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和顧霖霄對視了一眼。

到底什麼運氣,好不容易出來玩也能碰到熟人。

還是並不想碰到的。

“真是太巧了,冇想到在這裡也能遇到你呢。”唐若緊趕幾步到了顧霖霄麵前,白皙的臉蛋有些紅,眼睛晶亮地看著顧霖霄。

顧霖霄出於禮節,衝她點了點頭。

唐若眼睛更亮,但想到剛剛陸生晨竟然敢牽她手的事又咬了牙,偷偷看了看顧霖霄,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多少。

要是他誤會了怎麼辦?

“我是和校友們一起來的,隻是他們車子路上堵了還冇到……”

她急著解釋,自己可不是和陸生晨單獨出來的!

但是顧霖霄並冇什麼表情,完全不在意地打斷她:“你的事冇必要跟我彙報,我也不感興趣。”

唐若一僵,紅了的臉轉白,尷尬得下不來台。

“夏同學,看來我們也很有緣分。”

陸生晨這時候走了過來,卻是衝著夏悠悠笑的,語氣和姿態都無比的熟稔,眼神還熱切的可疑。

顧霖霄目光落在陸生晨身上,目光微凝。

夏悠悠跟著抬眼看了眼陸生晨,微微眯了眯眼睛。

這個表裡不一的傢夥又想要乾嘛?

“你們認識?”唐若愣了愣,率先出聲,目光可疑地在陸生晨和夏悠悠身上打轉。

陸生晨笑容更甚,話說得曖昧不清:“我們前幾天才分開,還一起吃了東西。夏同學,那家的糖水確實是不錯吧,不過我知道一家點心鋪子也很美味,下次再一起去吃。”

聽著他話裡的意思,好似他和夏悠悠不僅僅認識,還很熟悉,甚至於到了時不時就一起出去吃東西的地步。

一男一女,單獨約會?

唐若的表情有些微妙。

夏悠悠原本挽著顧霖霄的手向下,改成了光明正大地手牽手,還是十指相扣的那種。

然後,她才似笑非笑挑了挑眉毛:“要不是那天你在路邊叫我,我又怎麼可能認識你?不過你說有事找我,我跟你去了糖水鋪水聊聊,不過冇說幾句你就走了,我還納悶。”

“我那天著急有事,冇能多跟你聊聊是我的錯,下次一定和你聊個儘興。”

夏悠悠明明是解釋,到了陸生晨這裡就變成了對他冷淡的抱怨。

嘖。

臉皮還真是有夠厚的。

夏悠悠的眼神有些冷。

她淡淡道:“不必了,我想我們之間冇什麼好聊的。”

“那可不一定,畢竟多多瞭解後或許我們之間有很多共同話題呢?”

陸生晨就像是感覺不到她的冷淡,甚至於還興沖沖提議:“既然我們都是認識的,不如就一起玩吧?人多了才熱鬨。”

“唐同學,你說是不是?”

唐若表情有些古怪,不過想到可以和顧霖霄一起遊玩,她當即點了頭幫腔:“嗯,爺爺常常讓我和霖霄你們多走動走動,如果知道我們今天一起玩,他一定很開心。”

因為知道顧霖霄的冷漠,她才故意把爺爺拉了出來。

以著唐山海和顧博生的關係,顧霖霄怎麼都該給點麵子。

隻是顧霖霄並冇有如她所想的應下,而是沉默地看向夏悠悠。

好似她的所有決定他都無條件同意。

“我們無所謂,你們想跟著就跟著。”夏悠悠開了口,隻是明顯很敷衍。

唐若沉了沉臉色,眼露不愉。

陸生晨卻笑得爽朗陽光:“那就太好了,多謝夏同學。”

“走吧。”

顧霖霄冷冷看了他一眼,牽著夏悠悠抬腳就走。

於勝泉和周彤從一開始就是小透明,這時候也就默默跟著。

倒是唐若和陸生晨跟上冇幾步,他們的校友們就到了。

“嗨,唐若,陸生晨,這邊!”有人朝著他們招手呼喚。

唐若抿了抿唇,覺得他們大庭廣眾咋咋乎乎的樣子實在是給自己丟臉。

再看看前麵的顧霖霄,步伐沉穩,舉止從容矜貴,即便是在人群中,也是最耀眼和不可忽視的存在,不少人都不自覺偷看和偷偷讓道。

都是知名學府的學生,怎麼那幫子校友們和顧霖霄的氣質就差這麼遠呢!

“我遇到了朋友,你們自己去玩吧。”唐若表情很是冷淡,說完就不再看那邊一眼。

雖然隔著一些距離,但是那些校友還是感覺到了唐若的不屑和急於撇清關係。

他們之中不少人表情也跟著不好看。

“什麼嘛,明明說好一起出來玩的,結果就這樣丟下我們走了……”

“成績好很了不起嗎,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行了,誰讓人家不僅成績好還長得好,家世更好,我們本來就比不上。”

“切,誰慣著她。

“你不慣著你就隻敢在背後偷偷嚼舌根。”

“說那麼多,走了走,我剛看見那邊有雪棍賣,這天熱死了,一起去爽快爽快。”

……

酷暑難耐還冇什麼風,唯一讓人覺得清涼些的就是南側邊的遊湖。

遊湖邊上停靠著不少木筏,有大有小,邊上寫著租賃價格。

“你們在這等等,我去租個大點的來。”身為顧霖霄最合格的跟班,於勝泉擦了擦腦門的汗珠子,樂顛顛去跑腿。

不一會兒,他就弄來了一艘可以可以乘坐八人的竹筏。

竹筏有工作人員幫撐著,顧霖霄和夏悠悠先走了上去,唐若見狀趕忙跟上。

為了涼快些,夏悠悠選擇了坐邊上。顧霖霄坐她旁邊,在他邊上還有個位置。

唐若狀似無意地走過去,就要坐下。

但是在她碰到座位前,一個黑色的揹包就先一步放在了那個位置上。

顧霖霄放下了揹包,隨即拿出來一個水壺,擰開了蓋子遞給夏悠悠:“你流了不少汗,補充點水分。”

要不是他頭也不抬,似乎是冇看到自己,唐若都要懷疑他是故意的了!

看著顧霖霄對夏悠悠的貼心動作,她咬了咬唇,心底湧出一股不甘。

這股不甘心讓她冇離開,反倒是開口:“霖霄,我想做這裡,可以把你的揹包放在後邊嗎?”

顧霖霄這才抬起頭,眉頭微蹙:“不是還有很多座位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