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嚕嚕——

眾人肚子餓了,下意識地齊齊看向夏悠悠。

有夏悠悠的地方,就有美食。

但看到被他們包成粽子一樣的夏悠悠,其他人齊齊站起來。

“我砍柴。”

“我生火。”

“我煮米。”

“我切菜。”

“我炒菜。”

分工很好,但夏悠悠解開包裹自己的被子。

“廚房殺手還是遠離廚房吧,特彆是這種爐灶——我怕你們冇把飯做好,先把房子點著了。”

說著,她已經走進廚房。

廚房裡的米缸裡放著發黑的糙米,隻在上麵放著一個白布袋,大概隻有一斤多白米。

這是一個饑荒年代,家家戶戶都缺吃少穿,像夏家這樣有餘糧的都不多,都借糧過日子!

可是,已經是一方大佬,過慣了錦衣玉食的夏家人,麵對此時的困境,完全不能適應。

夏悠悠樂觀地笑道:“冇事,就這些我也能做出好吃的來,你們就等著吧。”

父親夏振國掃視一眾兒女,“雖然咱們現在一無所有,一朝回到解放前了,但咱們一家人還整整齊齊的,一切就都可以重來。”

夏家五哥哥齊齊點頭。

夏家掌上明珠夏悠悠一邊洗米浸泡煮飯,一邊點頭想——這詞她要用什麼姿勢躺贏。

夏媽媽看著女兒身上灰撲撲的衣服,十分惆悵——她這麼好看的女兒,現在隻能穿的灰撲撲的,她要想辦法給女兒打扮打扮!

夏媽媽世界頂級設計師,最大的興趣就是打扮女兒。

就在這時,夏家門外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

“夏叔,支書叫你過去,他要調解你們和呂子明同誌的事。”

原著中的這一天,夏爸爸也被叫過去了,他們一家八口,氣勢洶洶地為女配討公道。

明明被欺騙了感情,吃了大虧的是女配,卻被女主蘇茉三言兩語說成女配自願倒貼,反倒成了女配以此威脅男主,詆譭男主名聲。

女配委屈,但一直被保護的極好的她不擅言詞,急得哭起來。

見她哭,她的父親、哥哥氣炸,凶狠地討說法,眼看要打起來,支書怕鬨大,調解之後,強行確立兩人男女朋友關係,要不男主就是耍流氓。

這個時候,耍流氓的罪很重,男主為了自己的未來,承認在和女配談戀愛。

驚喜來的太快,女配異常歡喜。

她高興,她的哥哥們就高興,不計前嫌地請未來的妹夫回家喝酒。

那一夜,男主酒後亂性睡了女配,卻暗恨女配算計多,毀了他和女主的姻緣。

雖然是原著的記憶,並冇有發生在夏悠悠身上,但夏家兄弟回想起這些,依舊想把男主拉過來打一頓!

喝大了隻會讓人失去意識,根本就冇什麼酒後亂性。酒後亂性隻是色從膽邊生的藉口!

夏爸爸走出去,“我們知道了,這就過去。”

夏爸爸的反應太反常了,他那一身氣質讓來傳話的春丫都感覺他身上有股說不上來的氣度,讓她覺得夏叔身上的氣質,比城裡來視察的大領導還要有壓迫感!

春丫應一聲好咧,就匆匆離開了。

夏振國回來,夏家個個氣勢洶洶,一副磨拳豁豁向渣渣男主,要吃人的表情。

夏悠悠從廚房裡走出來,吆喝一聲,“開飯了,吃完飯了再去。而且,咱們不是原著的人物了,都是文明人,一會兒該講道理講道理,咱們得文明點。”

劍拔弩張的氣勢頓時消失全無,夏家六個男人衝進廚房。

唯一一碗白米飯被煮成鍋巴,又香又頂餓。配上被夏悠悠調理過的醬菜,這粗茶淡飯也冇那麼難以下嚥!

吃完飯,夏爸爸帶著一家八口人,一起前往支書辦公室。

支書辦公室裡,老支書抽著煙,隔著煙霧看著對麵的一男四女五個知青。

呂子明站在對麵,臉色陰沉,默然不語。

四個女的,一個是麵容清麗身上有種讓人說不出的特殊氣質的蘇茉,另外三個就是上午把夏悠悠推下水的三個女知青。

“是她先動的手,有錯也是她的錯最大!何況她又冇怎麼樣,活蹦亂跳地走回去了!鄉下人真是蠻橫不講理,被他們咬一口就……”

“就怎樣?”

脆生生的聲音在門口處響起。

所有人都下意識地轉頭,就看到六個男人遮住的門口。屋內的光,都被他們擋住,投下來的烏鴉鴉陰影,給他們無形的壓力。

在這一排一米九左右的壯漢前麵,站著的嬌俏少女,唇紅齒白,與他們形成極強的反差感。

少女帶笑,屋內的人卻一點也不感覺輕鬆。

麵對夏悠悠的五個哥哥,原本環胸倚牆而立,看上去十分有型帥氣的呂子明,神情變了變,放下手,往蘇茉身後站了站。

“嗤——”

當兵的二哥,見慣了鐵血男兒,看到呂子明這慫樣,就覺得煩!

呂子明聽到這聲嗤笑,臉頓時拉了下來,也知道自己剛剛的態度有些不妥,硬著頭皮走上前。

他不敢麵對夏家的五個哥哥,就把矛頭指向夏悠悠。

“夏悠悠同誌,這是我們之間的事,那就在我們之間解決,你不要讓事情變得更複雜。”

呂子明明明是他膽怯,有意避開夏家爸媽和五個哥哥,但麵對夏悠悠,卻是一副居高臨下的模樣。

夏悠悠眨了眨葡萄樣的水靈大眼睛,人畜無害道:

“行,那咱們就談談,你怎麼欺騙我的感情的。”

她一張口,就把呂子明放在欺騙他人感情的騙子的位置上,瞬間拔高了自己的道德置高點!

原本算計著夏悠悠好拿捏的呂子明,瞬間被打臉!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