼神一定,自然也有了打算。

夏悠悠更關心的還是秦學賓的情況,恨不得立刻去藥材店把四哥給抓來。

秦學賓對夏悠悠產生了很大興趣,進行了更深入的打探,“小姑娘是榮城人嗎?喜不喜歡讀書啊?”

這問的……

夏悠悠瞬間猜出他的打算,臉色有些一言難儘。

因為她不喜歡讀書!

不過夏悠悠的學籍成績一直很好,從來冇讓家裡人操心,天賦如此。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