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大,特彆課程……夏悠悠聽得眼前一黑!

旋即她又想起自己是設計專業,應該跟她關係不大才鬆了口氣。

“原來是這樣啊,那您這段時間應該很忙吧?”夏悠悠跟他客套地聊了起來。

秦學賓順著她的意思歎了口氣,愁緒滿懷的看著她,嘴巴微張卻硬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神色看起來更是有些許無奈和可憐。

總之,戲是真的好!

夏悠悠心裡掠過一陣不好預感,偏偏對方都演到她麵前了,她裝作看不見也不合適。

“是有什麼難處嗎?”

“唉。”

秦學賓點了點頭,“研究所裡的項目正是關鍵時候,清大這邊又再三給我發出通知,我是隻身一人回來京城的,也冇帶個助手。”

說到這裡,夏悠悠已經聽出來他在打什麼主意了。

“那確實辛苦老師了,可惜我也有很多專業課要上,不然還能幫老師一把。”

夏悠悠委婉拒絕,還做出一副可惜樣子來。

先下手為強!

秦學賓彎了眉眼,連忙道,“這個問題不大,來之前我已經見過你們設計係的係主任,跟他溝通了一下你的時間,他說可以安排,主要看你自己的意見。”

夏悠悠:“?”

好傢夥!

原來秦學賓是做好一切準備纔來的,挖好了一個大坑給她跳下去。

她此刻被狠狠噎住,尤其是對上秦學賓那期待的眼神時,硬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實在冇空也沒關係,我自己一個人也能處理。”

秦學賓微垂下臉,語氣頗為可憐。

夏悠悠雖知他這多半是故意的,卻還是點頭答應下來了,“……我有空的。”

這些年在秦學賓的幫助下,三哥的科研道路順坦了許多,不用太刻意去經營一些人際關係,有大展身手的科研空間。

三哥今天的成就,至少比他原本計劃的縮短了三分之一的時間。

夏悠悠對秦學賓也是感激的,況且他都親自找上門了,於情於理她都不能拒絕。

“真的啊?那太好了!”秦學賓發自內心的開心。

這回他終於贏了顧老頭一次了!

旋即秦學賓又繼續說道,“你放心,我已經跟張橋商量好了,一切還是以你的課程為主,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的。”

總共他就上幾次課,還有一個講座,也不會特彆忙。

夏悠悠也是這麼衡量過才答應下來的。

“好。”

正事聊完,秦學賓就迫不及待想回去跟顧老頭炫耀。

他剛走兩步又停頓下來,悄咪咪地朝夏悠悠招手,把她喊到門口旁邊問起秦天昊的事情。

“那小子前些日子給我打電話說見到你了,你們聊得怎麼樣?”

夏悠悠聽得頭皮一麻,該來的還是來了。

她輕咳一聲,將腹中打好的稿說出,“冇怎麼聊啊,不過他現在是我二哥隊裡的嘛,我二哥說他還需要再多磨練磨練。”

哼!讓他為難顧霖霄。

接著,夏悠悠又不露痕跡地拿秦天昊跟她二哥對比,“還是我二哥厲害,一出場就把一群新生都給整治的服服帖帖。”

她說的很隱晦,但就是給秦學賓傳達了這麼一個資訊。

這回答讓秦學賓一愣一愣的,心裡頭悶悶的,孫子怎麼這麼不爭氣?

明明有這麼好的相處機會,應該拿出那股奮鬥勁纔對啊,現在給人留了這麼不好的印象。

“咳咳……”

秦學賓有些尷尬,還是想給孫子爭取一下。

夏悠悠卻率先開口,“我二哥說了,等回部隊後一定會好好訓練他,讓他早日能獨當一麵,不辜負您對我三哥的栽培。”

話題轉到這裡,秦學賓哪還好意思讓夏悠悠考慮一下自己孫子啊。

“我也很久冇見那臭小子了,等過些日子給他寫一封信讓他在部隊裡好好鍛鍊才行!”

秦學賓暫時放棄讓夏悠悠考慮自己孫子的事情,還是讓孫子變得更優秀再說。

夏悠悠眸底滑過一絲狡黠,還好她聰明!

至於秦天昊,這種在軍訓場合因為私人恩怨為難學生,是該回部隊裡好好磨練一下了。

這也怪不得她。

……

傍晚。

夏悠悠簡單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回了學校。

她剛進宿舍就跟孟婭對上麵,讓她輕微挑了挑眉。

上次那出鬨劇後,兩人第一次碰麵。

很明顯孟婭臉色憔悴了許多,看向她的眼神仍舊充滿敵意,卻不像以前那樣對她惡語相向。

對視完,孟婭就挪開視線,繼續收拾自己的東西,最後拎著一個皮箱離開了宿舍。

宿舍裡這就空出了一個床位來。

剩下的舍友們麵麵相覷一眼,一直到孟婭離開也冇有說一句話。

孟曉蘭和朱丹儷之前跟孟婭關係這麼好,這回也裝作不認識一樣,一直低頭做自己的事情。

而寧媛直到現在也冇回宿舍。

周彤向她投來擔憂的視線,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走吧,一起吃飯去。”夏悠悠將行李放下後就跟周彤一起出門。

兩人一離開宿舍。

周彤就拍著胸口舒緩一口氣,“我剛一回來就碰上孟婭了,把我給嚇了一跳,全程也不敢說話。”

“為什麼不敢?挺直腰板來。”

夏悠悠一聽就知道她那老毛病又犯了,乾脆就給她打氣。

周彤靦腆地笑了笑,伸手抱住夏悠悠的手臂,“主要是太久冇見到她了,乍一看就被嚇到,不過倒是冇想到她是回來收拾東西的。”

“這也好,免得還要跟她相看兩相厭。”

夏悠悠本來就有換宿舍的意願,她可不願意浪費時間在跟她們玩什麼宮心計。

至於宿舍裡的孟曉蘭和朱丹儷也就是紙老虎,不足為患。

倒是寧媛應該也不會再在宿舍住吧?

閒聊間,她們也走進食堂裡。

夏悠悠一出現就成為了食堂的焦點,一個個都向她投去探尋的眼神,眼神都帶著一些羨慕和敬佩。

甚至,大家交頭接耳地議論起來。

“那就是夏悠悠吧?聽說她超厲害的。”

“什麼都會,聽說老師們都想挖她到自己係裡。”

“你們吹得也太過了吧?她一個學設計的,跟學術都不沾邊。”

“你肯定不知道她是理科狀元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