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孩子不用謙虛,我比誰都清楚你現在的科研實力到什麼程度,指點他們是綽綽有餘的事情。”

秦學賓則不太讚同,非要證明她的實力。

那幾個學生聽到秦學賓對夏悠悠的認可,表現在臉上的是一陣的羨慕。

能得到學術泰鬥的肯定是多少人一輩子是奢求不來的事情啊?

夏悠悠聽得嘴角微微抽搐,心裡一陣無奈,琢磨著秦學賓這是想讓她成為公敵啊。

給她扣上這麼大一頂帽子。

仇恨值拉滿。

“冇有冇有……”

夏悠悠弱弱地擺著送否認。

秦學賓側目望了她一眼,清楚這丫頭的脾性,那些稱讚的話到底還是咽回到肚子裡。

算了,謙虛也是一種美德。

丫頭的好他知道就行。

他換了話題,“總之接下來你們有什麼不懂的,可以請教悠悠丫頭。”

夏悠悠:“……”

論起倔強,她還真比不過他。

那幾個學生眼睜睜看著兩人互相推脫,一時間不懂他們為什麼要這樣,但還是都配合地點頭應好。

這個培養計劃是這兩天纔開始籌備的,實驗室也是物理係那邊臨時騰出來的空房,現在塵埃還是很多。

今天他們就是過來打掃一番的。

暫時也做不了什麼實驗,除了等收拾,還要等一些儀器,怎麼也得過兩天才能開始上課。

秦學賓本來是想讓夏悠悠來做一個實驗,給這些學生們表演一下,也給他長長臉,

可,巧婦難成無米之炊。

“那今天就先交流一下,有什麼疑問可以儘管提出來。”

秦學賓這麼一說,那幾個學生可就激動起來了,紛紛對視一眼就轉身去放置布書包的地方。

不一會兒,他們一人拿著一個厚厚的本子,書皮已經褪色,書角更是翹了起來。

一看就知道是經常被人翻看的樣子。

他們翻開本子,裡麵記載著密密麻麻的公式數據……

夏悠悠瞄了一眼,神色驚訝。

果然是未來的科研人才!

其中就有一個人舉手,問道,“老師,您最近在做的一個水下載人火箭中,這兩年的發展非常快,據說是在一個邏輯上出現了分岔,我想問一下關於這方麵的內容。”

“對,我們對那個部分都很好奇,到底是怎麼想出來那樣的方法來的呢?”

“這算是物理實驗上一個重大的突破吧,很少會有人用那樣的邏輯去反論證。”

“……”

一提到水下載人火箭這個科研項目的問題,幾個學生明顯變得更興奮。

實驗室也因此變得熱鬨起來。

夏悠悠讚賞地挑眉,從他們的問題就聽得出來他們都是有智商,還有想法的人。

提問嘛,肯定要問對方最清楚、最瞭解的地方,才能學到更多有用的東西。

水下載人火箭這個科研項目,秦學賓在開放政策前就已經在著手研究。

可以說,冇有人比他更清楚這其中的細節。

即便是她三哥也比不上。

夏悠悠也在等秦學賓回答,也想聽一次秦學賓聊這些。

怎知……

“如果你們對這個科研項目感興趣的話,那就讓悠悠丫頭來給你們解答一下把。”

這個皮球轉移到了夏悠悠身上。

夏悠悠猛地抬頭看向他,用手指指著自己,“我?”

“你之前不是在研究所那邊呆過一段時間嗎?來給他們說說。”

秦學賓一臉驕傲的讓她說。

夏悠悠真的佩服秦學賓這點招數,每次都讓她措手不及!

那幾個學生的目光頓時就落在了她身上,一雙雙求知若渴的眼神望著她,等她解釋。

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嘛。

夏悠悠無奈,可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隻能硬著頭皮給他們大致解釋一番,當初她為什麼會提出這樣的想法。

當時,她真的就是靈機一動,很難說是因為什麼啟發了靈感。

真的就是順口跟三哥提了一下!

這一說,半個多小時就過去了。

那幾個學生已經進入認真狀態,側耳聆聽她的講述,偶爾會提出一些更深入的提問。

夏悠悠都將知識點詳細剖析給他們聽。

最後把大家都給說服了,一個個對夏悠悠連連讚歎。

“其實我就是隻提出這個想法而已,最厲害的還是老師和我三哥,他們將這樣的想法付諸於實踐,才能夠讓這個科研項目得到發展。”

夏悠悠還是將功勞歸於秦學賓和三哥。

為首的一個學生卻搖頭,對她的讚賞不減,“不是的,提出想法的人非常重要,等同於提供了研究方向,項目才能得到快速發展。”

提一個想法真的不容易!

必須要有強大的邏輯支撐,又要有對宇宙未知的腦洞思考。

另外幾個人也認同這話,但目光去瞥了秦學賓一眼。

有些不敢說的樣子。

“說得好!”

秦學賓對這個同學的話給予肯定,又再緩緩地對他們說,“科研本就是一個非常考驗人類思考的一件事情,有想法的人才能做出更好的研究,探索更多的未知。”

從曆史長河中可以論證這一點。

話音落下,幾個學生都熱情地鼓起掌來。

夏悠悠也認同他們的話,卻不太想他們把她當成什麼物理天才。

“我們都是清大學子,以後在老師的教導下一定會日益進步的,我相信大家以後也一定會做出更厲害的科研。”

這話就是把那幾個學生和她都擺在同一個位置上,冇有把自己特殊化。

而他們也瞬間被激勵到,一副對未來充滿希望的樣子。

這次簡單交流,目的是彼此認識一下。

夏悠悠準備離開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後了。

秦學賓要去一趟物理係那邊商討事情,跟她不是一個方向,夏悠悠就冇有跟他一起走。

時間還早,她打算去一趟圖書館。

“夏悠悠同學請留步,有些問題我還想請教你,我們可以一邊走,一邊討論嗎?”

有一個學生突然跑上來,走到夏悠悠麵前,神色有些拘謹地發出詢問。

一副擔心被拒絕的樣子。

夏悠悠記得這個學生叫黎明,對他的印象還是挺深的,剛纔他問問題的時候非常積極。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