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一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樣子,默默排隊打飯。

從孟婭那件事後,學校裡關於她的傳聞數不勝數,越傳越誇張。

一開始她還頭疼怎麼辦,現在乾脆就躺平心態。

等時間久了,驚訝的事也會變得平常的。

當她這麼想的時候,食堂裡又出現了一陣騷動,眾人議論的人物變成另外一個。

夏悠悠耳尖地聽到“顧霖霄”的名字,下意識抬頭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穿著白襯衫的少年。

她眉眼不經意地變得柔和起來,這幾天她在忙籌備工廠的事情,顧霖霄去了一趟南洋那邊處理生意。

那天他送她回家後,兩人有幾天冇見麵了。

夏悠悠還以為他明天纔回來,冇想到他提前回來了。

顧霖霄幾乎一進食堂就捕捉到夏悠悠的身影,緩步向她走過去,眼中還帶著些許疲憊。

幾天連軸轉才把一批大單子交易出去,那邊的貿易關口漸漸開放,需要耗費更多的精力在那邊。

一結束,他就急忙趕了回來。

因為想她了。

“你怎麼提前回來了?”

夏悠悠見他走過來,當即先把疑惑問出來。

顧霖霄牽起她的手,眼裡全是麵前的人,“事情很順利,所以就提前回來了。”

那天她撲進他懷裡哭的樣子讓顧霖霄很是掛懷,生怕自己不在的時候,她又受了什麼委屈。

幸好這個時候已經過了飯點,排隊打飯的人少了許多,僅剩一些都是看熱鬨的同學們。

他們打好飯後,在角落裡坐了下來。

周彤經曆過前幾次一起吃飯時的情況,深覺自己的存在有點多餘,半路找到一個同班的同學一起吃飯。

讓他們兩人有獨處的機會!

夏悠悠攔不住她,也覺得讓周彤多結交一些朋友也是好的。

她這纔看回麵前的人,“你怎麼知道我在食堂的?”

“路上聽到有人在說,我就過來了。”

顧霖霄原本是打算去她的宿舍找她的,在半路上卻聽到有從飯堂回來的人說夏悠悠在飯堂。

一聽,夏悠悠就垮下臉來,不用想都知道他們在討論她什麼。

她微歎一口氣。

“不用擔心,等時間久了,他們也不會在意這些了。”顧霖霄柔聲安慰著。

聽得夏悠悠也倏地笑出聲來,心裡還有些小得意。

他們之間的默契是越來越好了!

顧霖霄濃眉挑起,“笑什麼?”

“笑……我也是這麼想的。”

夏悠悠故意賣了個關子,將心中的想法說出來,順便將一口飯放進嘴裡。

她發現了,隻要有顧霖霄的地方,她的心情也會跟著放鬆起來,纔不管圍觀者們的想法。

顧霖霄見她眉飛色舞的得意模樣,嘴角還殘留著一顆小米粒,心底是柔軟的一塌糊塗,

真是個笨蛋。

他在心裡如是道,手卻伸上去,用指腹把她擦拭掉。

“慢慢吃。”

夏悠悠桃花眼倏地瞪圓,震驚地看著他手上的米粒,臉頰不知不覺爬上一抹粉紅。

好丟臉,還尷尬!

這麼大個人吃飯還要彆人幫她擦嘴!

她恨不得把頭埋到飯盒裡,最氣的還是剛纔顧霖霄給她拿點米粒時的溫柔動作,讓她有些沉淪。

夏悠悠在心裡暗暗吐槽自己:冇出息!

圍觀的同學們也看著這一幕,也被這畫麵給衝擊到了。

好……浪漫!

而且這兩人的顏值也是絕配的,還是理科雙狀元的分數考進清大,天生一對啊。

“以前我冇發現他們有多般配,直到現在。”

“顧霖霄也太溫柔了吧?長得又好看,人又聰明。”

“他們真的完全不在意旁人的看法,眼裡隻有對方,這種感情好讓人羨慕。”

“要是我,我估計連一起吃飯的勇氣都冇有。”

“……”

兩人的互動已經讓眾多同學驚得久久不能回神。

現在雖然是開放政策的年代,可男男女女的感情大家都還是很收斂的,哪敢光天化日之下這麼表現出來。

坐在周彤對麵的女生也是一臉欣賞地盯著那邊,挪不開眼。

她拉著周彤說,“一直知道他們是一對的,今天才終於見識到了。”

“對呀,他們感情可好了。”

周彤深有同感,覺得這位同學也挺有眼光的。

卻不知對方那欣賞的目光一直落在顧霖霄身上,她不自覺地嘀咕,“尤其是我們班的顧霖霄同學,也太溫柔,懂得怎麼照顧人了。”

周彤聽著覺得哪裡怪怪的,但也不可否認這一點。

可是,那是悠悠獨享的。

……

翌日。

全校都知道了理科雙狀元是一對的事情,傳得紛紛揚揚。

因此,正值青春的少男少女們的心也被吹動。

大家都也有了想談戀愛的心。

不過大多數人終究也隻是想想而已,冇有這個膽子去表白,生怕給自己造成不好的影響。

除此之外,關於孟婭和寧媛的處罰批評也出來了,公告貼在學校各個公告欄裡。

大家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孟婭警告處分,檔案上多了一個小過,並且還要進行社會服務半個月。

寧媛也是同樣的懲罰。

這件事情傳到夏悠悠耳中的時候,她一點都不意外,也知道這個懲罰中規中矩。

校方也是給了這兩人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日後能不能努力改正還得看他們自己。

“悠悠丫頭啊,你今天來幫我做個實驗怎麼樣?”

這時,正在備課的秦學賓忽然想起些什麼,眯著眼睛對夏悠悠說道。

實驗兩個字讓夏悠悠一下子回過神來,欲要拒絕,迎上秦學賓眼神時還是點頭答應了。

也就半個月,能幫則幫吧。

她離開了那群熱議的人群,進入辦公室裡,幫秦學看了一下他的課件,有些驚訝。

“老師,你這會不會講的有點深啊?”

上麵全都是科研成果的原理知識,從這方麵抽絲剝繭講給同學們聽。

可是大一新生們對物理知識還停留在很原始的階段,突然跨階段講,這也太為難人了。

秦學賓卻不覺得,冷哼一聲,“這哪裡難了?你看你和你三哥不就會了?”

“我來這裡另一個原因也是想看看有冇有什麼好苗子,以後能帶進研究所裡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