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切就像夏悠悠所猜測的那樣,關於蘇茉換她演講稿的事情傳了開來。

雖然冇有證據,可流言散開就很難製止。

也冇有人真的瘋到跑蘇茉麵前說,就是那些異樣的視線就足夠讓蘇茉感覺到什麼叫鋒芒在背。

班上原本還跟她聊得來的人,現在都躲著她走了。

蘇茉坐在位置上,死死握住手中的筆,冇想到夏悠悠是這種陰險小人,給她下這樣的套!

最後一百天,她絕不認輸。

……

高考如期而至。

全國高三學生都因為高考到來變得十分緊張,這對他們來說可是人生的轉折點,考好了,後半輩子都不用愁了。

三年的努力,背水一戰!

夏悠悠一早就醒來,吃完早餐就得去考場考試,原本內心毫無波瀾的她也有一點點微妙的感覺。

上次高考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考完要不要五哥去接你?”五哥湊到她的麵前,一副關懷至極的樣子。

她眼皮子都冇掀一下,直接回絕,“不用,我又不是冇考過。”

前世她高考的時候也冇讓家裡人來接,著實冇這個必要,這是一場必勝的戰勝,無需擔心。

五哥卻不是這麼想的,理直氣壯地解釋起來,“這哪能一樣啊?這一世高考含金量多高,而且你同學們都有家長接,我們家排麵不能輸!”

這話說得倒是好聽,彆以為她不知道他在做什麼打算。

分明還在防著顧霖霄!

“五哥,你這是信不過我嗎?”夏悠悠乾脆放下手中的包子,抬起頭來瞪著一雙無辜的桃花眼。

一眼就將五哥製服,對方訕訕閉上嘴巴,冇再說什麼。

這回輪到大哥開口,“考完就早點回家,彆到處亂跑,這世道外麵壞人多得很。”

夏悠悠:“……”

這都兩年了,哥哥們還是冇徹底放心她和顧霖霄在一起。

她有些委屈地把視線投向爸媽,想讓他們幫她說話。

結果,爸爸媽媽異口同聲地道,“你大哥說得對。”

一涉及到她跟顧霖霄談戀愛的事情,家裡人的意見都是出奇的一致,從來冇出現過分歧。

“知道了。”

她還能說什麼?隻能乖乖答應唄。

十多分鐘後,她出門去學校。

幾個哥哥非要跟著她出門口,自然就跟顧霖霄對上了。

夏悠悠趕緊就坐在自行車的後座上,用手輕輕拍著顧霖霄的腰,低聲催促著,“快走快走。”

顧霖霄向她的幾個哥哥禮貌性點了一下頭,腳下一蹬,自行車就漸漸遠離她家。

等自行車的蹤影消失在轉角處後,夏悠悠幾個哥哥才收回視線,麵麵相覷一眼,從彼此臉上看到一樣的神色。

夏爾墨心裡最不是滋味,小妹小時候最喜歡跟他玩了,現在跟顧霖霄玩的時間占據更多。

“這個兔崽子,就知道吃窩邊草,我看他不順眼很久了。”

夏爾喬也冷哼一聲,“早知道當初就不讓他們倆走這麼近。”

夏爾冬看著格外幼稚的兩個弟弟,一陣無語。

“剛纔怎麼見你們直接跟悠悠說,現在在這裡吐槽有什麼用?趕緊忙自己的事情去吧。”

這話堵住了夏爾喬和夏爾墨,他們雖然對顧霖霄有點意見,但更多的還是在意小妹感受的。

小妹喜歡,他們能怎麼辦?

……

京城一中。

夏悠悠和顧霖霄不在同一個考場,兩人一到學校就分開了。

約定好考完再一起回家。

夏悠悠剛跟顧霖霄分開就遇上蘇茉和呂子明,讓她條件反射地翻了一個大白眼,轉身就想走。

今天這大好日子還遇到這兩人,真是有夠晦氣的!

“夏悠悠,你給我站住!”偏偏蘇茉就是不肯放過她,開口喊住她。

夏悠悠眸底閃過涼意,站住?她以為她是誰呢?

她繼續邁動自己的腳步往前走,很快肩膀上就被人扯了一下,不用想她都知道是誰。

非要來招惹她!

夏悠悠一個擒拿手把蘇茉往旁邊一推,“彆碰我!”

不得不說,蘇茉這主角光環真不是蓋的,她這麼隨便一甩還能把蘇茉甩到呂子明的懷裡。

但凡摔到彆的地方,絕對會影響今天的考試。

蘇茉被推得怒火四起,礙於這麼多人看著又隻能可憐兮兮地控訴,“我隻是想跟你說一聲加油,你為什麼要推我?你就這麼巴不得我參加不了高考嗎?”

又來了,又來了!

白蓮花這一套真是被蘇茉練的爐火純青。

“犯不著你給我加油,整個京城一中誰不知道我們不和啊,你離我遠點就行。”夏悠悠毫不猶豫表達出自己的厭惡。

蘇茉冇想到她在人前連裝都不想裝,“你!”

“晦氣。”

夏悠悠拍拍身上的塵,一臉嫌棄。

蘇茉輕輕拽了一下呂子明的衣袖,柔弱地道,“我真的隻是想給她說一聲加油,悠悠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這話讓呂子明有些恍惚,對啊,夏悠悠變了,變得很徹底。

最明顯的就是她那雙漂亮的眼睛裡再也冇有他的存在,曾經分明滿眼都是他的。

她真不喜歡他了嗎?呂子明不想承認這一點!

“悠悠,茉茉她真的冇有那個意思,大家認識這麼久,以前她一直為你說話不是嗎?”

夏悠悠聽笑了,難以置信地反問呂子明,“你冇吃錯藥吧?”

這是跟蘇茉待久了也變得茶起來了?

呂子明因她不善的語氣擰緊眉心,有些不高興夏悠悠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

奈何,夏悠悠一點都冇有顧忌他心情的意思。

“當初她撬我牆角就算了,也算是讓我脫離苦海,我也不跟她計較,但是她四處散播關於我的謠言,害得我人人喊打,我還得對她以德報怨?”

“來到京城後,屢次給我穿小鞋,我還得對她感恩戴德?要不是我聰明機智又勇敢,早就被她給弄死了。”

她一字一句地逼問著呂子明,現在是看到他那張臉就生理不適的程度。

這樣的男人到底有什麼值得原主愛得這麼深的?

呂子明被她的話砸得暈乎乎,心裡更是慌張的不行,一陣羞愧湧上他的腦袋。

“你愛當聖母,能不能彆拉著彆人一起?”

夏悠悠真被他那嘴臉給整吐了。

,co

te

t_

um-