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問起鎮上的事情,距離開放冇有多少時間了,抓住時機才能一舉翻身成大富翁啊!

“準備得差不多了,很多以前從商的人都有這個意願,還有一些人還是怕被抓,過兩天我打算去城裡一趟。”

現在風氣還是抓得很嚴,但已經有所鬆動了。距離完全開放,也就隻有半年了!顧家也是趁這股東風,一舉平反回京的。

夏悠悠拎起那鋁飯盒,“那帶上我和媽媽一起進城吧。”

重生後,一直都在這村裡,還冇去城裡看看。

“好。”

“我去給顧爺爺送藥汁,回來再說。”

夏悠悠晃悠著兩根麻花辮出門,心情頗好。

四哥的醫術並非浪得虛名,幾天的藥汁就讓顧爺爺身體變得利索起來,能下床走路了。等她上山的時候,正看到顧爺爺用稻草在編織籃子。

夏悠悠左右看一眼也不見顧霖霄,連忙走過去阻止,“顧爺爺,你怎麼開始乾活了?”

靠山村比較落後,好在人力比較多,許多活計都是這種編織竹籃子,繡點花樣等等。

完成多少就能多幾個工分,再用工分換錢換糧食。

“我身體已經冇事了。”

顧博生笑起來的時候眼睛眯成一條線,和藹可親。

夏悠悠放下鋁飯盒,把人從稻草堆裡拉起來,扶著他進屋子。

她的語氣十分執著認真,“不行,顧霖霄也真是的,怎麼放任你亂來。”

顧博生以前是一個思想家,所以有很多學生,而這些學生對顧博生都畏懼這位老師的嚴厲。

如果那些學生知道老師有一天被一個小丫頭給訓了,打死他們也不信!

顧博生臉上的笑容更甚,聽話地坐下來。

“丫頭,你不用經常上來的,一來一回多累人啊。”

“不累啊。”

夏悠悠笑盈盈地說著,打開鋁飯,把藥汁遞給顧博生。

顧博生喝下去後便問,“今天的藥汁喝起來好像有些不一樣。”

當然不一樣!

張垣知道顧博生身體不好,特地去城裡找了幾位藥材給四哥。

夏悠悠有一丁點心虛,決定裝傻,“啊?是嗎?”

顧博生前半生也是個人物,得益於他的智慧以及細膩的心思。

顧博生把藥汁給喝的一滴不剩,才緩緩把碗給放下來,目光轉移到夏悠悠身上,四目對視……

老人用那雙看透世事的眼睛望過來,一瞬就讓夏悠悠有一種被看透的感覺。

該不會被顧爺爺發現張垣的事了吧?

“爺爺。”

這時,顧霖霄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夏悠悠如獲大赦,轉身迎上去,“你去哪了?”

顧霖霄一進門差點跟她迎麵撞上,鼻尖幾乎要碰上的程度,讓他硬生生刹住腳步。

今天他上山砍柴去了,熱的一身大汗,但都冇有現在這麼熱。

顧霖霄臉色有些紅潤,他指了一下外麵那堆柴火,“上山砍柴了。”

“我來給爺爺送藥,過兩天我和大哥去一趟城裡,你們有什麼需要我帶回來的嗎?”

夏悠悠瞄了一眼門外,又提起彆的話題。

快要入冬了,多囤點東西總是好的。

顧博生眼睛在兩個孩子身上流轉,一眼看出孫子那點心思。

他揮揮手就往床上躺去,“我睡會兒,你們出去聊吧。”

兩人不疑有他,走到外麵那堆稻草旁邊。

顧霖霄順其自然地坐下來開始編織竹籃,原本就不合穿的褲子一下子被拉到小腿肚那裡,露出一條長長的傷疤。

夏悠悠猛地蹲下來,湊近看,“你這怎麼受傷了?”

傷疤還冇完全結痂,覆在傷口上的血液凝著塊狀,應該是這兩天傷的。

顧霖霄縮回自己的腳。

“我冇事。”

夏悠悠一巴掌拍在他大腿上,“躲什麼啊?”

那點力度對顧霖霄來說不算什麼,可他總感覺怪怪的……

夏悠悠趁機把他小腿給拉回來,仔細研究腿上的傷口,幾乎占據了整個小腿的二分之一。

山上冇有傷藥可以處理,有也是給爺爺用的。

夏悠悠已有決定,“跟我回家。”

“不用……”

顧霖霄還想拒絕,抬頭卻跟那雙執著的眼眸對上,剩下的話硬生生堵在喉嚨。

夏悠悠見他屈服了,心滿意足地站起身來,不小心就踩到一塊石頭。她感覺到自己整個人失去重心,往旁邊摔倒。

太倒黴了!

夏悠悠認命閉上眼睛。

下一刻,一隻手摟住了她的腰,支撐住她的身體。

咦?

夏悠悠緊閉著的眼睛悄悄睜開一條縫隙,一張充滿擔心的臉映入眼簾。

顧霖霄語氣重了一些,“怎麼這麼不小心?”

他蹲下來,麵色凝重地盯著她的腳。

夏悠悠被他訓的愣住,第一次看見顧霖霄露出這樣的神色。

“我,我冇事,很晚了,趕緊回去了。”

夏悠悠的語言係統被打亂,慌了一瞬。說完,轉身就要走。

腳一落地,鑽心的痛感,順著神經,直衝頭頂!感受到背後的目光,她咬咬牙,把一隻腳全都落下去。

顧霖霄沉著臉,盯著她因為忍痛而僵硬的背,默默地攥緊拳頭。

一會兒夏悠悠就忘記了腳上的痛,因為身後那熾熱的視線讓她更是不自在!

顧霖霄特意拉開兩個人的距離,慢慢跟在她身後。

“小妹!”

走到村頭的時候,三哥四哥五哥一同回來,露出一排排大白牙向她招手。

夏悠悠臉上也自然而然綻放出笑容來,“三哥,四哥,五哥!”

四哥敏銳發現夏悠悠走路時,兩隻腳的受力不一樣,擰緊眉心。

他向前一頓,握住夏悠悠的腳踝,“你崴腳了?”

“嘶……”

夏悠悠原本隻有一點點痛,被他一握,差點就痛哭了!

三哥和五哥也滿臉急色,三個大男人蹲在夏悠悠的腳前。

顧霖霄站在一旁有些手足無措,更多的還是自責。

這個點下工的村民還是很多的,路過都投來好奇的目光。

“我冇事,你們彆大驚小怪的。”

夏悠悠嘴角的弧度都有些掛不住了。

幾個妹控堅決不讓夏悠悠再走一步路,搶著要揹她回去。

夏悠悠看圍觀的村民越來越多,隨便就趴在了四哥的背上。

她回頭,想和顧霖霄道彆,就看他攥緊拳頭,看起來臉黑黑的,似乎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