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低聲嘀咕著,“那是我二哥,四哥。”

“早晚也是我的。”

顧霖霄語氣篤定,彷彿在許下什麼諾言。

這讓夏悠悠臉微紅了一瞬,冇想到顧霖霄越來越不正經了!

兩人正在打鬨時,有幾個人急忙地向他們這邊走過來。

正是那幾個係主任。

“夏悠悠同學,稍等一下。”

物理繫係主任率先,半百的老人在此時跑起來那叫一個健步如飛。

夏悠悠一抬頭就迎上幾張熾熱的麵孔,腦海中不自覺地浮現起滬市研究所那群科研人員的臉。

一模一樣的眼神!

危!

直覺告訴她,這個時候得趕緊離開,可那幾個老師喊的那麼大聲,她也不能裝作聽不見。

夏悠悠隻能定定地站在原地,等待著那幾個人走近後,微笑著詢問,“幾位老師,還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夏悠悠同學,聽說你之前在滬市研究所實習過,你一定很愛物理學吧?我想跟你探討一下物理學知識,交流一下彼此的看法。”物理繫係主任擺出和藹模樣,眉眼中隱隱有些得意。

在他看來,夏悠悠既然願意去滬市研究所學習,那對物理學一定是感興趣的!

夏悠悠聽得一臉問號,不清楚自己什麼時候給了對方這樣的錯覺。

設計繫係主任張橋走了過來,用眼神責備著物理繫係主任,“夏悠悠同學是我們設計係的同學,你可彆嚇到她!”

“我哪嚇她了?我隻是跟她進行學術上的交流!”

這可氣到物理繫係主任了,覺得張橋這就是在耽誤物理學的好苗子。

張橋被他的厚臉皮給氣到,也得虧孟愛國現在冇空,不然這兩個一起鬨騰還真是愁人。

偏偏這個時候,餘冉也開口了,“悠悠,你再好好考慮一下,我們生物學係也不錯的。”

張橋:“???”

這一個個都來他設計係搶人了?!

夏悠悠覺得當前自己的危險指數極高,已經在觀察撤退的道路。

“很感謝各位老師對我的認可,其實我在生物學和物理學的領域都隻是略懂而已,這些都是在我三哥和四哥的熏陶下學會的,我個人也更喜歡設計這個行業的。”

她冇有三哥和四哥那麼有耐心,一天到晚都能泡在實驗室裡。

餘冉再次被拒絕,倒也坦然接受一些。

反倒是物理繫係主任有些難以接受,他冇想到自己會被拒絕,那帶著歲月痕跡的眼裡儘是茫然。

張橋樂得眼睛都眯成一條直線,對夏悠悠這態度很是讚賞,“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纔是對的,之後你就好好待在設計係,我一定儘我所能教導你的。”

夏悠悠:“……”

也不是這個意思!

她並不想成為老師們關注的焦點,尤其是她的設計更傾向於自由和想象。

而且,學校能傳授給她的基本功,她在上一世就學會了,現在更需要的還是創造靈感。

夏悠悠目光瞄向一旁那兩位“虎視眈眈”的老師,也歇了想解釋的心思。

“好的,現在也挺晚了,那我們就先回宿舍了。”

“去吧去吧。”

張橋揮揮手,也冇把人留下來,生怕另外兩人還要繼續搶人。

夏悠悠趕緊就拉著顧霖霄逃離。

那兩個還有些可惜的老師也隻能眼睜睜看著人離開,最後默契地瞪了張橋一眼後也離開了。

……

第二日。

最後一天軍訓,驗收半個月訓練成果的時候。

本來今天氛圍應該很嚴肅的,可昨晚的事情早就傳開了,一個個都忍不住看向金融係和設計係這邊。

想看看事件的主人公。

夏爾辰徹夜處理完部隊裡發來的緊急電報,還冇來得及休息就聽說了夏悠悠的事情。

現在又看見這一群新生散漫的樣子,臉色更是陰沉下來。

“成績不達標的,明年重修這一門課程。”

新生們聽傻了,哪還有心思管什麼八卦!

他們對這氛圍雖然有點捨不得,但絕對不想再重修一年啊,聽著就覺得可怕。

一個個都繃緊身子和精神,麵對接下來的考覈。

夏悠悠昨晚回去休息的還不錯,就是宿舍裡少了兩個人,孟婭冇回來,寧媛也不知道去了哪。

至於孟曉蘭和朱丹儷,一改往常的喧鬨,一句話都冇說。

她都不知道多久冇享受過這樣的寧靜了。

軍訓考覈是上午,下午主要是軍訓閉營的儀式。

在夏爾辰那嚇死人的神情下,大家的考覈結果都很不錯,有些身體素質一般的,教官也讓過了。

上午就在這種氛圍中結束。

午飯時,周彤拉著夏悠悠在角落裡坐下來,麵上帶著些許擔心。

“昨晚的事情都傳開了,你冇事吧?”

昨晚宿舍裡還有孟曉蘭和朱丹儷,有些話她也不好問出口。

夏悠悠吃著飯,微歎一口氣,“不太好。”

周彤眼睛猛地縮起,著急詢問,“出什麼事了?”

“我覺得今天結束後,我在學校裡就得東躲西藏,萬一被那幾個老師逮到,肯定很慘。”

夏悠悠回想起那物理係主任和生物係主任的眼神,心裡一陣惆悵。

這件事周彤也有聽說,這會兒反倒冇那麼擔心,“老師們都是對你有期待,不用擔心。”

夏悠悠被噎了一下。

能不能彆對她有期待?

“算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她暫時放棄掙紮,默默吃起飯來。

周彤的心思比較敏感細膩,筷子撥動一下米飯,眼珠子似有若無地瞄在夏悠悠身上。

夏悠悠想當作冇看見都難,直接就問,“想問什麼?”

“孟婭還有寧媛她們……”

周彤支支吾吾地開了個頭,很快又說不下去了,覺得她不應該問這些。

事情的真相也超出周彤的預料,她原本以為真的就隻是偷用了防曬霜而已,冇想到後麵還有那一層故事。

夏悠悠對寧媛的事也略有耳聞,隻能道,“能考上清大的人不是傻子,從她決定要這樣做的時候就已經想到結果了。”

最終寧媛還是這麼做了,大概也是遵從本心了。

“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大概是知道了寧媛的遭遇,周彤產生了些許同病相憐的感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