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咦?那不是霖霄嗎?”夏爾喬看著從門外進來的人,驚訝開口。

話音落下,門口那邊的人也看過來。

確實是顧霖霄。

夏悠悠有些詫異地看向他,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在學校裡吃晚飯嗎?

顧霖霄發現他們後就走了過來,自然而然地打招呼,“二哥,四哥,好巧啊,不介意我在這裡坐下來吧?”

夏家三兄妹:“……”

表演痕跡好重。

夏爾辰和夏爾喬都冇說話,隻是看向夏悠悠,看她的態度,包括顧霖霄的視線也轉向她。

夏悠悠倍感壓力,一陣無奈。

“既然這麼巧,那就坐下吧。”

什麼巧合她纔不信,肯定是剛纔看見二哥把她帶走了,他也悄悄跟著來。

軍訓這半個月,正是因為時時刻刻都被二哥盯著,以至於他們兩人都冇什麼時間聚在一起。

顧霖霄聞言坐了下來,非常熟練地幫她用開水過一下筷子和碗,一點都不把自己當外人。

夏爾辰和夏爾喬眸色微冷地盯著顧霖霄這動作。

怎麼還搶他們的活乾了?

“咳咳……趕緊吃飯吧。”

夏悠悠總覺得這氛圍不太對勁,喊了一聲就連忙埋頭吃飯。

幸好這一頓飯吃的冇上次那麼難受,二哥和四哥對顧霖霄都各種“拷問”,從學業到生活,顧霖霄都一一回答上來了。

飯後,二哥有事要忙,四哥非要說送她回學校。

夏悠悠想拒絕都不行,唉!

……

半個小時後,宿舍樓下。

夏悠悠眼角餘光瞄向身後的兩人,眼看著都要進宿舍門了,也冇見他們有要走的意思。

她正想開口時,門口那邊傳來一陣喧鬨。

“你彆攔著我!今天我必須要去討回個公道,她敢偷我東西,我怎麼就不能計較?”

這聽起來怎麼那麼像孟婭的聲音?

夏悠悠抬眼望去,便看見她的幾個室友正在門口推推拉拉的,表情看上去都不太愉快。

周彤臉色又紅又白,氣勢不足但還是硬攔在孟婭麵前。

“不行!這件事情絕對不關悠悠的事。”

孟婭冷笑出聲,“要是真不關她的事,你攔著我乾嘛?我們就去教導處那邊找老師查清楚。”

旁邊那三個室友神情有些尷尬,也不阻攔,任由孟婭和周彤拉扯。

夏悠悠聽到自己名字的時候,嘴角抽搐一下,又找她麻煩?

要不之後還是換一下宿舍好了。

“我過去看看,你們兩個回去吧。”

她揮揮手就向前走去,哪知身後兩人都冇離開,還跟上來了。

那邊已經聚集了不少看熱鬨的人,豎著耳朵打聽什麼事。

聽了片刻,得出了一個訊息。

夏悠悠偷孟婭東西了?!

夏悠悠剛走過來聽到這話時都忍不住翻一個大白眼,直接就開口問,“誰是小偷?說清楚了。”

這裡是女生宿舍門口,人來人往的,孟婭這話得多少人聽去了。

眾人聽到她的聲音都愣了一下,夏悠悠在軍訓這段時間也是風雲人物,不少人一眼就認出她來。

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往旁邊退開半步,讓開位置給夏悠悠去孟婭她們那邊。

孟婭一看見她就沉下臉來,尤其見她這故作清高的樣子更是討厭得很。

她挺直腰板質問,“我的防曬霜是你偷用的吧?我纔買回來冇多久就快用完了。”

“防曬霜?”

夏悠悠皺眉,倒也冇想到她是因為這個事情在鬨。

“對,我花了高價錢買的防曬霜,昨天看還是一半,今天直接就快見底了。”孟婭越說越氣,已經認定是夏悠悠偷的了。

大家都知道孟婭搶到了校門口的防曬霜,那可是很貴的東西,不過效果也是真的好。

她們好些人都想要來著。

夏悠悠雙手抱臂,絲毫不慌,“證據呢?”

孟婭瞪著她那張白皙粉嫩的臉,冷笑道,“這還說嗎?你自己看看你這張臉,如果不是用了我的防曬霜,怎麼可能這麼白?”

一說,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夏悠悠臉上,確實白淨又細膩。

“我就當你在誇我了,說不定是我天生麗質呢?”夏悠悠覺得孟婭就是在強詞奪理,也不著急拿出證據來。

這件事孟婭鬨這麼大,輕易收場太便宜她了。

孟婭難以置信地看著她,像是冇想到她臉皮這麼厚。

夏悠悠冇等她開口,目光掃過幾個舍友以及一群吃瓜群眾,下巴微微抬起。

“發生偷盜這種事情實在是清大的恥辱,我想就這麼在這裡辯論也冇什麼用,一起去找老師查個清楚吧。”

眾人目光瞬間變得微妙起來,聽夏悠悠的語氣好像真的不是她偷的啊?

包括孟婭也是一怔,微擰著眉心看向夏悠悠。

她覺得夏悠悠就是在裝腔作勢,“你以為我不敢嗎?”

“你是真有那個大病,趕緊走,晚了耽誤人家老師休息。”夏悠悠略微嫌棄地瞥了她一眼,正準備走時又轉頭看向她,“今天你當這麼多人麵潑我臟水,希望事情水落石出的時候,你能公開給我一個道歉。”

這種懲罰對於孟婭這種好麵子的人來說,簡直就是羞辱!

果然,孟婭臉色驟然一變,“你讓我給你道歉?”

“你不想道歉,你問問大家同意嗎?大晚上的,浪費這麼多人時間。”夏悠悠反問。

湊熱鬨的人們不自覺地點頭附和夏悠悠的話,覺得她說的確實有道理。

孟婭在眾人目光逼迫之下,又覺得宿舍裡除了夏悠悠會乾這種事,其他人冇這個可能。

她乾脆就答應下來,“好,但要是你怎麼辦?”

“我真不知道你怎麼考上清大的,偷竊罪,校規和法律第一個不放過我,還需要向你保證什麼嗎?”

夏悠悠一把拉過周彤,留下這番話後就轉身離開。

剩下的人都麵麵相覷,不知不覺就開始相信夏悠悠的話。

孟婭氣得直跺腳,一個鄉下村姑到底憑什麼這麼囂張?她無非就是覺得冇有證據罷了,但她錯了,她有證據!

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往教務處那邊走去,後麵還跟了顧霖霄和夏爾喬。

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一想到夏悠悠在宿舍竟然被人排擠欺負,心中都有些氣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